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i2t精华都市小说 異能者的生與死討論-芙蘭的殘損日記閲讀-w96b5

異能者的生與死
小說推薦異能者的生與死
我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否还会有人能够记得这个地方。
寂静,而又无奈。
滴落而下的水每天都会打湿这张有些青苔的岩石桌子,让我不得不慢慢将它擦拭干净。
说起来也是可笑到了极点的心情,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想要千方百计想要写下这些东西。
或许,以后,都不会有人能够看到这本残破的书籍。
没有封面,没有精致的装订。
就和那堆在了洞穴深处的破烂书籍一样,发霉,腐烂……
腐朽的臭味不断的荡漾在整片洞穴里面……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不知道为什么又再次想到了这一句,半年前,我把唯一能够看到光的洞口堵死了。
昏暗的地下,剩下的只有这些微弱的白色光芒……
噢,我好像忘记了这一点,它们是用魔法之类的东西制造出来的……
拜那些书籍所赐,哼哼……
能够掌握那些所谓的‘魔法’,依然无法让我获得想要活下去的想法。
也许,它们也只是我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的东西而已……
还有七个洞穴里面没有去探查过了,但是,我隐隐约约从那恶臭的风里面,闻得出来。
那里面也只是一些腐烂的书籍而已……
话说,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收集这么多的书籍在这里?
我不知道,但我还是可以肯定,绝对不是那个人……
对不起…………
我实在是不想要再提起他。
他杀了他们……欺骗了她……
“哒哒”(两声),抱歉,记下我事迹的书籍先生…………
我不是想要再次打湿你的…………
好了…………
我早在一个星期以前就下了一个决定。
‘不想再吃东西了,以此来杀死自己。’
对不起,原谅我实在没有办法忘记那些事情……
或许,我该吧那堆封存的很好的食物全部烧掉,以此来增强一些我的决心。
但是,犹豫了几次,我还是没有去做。
一个星期了,现在的我,出了能够勉强提起笔而外,好像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
拖着着苟延残喘一般的身体,我孤独的坐在这里……
我的能力‘加持’是一种可以有无限用途的超能力,理论上可以增幅任何有与无的东西,事物……
可以说是一种发展方向无限大的能力。
同时,我还具有一种‘极阴脉术’的体质,让我在使用能力的时候,转变成为女性……
这是一种神奇的体质,那些人是这么和我说的。
后来,我也确实认识到了这一点。
有人为它而疯狂,有人为它而死……
大概八个月以前吧,原谅我不能够记得那么清楚了。
我找到了一个小的木筏,意外之料保存的比较完好。
或许是那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们建造的,但是,它们的离去,依然没有带走这个东西。
或许?是它们故意留下来的吗?
我不知道,也不可能有人会知道。
那天过后,这个岛屿已经一片狼藉,早就没有人了。
微微笑,我等你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有人将这里设为了禁区之类的地点。
外围是有人不断的进行巡逻的。也不知道是他们想要干些什么事情出来,也不见他们往岛屿上面来寻找。
呵呵,我差点忘了……
这个岛屿上面现在,出了废墟什么也看不到了……
炎日的夏天已经缓缓过去,来了七八场大暴雨,险些将这个岛全部淹没。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我所在的洞穴,才会一直潮湿不堪。
喔,似乎有些偏离我想说的事情了。
抱歉,我总是迷迷糊糊,就算是获得超能力之后,也是如此。
老是无法集中自己的精神,想到别的事情……
也许,是自己饿晕了也说不清……
这样是不是就能够证明自己离真正的死亡又近了那么一点?
哈哈,我不知道……
遭了,眼睛已经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堆食物,本来是粗劣不堪的干粮而已,却死死的吸住了我的眼睛。
我的意志,我的所有注意……
…………
啊啊啊啊!!
我好像又写偏了啊!!
