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578熱門都市小說 水滸之月笔趣-300.做牛做馬熱推-zzh6v

水滸之月
小說推薦水滸之月
大殿外,秋风紧,枝叶摆。
高廉仍然挥着那把竹扫帚“沙沙!”地扫着地。看他的样子是如此的专心致志,是如此的轻松写意,他不是扫地,他的表情让人觉得他在搞艺术创作呢。
高廉的确在画画。
愛我不必太癡心
扫帚是画笔,大地是画布,灰尘是颜料。
那把扫帚挥动之处,气息的流动已经达到收发自如随心所欲的境界。
灰尘时而抱成一团,时而分散开来,分分合合,聚聚散散,不过,无论灰怎么飘动,总是随着扫帚在动,绝对不会向四周乱飞,扬得哪哪都是的呛人。
扫地都能扫出新境界,真是大有可为,大有做为,大有哪啥……为。
高廉“沙沙!”地扫着地,张如晦静静地站在门前看着高廉扫地,他很平静,到现在还没有疯掉真是个奇迹。
星空武皇
一个干,一个看,就这样子过了许久许久……
高廉扫着扫着也许是想起了什么,他停下扫帚,目光一凝,蓦地射出俩道精光。
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团灰尘竟然象是被定住了一般,凝固在那把扫帚前,绝对一动不动,既便风在吹的衣衫乱飞,可那团灰却纹丝不动。
这都是什么灰,成精了吧?
张如晦心下一凛,暗惊,“天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控’——‘控灰技’!怪不得师尊会说扫地是个钱程似锦的职业,看起来师弟已臻化境,只怕将来成就不在我之下呀。”
泡沫之夏3
高廉目光中的精光散去,目光移向远山,叹了口气,“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大师兄,又一年的重阳到了。”
“是啊,师弟,时间过的可真快,一晃都三年了。”张如晦感慨了一句。
靈士世界 阿丐
世子纏寵,愛妃別跑! 童話裏都是騙人的
“也不知道师尊在下边生活的习不习惯?”高廉真会关心人。
“师尊一心修道,胸怀大志,一定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可是师尊为什么还不出来?”
“师弟,你着急了?”
“我不急。”高廉正色而言,“不妨告诉大师兄,如果师尊不出来,我可以在这扫上一辈子的地。”
说的张如晦鼻子一酸,他一下被感动了,真没想到高廉对师尊的感情也是这么真挚,好象比自己真挚多了。
歸情錯
要知道,张如晦可一直有些瞧不起这个几乎一无所长的二师弟。如果换成自己,只怕也下不了这种决心,扫一辈子地等师尊出来,他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做?”
“因为我的生命是师尊给的,我知道什么是饮水思源,什么是知恩图报。”高廉说着,又挥起了那把竹扫帚,开始“沙沙!”地扫起了地。
灰再次扬起,扬得非常有节奏而且富于韵率。灰尘忽上忽下,忽分忽合,被控制的灰,看起来不象灰。
不象灰哪象啥?还是灰!
“好一个我可以在这扫上一辈子的地!”一个脆脆的声音突然间响起,话音未落,凭空出现了一位身穿道袍的人。
张如晦和高廉一惊之下,立即双双向前“卟嗵!”一声跪在地下,口中称道:“晚辈弟子拜见前辈天师。”
来的人个子不高岁数不大童颜稚齿眉清目秀正是人见人爱树见树怕的龙虎山掌教真人“童子天师”。
俩个大人给一个小孩子跪行大礼,口称晚辈,不要太搞笑哟。
“童子天师”小脸上挂满了赞许,说道:“你们不离不弃一守三年,做徒弟做到你们这样子才算成功。”“童子天师”说着用手轻轻一挥,“你们起来吧。”
其实,有时候受人一拜,得有资格还要有实力才行。如果张如晦和高廉跪在地下懒着不起来,对方再用手扶也扶不起来的时候,会不会更搞笑?
张如晦和高廉只觉俩股无形之力托起他们,他们想跪下都不行了,只好乖乖地恭立在一边,那态度比对自己师尊林灵素的态度恭敬多了。
“童子天师”细细端详了张如晦和高廉俩张貌不惊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脸,不禁又赞了一句,“林道友选材果然不拘一格目光独到,有徒如此,将来‘神霄教’发扬光大指日可待。”
五霸圖
张如晦和高廉并没有因为受人夸赞就沾沾自喜,得意忘形,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师尊的命运就掌握在面前这个小家伙手上,他们不能犯任何错误,让对方觉得自己有丝毫的不敬。
张如晦和高廉几乎异口同声答道:“承蒙天师谬奖,晚辈愧不敢当。”
重生:將門毒女
“童子天师”转身面向大殿,不觉又赞了一句,“不错,不错,工程师的‘复原’这项技术几乎失传,没想到你却掌握了,一招鲜,吃遍天,只怕世界二富非你莫属了。”
张如晦谦虚了一句,“晚辈雕虫小技何足挂齿,让天师见笑了。”
“童子天师”又扫了一眼高廉,摇着头说道:“一个扫地的居然能够达到风尘一体、任意挥洒这种程度,看起来‘神霄教’里真是藏龙卧虎人才辈出呀。”
“弟子班门弄斧不知天高地厚,请天师不吝赐教。”
“赐教?你就是扫地这个职业的祖师爷,只怕这世上没有人能够再对你赐教了。”“童子天师”夸张地说了一句。
不滅元神 百世經綸
高廉听了发起臆症,“原来当个祖师爷这么简单呀。”
“童子天师”停了一下,说道:“好了,你们跟我来。”
“童子天师”脚步未动身体向前移动,平平地飘了过去,殿门自开,张如晦和高廉一个劲地暗叹,“这道行,啥时候自己也能这么露上一手。”
三个人进了大殿,来到那个黑洞之外停下,“童子天师”问道:“你们想救你们师父?”
张如晦和高廉“卟嗵!”又跪在地下,以头叩地,“砰砰!”直响,大声求道:“恳请天师高抬贵手,放出我家师尊,大恩大德永世不忘,来世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瞧瞧人家这徒弟收的,啧啧!
血染的黎明
“童子天师”随手一指,那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阵光影波动。很快黑白分明,竟然是个太极门。
张如晦和高廉睁大了眼睛。
“童子天师”面沉似水,指着那个洞口突然说了一句:“你们……给我跳下去!”
张如晦和高廉互视一眼,连问都没有问一句,不顾一切地纵身跳了下去。
(完)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