xfytc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笔趣-第675章 鈴鐺-pzmip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黑水形成的身影一阵翻滚,那双黑洞般深邃的瞳孔似乎在孙长瑛身上停留过,又似乎没有。
模糊的面容上看不到有类似嘴的器官,空中却凭白传来嘶哑阴冷的声音。
“你们,是,谁?”
在此之前,没有人听过类似的声音,所以可以肯定声源处是黑水人影。
她说话时,语气晦涩不明,中间还带有停顿,给人种她很久都没有与人类交谈过的感觉。
武清欢跟郭子衿两人对视一眼,最终决定由郭子衿站出来负责交谈,面对未知且带有敌意的存在,郭子衿的能力毫无疑问是最为合适的。
只见她一步踏出,身上淡淡的光晕大作,宛若实质般撑开雨幕与风暴,甚至将大半艘船都遮掩在其中。
在大海中摇摇晃晃的船停下了,任凭外界风雨大作,它却跟身处桃花源般屹然不动,顺着水流的方向缓缓飘荡。
但黑水人影却从光晕中感受到巨大威胁,她立即警惕起来,身后怒涛翻滚,宛若噬人的巨兽发出咆哮,随时打算反击。
“你好,我叫郭子衿。”令她没想到的是,郭子衿居然温柔友善地如此说道,她美丽的面容在背后温暖光芒的照耀下,简直就像是天使下凡。
一旁,孙长瑛以及她爸爸两人都快要看呆了,这时孙长瑛才注意到,自己在船上毫无遮掩的地方已经站了许久,可身上却十分干燥。
鬼夜密談 樓梓樓
虐心小蘿莉:我的男友是惡少 陳雅風
而她爸爸,看到郭子衿的能力后,脸上先是闪过一抹沉迷,随后却又在什么东西的刺激下猛地醒来。
对于己方的强援,他非但没有欣喜,眼神中反而闪过一抹担忧。
他感觉ꓹ 自己似乎有些错误估计郭子衿等人的能力了。
要知道,他可是没有减速的ꓹ 可船的速度却莫名其妙减缓下来。
这毫无疑问是可以对抗天地的能力,虽然看不出正体,但绝对不会弱!
中華武神 馮朔
更别说ꓹ 还有一股忌惮的意念也传递到他的心底,提醒他郭子衿的不简单。
别说是他们俩ꓹ 就连林落雪都震惊了,她分明记得之前“完美女神”并没有这种能力的啊?
还是说ꓹ 之前就有ꓹ 只不过郭子衿并没有表现出来。
可惜,当前状况并不允许她询问,只得将其按在心底,等下去后有机会再说。
同样身处于光芒笼罩下的李恒宇在几人身后伸出手,随意在空中滑动。
狐貍相公,請叫我女王
这分明是无形无质的光,在他手中却像轻纱或流水一般划过。
他清楚,这算是郭子衿能力的延伸ꓹ “完美女神”特有的,本来只能保护她一人的光晕ꓹ 现在也可以将其他人囊括在其中。
惹愛成癮:金主豪寵小逃妻 細雨梧桐
身处光晕之中ꓹ 其他人或事物也会如她般受到世界的偏爱ꓹ 就像是现在一样。
风雨、波涛并非无法进来ꓹ 而是在靠近时便因不忍心伤害他们而自己离去,把最好的空间留给他们。
不只是风雨和波涛ꓹ 就连面前黑水形成的身影似乎也不那么敌视几人ꓹ 态度变得平和不少。
她分明就是从怨恨中诞生的东西ꓹ 理应对一切都充满恨意的,更别说眼前力量强大的这些人还莫名其妙出现在海上ꓹ 擅自入侵她的领域,她本应是愤怒的才对,可是。
“你好。”她回应道,心情忽然异常的平和,无法对面前人产生敌意。
原本好几人预料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并没有出现,本应对峙的双方此时却正在心平气和的交谈。
不过这样也好,一直有紧张关注现场情况的孙长瑛爸爸放下心来。
鳳驚天下:天才大小姐
長 紫釵恨
站在他的立场上,本应是敌视李恒宇一行人的,但由于郭子衿的能力,他却连一点不好的想法都提不起来,心里十分矛盾。
但现在气氛已经缓和不少,照这个情况看,现场两波人都可以冷静的交谈。
“你叫什么名字?”郭子衿声音清脆,态度和蔼可亲,每一句话都像是说进黑影心底,让她无法控制的不断放松警惕。
戰俘194 天月笛語
可听到这个简答的问题,黑影沉默许久。
而在这期间,郭子衿都微笑着,十分有耐心的等待。
“铃铛。”
“铃铛啊,请问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得知这个名字后,郭子衿几乎是瞬间就完全肯定对方身份以及目的,可她却装作不知情的模样询问。
铃铛继续沉默,她觉得,郭子衿询问的每个问题都令人难以回答,可仔细想想,这些问题却也很正常,任谁遇到个不知名的诡异生物,发现对方可以交流时,也会先探明对方身份目的。
“我,路过。”同样是半晌后,她这才干巴巴地说出一个连三岁小孩听了恐怕都不信的理由。
萌萌噠系統 林小三子
吻安金主:老婆,乖乖入懷 繁華似錦
可郭子衿脸上却没有出现任何表情,反而是了然的点点头,似乎是相信了她的话。
“你,不怀疑?”作为说出如此不靠谱理由的铃铛都不禁发出疑问,她觉得,就连自己都不会相信这样的话。
“当然怀疑了,可你会这样说,可能是有什么苦衷也说不定。”
“而且我从你身上没有感受到恶意,所以我愿意理解你,”郭子衿带着完美的笑容,简单的一句话似乎就已经将铃铛内心所有的警惕全都融化掉。
她沉默良久,没有说话。
见她只是呆呆地站在那动也不动,郭子衿转过身,对着驾驶室内即便不断有人刺激提醒,却仍陷入神魂颠倒状态的孙长瑛爸爸说道。
“孙叔,你慢慢往回开吧,不用担心,不论出现什么事,我们都在呢。”
他一愣,似乎还在担心什么,但他的身体却在精神尚未来得及急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开始掌舵准备回家了。
最恐怖的是,他分明知道自己正在按照郭子衿得意愿行事,心底却没有任何不愿,反而感到十分荣幸快乐,就好像是他心甘情愿听对方话一样。
见他顺利按照自己的吩咐开始干活,郭子衿这才重新将目光放在铃铛身上。
“铃铛,你打算怎么办?”她没有询问对待是否愿意跟随自己一行人回到岸上,而是打算让对方自己选择。
“我,”铃铛微微扭头,虽然眼睛所在的地方是黑漆漆一片,什么东西都没,但郭子衿猜测对方怕是在看身后孙长瑛父女两人。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