可恶……
那个小舟,庆幸之下,我加持到了它的身体上之后,能够稳稳的驶向大海,我记忆中的那个地方缓缓前行。
果不其然,他们轻易的发现了我,以为我是海上的遇难者,毕竟那个时候的我,衣服上面早就破破烂烂,或许,我看起来也是一个落魄的人吧。
真可笑,这样写,好像我不是一样……
他们带我到了最近的岛屿,然后简单的询问之后就把送到了警署。
我听到了一些非常不好的东西……
或许是‘能力者’这群无法无天的人实在太过恐怖,全国,不,他们说的,是全球已经开始调查这些‘人’起来。把它们当成‘非人’处理……
不,确确实实要用‘它们’来写下去……
得益于学院以前的研究,我能够听清他们说的一切语言,这或许也是他们无法猜测到的事情。
听起来似乎是很厉害的东西,但是,我说的一切话语,都会变成他们能够听得懂的语言……
那个时候,我并不想暴露自己能够说他们语言,或者说能够听得懂他们语言的事情。
所以,任性的装了一次哑巴。
这样,或许他们就会无从查起……
果不其然,过了几天,我已经离开了那里……
他们也查不到我的身份。
听他们的话语中我其实能够知道,他们或多或少的猜测到了我到底是哪国的居民了。
黑发黑瞳的特征实在是太过好认。
所以,当时,被他们押上了前往中国的飞机。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那个国家。
即使,那是我出生的地方。
但是,驱使我从这个孤零零的岛屿出发的动力,也正是那里。
我的妹妹,王烟,就在那个地方……
所有的一切,不得不说来的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我一直没有去联系一次她。
那时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家里,有没有被这场巨大的‘闹剧’影响到?
我的美女老師
所有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经过了几天之后,我真正的从他们的监视下走了出去。
马不停蹄的赶回了那个地方。
她还在……
所有的人,都还在……
但是,我却有些不敢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死在了国外……
毕竟,那场风波实在太大,而他们又始终无法联系到我。
她很少露出笑容,我能够从她的眼中看出那份悲伤……
但是,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接近五个多月了。
或许,她会忘记很多吧……
感谢当初我家人的‘喜好’,将那座安静的房屋建在了远离城市的山路边。
我能够在山上远远的眺望到她……就足够了……
喔,或许我只是一个顾虑太多的人。
但是,如果我不顾虑这么多,或许会影响到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
我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如此的说道。
不,也许是自己提醒自己的说道……
在那里我一直待了有三四天,直到一天,我在城市里听到别人闲暇之余谈起的‘异能者’的事情。
我那个时候才知道,中国,也已经对这些‘非人’的人产生了恐惧了……
偶尔间,我能够听到人们谈论起哪里哪里又发现了奇异能力的人,哪里哪里又抓到了几个‘能力者’之类的事情。
我都会感到恐惧……
这也是我不敢出现在她面前的原因……
‘我很抱歉’
我只是一个毫无作用的人……
我自己深知这一点……
软弱,无能,胆小,怕事……
所有的一切都压得我死死的,即使我内心深处是多么想要跳到她的面前,开心的对她说,【嗨,哥哥回来了!】之类的话来。
天道投註站 鹹魚指揮使
但是。
我果然无法做到……
带着那内心深处无比的纠结于恐惧,我再次离开了那里……
永远的离开她的世界。
就当……
我真的已经在那里死了一般…………
我重新回到这里的故事,我已经有些记不得了……
浑浑噩噩的我,既没有遇到任何人,就是那些巡逻的人员,也没有发现任何一支船只。
直到重新踏上了这个让我无法忘却的土地,回到了这个洞里,我才渐渐的回过神来……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要活下去的心思了……’
十天前,终于决定想要在‘死前’留下一些什么,或许能够成为别人研究考察的有趣东西。
所以,才有你……亲爱的日记先生……
“该死…………”
“又想到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我,还能够继续哭泣下去吗?”
轻轻的抹了抹眼界的眼泪,在有些陈旧的衣服上面擦了擦,我继续在那本纸的一角写着。
————被所有人都遗忘的我,早就没有了继续活在世界上的必要了……
轻轻的将笔放在了书的中央,我缓缓的站了起来。
轻轻的摇了摇头,想要走回最左手边的那个洞窟里面。
实在是有些没有力气的脚,好像根本不听我的使唤了一样……
扶着墙壁,才能一点一点的挪动起来……
光滑的脚由于经常踩在积水里面,变得格外的白。
我看着那双白的离谱的脚面,不屑的轻笑了一下。
洞穴因该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为的不断的一点点开凿,才逐渐形成。
这一点,从我手里摸着的有些光度的石头,就能够知道。
弯弯曲曲延生而下,也不知道当初那开凿的人是怎么想的?
