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xgg精彩都市言情 木葉之賊手 起點-第七百一十八章 亢奮的卑留呼熱推-a4lgs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昨夜潜入南贺神社的行动,并不全部都是绞杀敌人,对山中风和夜莺带领的君麻吕三人小队,他就给予了另外一项任务。
囂張醫妃:暴烈王爺的私寵
宇智波胜武,宇智波一族里为数不多的三勾玉写轮眼拥有者,擅长体术、火遁和土遁,级别为上忍,不过因为在第三次忍界战争期间受伤过重的缘故,即使后来伤愈,实力依然下降颇多,在宇智波一族中渐渐泯然。
山中风的任务便是以心转傀儡咒印之术控制对方,然后悄然脱离战斗,之后由夜莺带领君麻吕三人接应,为卑留呼获取最后的第五种血继限界素材。
现在看来,山中风做得很好,虽然途中出现插曲,但最终还是完成了任务。
事实上,昨晚之所以对宇智波富岳那般态度,目的之一正是为了掩盖宇智波胜武这个素材。
如果由宇智波富岳等人接手打扫工作,最终必然会发觉宇智波胜武的失踪,而现在则令事情有了回转的余地。
夏树只需要在之后送还给宇智波富岳一些写轮眼,便能借此减缓宇智波一族的对抗情绪,至于其中少了一些眼睛……毕竟是生死搏杀,会有损毁也在所难免,就算是宇智波富岳也会理解这种事的。
“只要那双眼睛没事,就算四肢全废也不算什么。”
夏树满意地对山中风道:“最近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任务,待会儿你去找壬,将手头的事情交接一下,然后就回去休养一段时间吧。”
“多谢大人。”山中风知道眼前这位说话向来不容置喙,所以没有半点犹豫便颔首道。
“去吧。”
夏树挥了挥手,然后抬脚走向检查宇智波族人尸体到全然忘我之境的卑留呼。
王俊凱,聽說你不愛我
“研究出什么了吗?”
来到试验台前,夏树看了眼被台上已被解剖开来的尸体,然后抬头看向对面拿着本子记录着什么的卑留呼。
“嗯?”听到耳熟的询问声,卑留呼手里的动作停顿,然后抬眸循声看去,待看清对方的脸,顿时洋溢起满脸的激动之色,兴奋地道:“宇智波的尸体,而且是这么多具!给我一段时间,在完成鬼芽罗之术的最后一步之前,最后的隐患也能彻底消除了!”
夏树闻言笑道:“呵呵,那你可要加紧努力啦。”
听到这话,卑留呼微怔了一下ꓹ 然后脑海里回响着这句话,很快脸上就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ꓹ 眼睛里更是冒出炙热的光。
他舔了下嘴唇,心跳不由加剧,声音激动得有些微颤地试探着问道:“我要的ꓹ 已经有了?!~”
落榜神仙 冰臨神下
看他期待却又小心翼翼的样子,夏树不禁感觉有些好笑ꓹ 但也没卖关子,直接对他轻轻点头。
“昨晚的收获的可不止这些尸体ꓹ 还有一名拥有三勾玉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ꓹ 现在就被关押在这里。所以,你要加紧完善最后的准备吧,待金环日食的时间一到,你的梦想就将变为现实。”
听到他这些话,卑留呼面色激动得涨红,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个时候。
他当即浑身干劲地亢奋道:“我会抓紧时间的,不将那些细节研究清楚ꓹ 我就不休息!”
“休息还是需要的。”夏树不禁笑道。
不过他的劝说对此刻的卑留呼显然没什么作用,完成梦想刺激着他ꓹ 让他动力十足ꓹ 或许真的会不将细节之处研究透ꓹ 就绝不休息。
夏树见此摇头一笑ꓹ 倒是也没再多说什么,毕竟他也需要卑留呼的研究ꓹ 甚至可以说就连卑留呼本身ꓹ 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参考对象。
虽然他将来要使用的鬼芽罗之术是吸收两种血继限界的版本ꓹ 与卑留呼的版本差异颇大,可是因为都会涉及到宇智波的写轮眼ꓹ 那么自然就有值得积累经验的地方,尤其是他还能得到卑留呼这个亲身体验者的反馈。
接下来的几天,卑留呼整天都在根部基地里研究宇智波族人的尸体,资料和数据很快就积累了许多,不过想要发挥出这些东西的价值,仍然还需要经过一些实验研究。
就在这个时候,宇智波富岳向夏树又一次递来拜帖。
籃神傳奇
神魔天
接到这封拜帖的时候,夏树正在给潜伏在岩隐村的药师野乃宇回信。
当然,回信的内容很浅,并没有直接说明他利用大蛇丸的事,但相信以药师野乃宇的头脑,足以从这封回信里读出一些东西,等到时候事情发生的时候,结合情况便能彻底明白过来,然后做出相应的反应。
对这位行走的巫女,他还是很看重的,作为忍界之中能力位列前茅的间谍,只要运用得当,发挥的作用远比一支实力强劲的忍者部队还要大,所以他不会让原著之中的事情有机会发生。
金田貴媳 隨緣小屋
还没写完这封回信的时候,宇智波富岳的拜帖就被送到了他的面前,不过他没有停下,对宇智波富岳会递来拜帖,他早已有所预料。
宇智波一族内部的纷乱看似已经随着三长老等人被消灭而终结,可事实上随着事情的不断发展,宇智波一族此刻已经可以说是处于悬崖边上了,距离深渊只差一步之遥,而能够决定这一步的,却不是宇智波。
宇智波富岳身为族长,对此看的最清楚,所以在等待了几日之后,他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不安和担忧,前来求见唯一能决定这件事的人。
“把这封回信从秘密通道送往土之国,另外,带宇智波富岳进来吧。”
夏树把回信交给静立在旁得壬,然后手指敲打了几下拜帖,思考了一下,最终没有像之前那般再消磨宇智波富岳的耐心。
“是。”壬恭敬地应道。
片刻之后,在空荡阴暗的地下空间中,随着厚重的石门关闭,此地只剩下立在空地的宇智波富岳,以及端坐在高座之上夏树。
“富岳族长,对你的来意,我已猜到了。”
淡定的声音响起,夏树看着宇智波富岳微怔的神色,淡淡道:“我不是团藏,对宇智波虽无好感,但也没有恶意,所以我并没有消灭宇智波的想法。”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