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cy8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王者黑魂笔趣-第二百六十三章:結局相伴-vsvkk

王者黑魂
小說推薦王者黑魂
这栋小楼没有入口,张杨直接翻进一楼的走廊,两头豹形恶魔一左一右扑了过来!
这种浑身覆盖黑色魔皮,走动之间无声无息的怪物稍微一跳就是两三米高,行动迅捷灵巧,像是黑色的闪电一般。
劲风扑面,张杨稍微侧身让过第一头豹子,剑刃轻轻扬起,切开它几乎一半的脖颈,青绿色的魔血洒在地上,冒出浓烈的硫磺酸味和热气。
第二头豹子当胸扑来,同样被他躲闪过去,借助侧身时的相对运动一剑从前腿的肩部切至尾部,两头恶魔身上都出现了巨大的豁口,但它们的行动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伤口迅速收拢,很快就自愈了。
不过四阶恶魔的实力很弱,无法给张杨造成麻烦,很快就被切成碎块,检查了补给包提供的食物,只有两块硬面包和一条巴掌大小的肉干,不够一个能力者半天的消耗量,而且没有提供瓶装水。
“第二层赛场的难度明显提高,看来是要清理一部分参赛者,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到最后。”张杨甩掉剑的魔血,继续前进。
走过一段距离,又有几头四阶豹形恶魔向他扑来,都被他轻易击杀,硬面包和肉干都收进战术包里。
这下一层走廊的恶魔都解决了,还剩下大厅里的两头五阶恶魔,隔着一层墙就能听见它们粗重的喘息声,等转过一条廊道来到大厅入口,它们已经急不可耐的冲了出来!
两头都是四足着地的猛兽恶魔,通体漆黑,焦炭般的外壳上爬行着复杂的明红色火焰魔纹,奔跑的时候一道道蛛网般的火线从脚底溅射出去!
张杨有魔免护体,冲过灼热的火网,一剑斩开当头冲来的恶魔头颅,在前额位置开了一个半尺长的豁口,里面却是耀眼的岩浆,嗤嗤的冒出硫磺蒸汽,他再复一剑斩下头颅。
生擒厚愛:冷傲boss追妻記 素面妖嬈
戀上傲嬌壞公主
用了五分钟时间斩杀了这两头火属性恶魔,张杨拿到了相对应的五阶补给包,比四阶的补给包多了一小瓶水。
第一层恶魔清理干净,张杨看了一眼积分,一千八百分,是自己努力了小半天的结果。
张杨不作停留,直接提剑上了二层,到了傍晚时分,四层的恶魔全部清理完,积分涨到了一万。
他坐在楼顶休息,远方夕阳落幕的橙红色光辉像是在垂死挣扎的野兽流出的血浆,猎杀恶魔的能量波动吸引了不少人前来,但一看到是张杨,自觉不敌,又纷纷退去。
张杨拿出食物来补充能量,全麦的硬面包口感十分粗糙,表面焦黄,香味十足,肉干则更硬,两种食物都在抗拒他的咀嚼,好在他的牙齿足够强大,像研磨机一般粉碎这些食物。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夜鸦载着张杨飞到一颗古树顶端树冠上,从高处能隐约看见远方的火光,有的火堆刚亮起,很快就熄灭了,顺着风飘来微弱的能量波动和血腥味。
有了在第一层赛场的经验,张杨趁着夜色扩大了自己的活动范围,决定早些拿到足够的积分,提升效率争取尽早进入珍宝秘塔,毕竟他还不知道力神指定的第二件道具时光流沙到底在哪一座秘塔中。
不久,他就发现了两个罗兰王国的参赛者,他们用树枝搭了一个小小的帐篷,采用轮流守夜的方法防备别人偷袭,不过这招对张杨来说根本没用。
无声无息的潜行到负责上半夜守夜的家伙身边,冥河指引者像影子一样掠出,斩开了他的后颈,不过对方机敏极了,遭遇偷袭后立刻开启了手环逃离,把同伴扔在原地。
张杨一脚踏出从睡梦中进行的参赛者胸口,匕首贯入他的胸膛,周围空间锁定,那人发动手环却没法转移出去,大汗淋漓,惊恐的哀求道:“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醫行天下:難馴妖孽夫君
且以深情共白首
张杨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还是拔出匕首,让对方退场了。
解决了两人,积分唰的跳了两千上去,比击杀两头六阶恶魔轻松多了,照这样下去,很快就能在第二层拿到五万分。
正准备去搜寻新的猎物,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张杨心里一惊,回过头看到比比公主站在那里,黑发笔直的垂下来,泛着微光,像是一根根铁线,皮肤亮着白瓷般的细腻光泽,一袭朴素的白裙让她看起来像一朵小白花似的,胸脯并不如何出众,却有着少女的挺翘和结实。
可是她的眼睛灰暗无神,仿佛失了魂,面朝张杨,目光却偏过他,看到并不存在的虚空里去了。
“你为什么手下留情了?”她轻声问,声音沙哑。
“我,”张杨的心脏猛烈的撞击胸膛,他忽然感觉到一丝机会,使劲咬了一下舌头强行的让自己镇静下来,咽了咽,说道:“我在尝试改变自己,变成你喜欢的那种人,那种善良的人……”
公主灰暗的眸子里亮起一点光芒,不过随即便暗淡下去,两行泪水从脸颊滑落,这小小的泪珠流出两道泪痕,又汇聚在尖尖的下巴上,她半张着口,喃喃的说:“已经太迟了……”
足球小將之鳳翼天翔
张杨走过去想帮她擦去泪水,手指碰到女孩冰凉的嘴唇和脸颊时心里一颤,这个小人儿像是一块冰,但滚热的眼泪却源源不断的流出来,怎么擦也擦不掉。
“只有你的话我才会听,否则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错的,我控制着一群可怕的家伙,但我不知道要带他们走向何方,安娜,留在我身边吧!”张杨抱住她,想要温暖她,可是女孩的身体依旧是那么冰冷,轻得像一片羽毛,又像是没有温度的陶瓷人偶,一摔就要碎了。
“不行,不行的,你会死的!”公主焦急起来,她的眼泪停住了,奇迹般的恢复了以往的神采,可是眸子深处依旧笼罩着一层悲伤。
她笨拙的去吻张杨的嘴唇,用力握着他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像是要把这个男人留在记忆深处,两人翻滚着进入旁边树枝搭成的帐篷。
张杨觉得怀中单薄的女孩从冰凉变得温热发烫,她的牙齿和乌溜溜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口中发出意味不明的呢喃,两人不断的抚摸对方的身体,却因为没有经验显得生疏笨拙,手臂不时撞在一起,不过两人很快就默契起来。
两人的嘴唇颤抖的碰在一起,口中呼出热气带来一层潮湿,很快,黑暗中就传来粗重的喘息和公主哀哀的低吟。
黑发铺散,女孩艰难的喘息着,生涩且痛苦的承受着,双臂却紧紧的抱住张杨,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块浮木,张杨的强壮和力量让她应付起来有些吃力,觉得自己仿佛要被潮水冲垮了,死死的咬住嘴唇才不至于脱力。
两人一来一回,一来一回,直到晨曦的金色光辉从森林的尽头亮起,新鲜的晨风混合泥土的清香吹过帐篷才停止。
张杨抱住比比公主,觉得自己的怀中是一整个世界。
(全书完)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