或许想要直接挖到地狱?我轻轻的又笑了起来。
橫行 斷刃天涯
“那种地方,不用挖,死掉就可以去了啊”
总于走到了尽头,这里是一个宽阔的洞穴,但是却满满当当的堆了一堆破烂的书籍。
我曾经想要找到火源,然后一把火烧掉它们。
以此让它们停止发出这发霉的味道。
后来,因为看到它们实在太过潮湿,味道实在太重,
又想到或许这里是某个学院的先辈留下来的东西,我还是放弃了那个念头。
洞穴之中干燥的地方并不是太多,所以我并没有多奢求去寻找到一个更加美好的地方。
我蜷缩着身体躺在这个地方。
或许是因为在这里睡了好几次,(原谅我,并不知道外面是白天亦或者黑夜。所以我并不想用‘好几夜’)那些本来潮湿的书籍,变得干燥起来。
或许是我太不仔细,不……我当初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多查看什么。
后来我才知道,远离地面的书籍堆里面,干燥的书籍大把大把的是。
…………
我的身体或许知道,现在并不是休息的时间,所以没有丝毫的睡意。
无聊之下,我只好拿起了那本名为‘罗兰德禁史’的书来。
翻到了我几天前看到的那里。
这本书和我已经看了那些书籍,就是让我得到所谓‘魔法’的家伙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和超能力相比较很难区分高低的能力,诱人无比。
不过,在我的得知了那件事情之后,我的兴趣,就几乎消失不见了。
七年前的那天,那个老家伙用这样的方法欺骗了我的挚友,后来又想用它来欺骗我。
真是的…………
他死了之后,无意间发现了这里的我,失去了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的我。
顿时又重燃起了那么一丝的希望。
‘复活?’
‘这么多的魔法古籍,一定,一定有哪本会有这样的记录吧?’
我就用这样的心,寻找了九个月…………
直到那天。我找了一本残破的书籍……
‘亡语’,一本漆黑色的不知道什么材料的皮包扎起来的书籍。
书籍的第一页,就是一行古老的语言文字。
‘无论,我多么努力,即使堕入无边黑暗’
‘却还是无法救回你的灵魂……’
落名处是‘比克尔·拉顿’
以及一行细小的文字,‘被人们恐惧和仇恨的亡灵大魔导’
毫无疑问的,这是一本记载了邪恶力量的书籍。
操控死者,并且随意的玩弄它们的灵魂。
让他们死去的尸体重新站立起来。
但是,想要让人真正的复活,那是绝对不存在的!
‘绝对不存在’这一句话,是书里面的原句。
我并不知道写下这本书那个人,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从那短短的话语以及那书里面随处可见的笔记,我能得知。
他也是想要拯救什么人,但是最终,他失败了。
或者说,放弃了。
因为,‘绝对不存在’那样的方法。
…………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是,他真的失望了……
就像那天找到这本书的我一样……
本来抱着的希望也全部黯淡消失,我在那天,也彻底崩溃…………
为了逃避那本书籍,我将它放在了远处,仍由腐朽发霉的气体将它笼罩,远远的逃离了开来。
后面的几个洞穴我再也没有去找过,因为我的心里,早就已经绝望了。
时间孤寂而又漫长,我似乎从来不曾长大一分。
岁月已经化为永恒,正如当时他们告诉我的。
我是不会老去的存在……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强烈的记忆一次次的冲击我的脑袋的时候,这个可笑的体质又能够发挥出什么作用?
我不知道……
真的真的…………不知道…………
…………
…………
已经又睡过去了好几次了……恐怕,以我很久以前还是普通人类的生活习惯,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周有余。
上次在这本书籍上面,我提到了那本书吧。
对,‘亡语’!
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我看了这本书籍的缘故,最近在洞穴里面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
每次我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睡在了别的地方,而每一次居然都不会相同。
还有,书籍、笔记、包括食物都在缓缓的变化。
特别是食物,有几次少了好几罐。
‘是已经死去了的灵魂吗?’
和我嬉笑,和我捉迷藏?
也许,它们已经得到了我想要死掉的心愿了吗?
终于,过来寻找我了…………
我期待它们哪一天夜里,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将我带走,带我进入地狱,逃离着个令人悲伤的世界。
…………
对不起…………
真的真的…………
幻想神國
对不起……
我找到了它们……
我可以解释我为什么会在别的地方醒来,食物为什么会减少……
我…………
重生香江的導演 武醒
‘我’……
我也能解释…………为什么……我还没有死去…………
‘梦游’吗?…………
果然,我该烧了那堆食物…………
彻底烧了自己的心魔……
没有了那堆能够果腹的东西存在,或许,我就能够不再半夜三更‘私自’跳下车来?
但是,我又无法做到…………
早在很久之前。我就能够掌握一些火系魔法的基本使用,想要烧掉它们,不过是挥几次手,吟唱几句拗口的语句……
但是,我还是无法做到…………
‘我,还不想死吗?’
我这么轻轻的问着我自己…………
…………
每每读一次我的日记本……
让我记忆深刻的东西也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
我早已放弃挣扎,仍由它们攻击我的脑袋,让我痛苦流涕……
今天,我又看了看它……
犹如吸食了毒药的撇子,我总是反反复复……
读了一次又一次…………
喔……
如果有人看到了这些,或许,你们无法明白,为什么时间的记载似乎大有问题一般。
我轻轻的摸了摸这本破旧的笔记,估算了一下它的厚度起来……
最后,轻轻的叹息而出。
我重新提起了笔,继续写道。
如果,你有兴趣看下去,那我就多少解释一点吧…………
首先,我必须再次强调一次,我并没有记错时间……
焚天玄火
至少,在那段时期…………
那天,我抱着妹妹的身体,静静的被那股巨大的风暴吞噬。
仙劫:盜墓小仙的隔世緣
我没有反抗,因为,我就是在寻死,我不想活下去。
朋友的相继死去,让我失去了对存活的心。
但是,我那是忘记了一点,我体内的血脉不容我的死亡。
巨大的风暴吞噬我的那一刻起,一个银色的仿佛撕破了空间的大洞出现在我的眼里。
第一次看到了这样的我,天真的以为,那就是破开了空间的缝隙,‘如果我进去,必然会死掉的吧?’
这样的想法,就是我第一次进入其中的理由……
从此,我就反反复复,来回了数次……
穿过了银白色的大洞的时候,强烈的眩晕和恶心感顿时铺面而来,我以为,那就是死亡的感觉。
但,我想错了……
当我重新看清楚眼前的景物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天以前……
我静静的躺在了阿雪的背上,虚弱无比的身体让我没有丝毫的力气。
‘现在就想要见他们吗?’
这样一声冷冷的话语将我惊醒。
孟炎和十七以及雅琪的影子在我的眼前跑了过去。
忍不住之下,“十七”二字已经脱口而出……
阿雪轻轻的冷笑,背着我就那么躲避在房屋里,看着他们离去……
接下来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又出现在我的眼前,犹如电影,犹如经过某人的悉心安排……
最终……
他们又一次死在我的面前…………
而我,毫无办法…………
巨大的风暴再一次将我笼罩,我重新踏入虚空。
果然,时间又一次逆转。
‘现在就想要见他们吗?’
同样的话语,同样的语气。
我不甘所有的东西都被注定,所以,我决定要打破原有的轨迹。
我装出冷笑的语气,对着阿雪说道,“你敢出去吗?”
结果,她带着我拦住了慌乱中的几人。
巨大的魔剑挥舞,与孟炎激战了一场。
结局,我被他们救了下来。
孟炎十七元气大伤,雅琪为了救十七也变得虚弱不堪。
两天后,杨老携带着几个我们谁也不愿意见到的人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最终,失去了神志一般的十七,轻易的被杨老操控。
孟炎,也难逃被驱散的命运。
愤怒的我以及诗羽骑士晴四人,带着惶恐不安的雅琪。
用诗羽的声望,在日本组织了一批普通的能力者,包括了当时救了我的长公兄妹三人。
一同攻上了岛屿。
但是,失去了孟炎的我们,无法打败被大型魔法阵加持的阿雪。
更无法去攻击被杨老控制了的十七。
失望的我,赌上全力攻击这个魔法阵,第三次打开了这个能够让我重来的虚空。
那一次的失败,我自认为是因为十七终究没有接受父母被杨老抓住的事实,脆弱的心,没有办法承受……
所以,我并不打算再次失败。
我又一次怂恿阿雪和孟炎一行人碰面,后来的短短两日,我努力跟在十七的身边。
不断的暗示和鼓励着她,自我的期望,不会再让十七有那种脆弱的心。
这样或许就行了吧?
那是我当时全部的想法。
但是……
我还是错了,十七没有办法理解我为什么要那样做,等到她看到了那几人的时候,一切,又发生了…………
第四次……
我企图带领十七逃离那个地方,如果,当时十七不在,没有看到,会不会就能够避免一切?
呵呵,结果,我算错了一个家伙……
孟炎…………
至尊嫡女:妖孽王爺滾遠點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孟炎居然对我就抱有敌意,这我也是后来经过好几次循环,最终确认的事实。
第四次,孟炎阻止了我带领十七离开,他以为我有什么要伤害十七的计划。
巨大的龙爪,拍到了我的胸膛,狠狠的将我击落在了深海……
所以,那一次,结局依然一样…………
没有人……
被我改变命运……
来来回回不知多少次,或许,这也是我始终无法忘记的缘由。
七年吧……大概有那么久。
后来,我知道了这个地方,又用了几次逆转的时间。
试图寻找能够让他们复活的办法,而不是想去改写历史。
所以,又有了九个月左右的时间的寻找书籍……
我放弃了……
在我找到了那本‘亡语’之后…………
我没有再次踏入那个空洞,我知道,再来多少次,恐怕都不会改变……
就这样,虚空的风暴渐渐退散,我血肉模糊的站在原地,一点一点……
缓缓的恢复着伤口…………
呵……
抱歉,我今天写的恐怕已经够多了……
重生之都市神帝
不想再说明下去了……
合上了这本残破的笔记,我放下手里的笔来。
轻轻的擦了擦桌面上不知道是水还是什么东西的水渍。
缓缓的走回了那个洞穴……
犹如你所见到的,食物依然在减少,我无法抑制自己的行为。
就算是知道了自己半夜毫无意识的走过来享用它们,我依然无法狠下心,将它们全部烧毁……
也许,这也是命运……
命运…………
踏入积水的洞穴,哗啦啦踩起了水花,泛白的脚来来回回的翻腾。
一个踉跄,变猛的栽倒在地,冰冷的水面刺激我的脸颊,反应不及的我剧烈的呛入了几口积蓄的水来。
【咳咳咳…………咳咳…………】
等我回过来神来,睁开眼睛,看见的再也不是那昏暗的漆黑色洞穴,再也没有那股发霉腐烂的臭味,也从我躺在地面上,那湿哒哒沾湿我后背的积水,都消失不见了…………
蓝白色的天空上,安静的漂荡的几朵白色的云来。空气中居然漂荡着花的芬芳。
我愣神了……
手中还拿着刚刚抓起来的一些泥土,我忍不住再次环顾四周。
金黄色的太阳花田亦如刚刚那样铺在我的眼帘。
也正在此时,一把小巧的太阳伞,缓缓的绕过了花簇,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格纹衣服的女子,一头翠绿色的头**荡在风间,全身似乎都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那怪异的红色眼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看了过来。
我静静的看着她,却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或许,我早就已经忘记了该如何与人交谈。
【小鬼,立刻滚出我的领地!】
这就是在我不知如何搭话的时候,从她的嘴里传来的话语。
轻蔑,冷漠。甚至有些冰冷……
我再次看了看她,疑惑的问道,【你……你是谁……】
那个女子似乎是有些惊讶自己刚刚的话语并没有吓唬住我,有些好奇饶有兴趣的说道,【很少有人类在见到了我之后,还不立刻逃命的。】
【你这个人类倒也是稀奇,居然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还敢来这太阳花田?】
我紧紧的看着她,就如同她看着我那般。
我很期待她的话语,也从她的身上感知到‘危险’的气息。
但是,我?却是不想走的。
我依然是在寻死的人,不是吗?
也许,呵呵……这个时候,我就是那样想的吧。
【是吧!风见幽香……大人……】
————————(全书完)
这才是大结局~!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