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jy4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明天下-第一一五章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熱推-xykmi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一五章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大明帝国的权力归属之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所有横亘在蓝田皇朝朝堂上的阻碍,在一夜之间就消失了。
张国柱,韩陵山,徐五想,杨雄等人辞官几次都被云昭给拒绝了。
他们觉得有些对不起当年拯救他们的云氏,愿意立刻交出权柄而后云游天下。
让云昭轻易的做到独揽大权。
这就是有病!
这些家伙心里还念着云氏的好,要是换一批白眼狼上来,云昭这个皇帝更加的不好当。
别说大明官员中间都是忠心云氏的人,就目前而言,只有那些已经战死的大明官员,才是真正效忠云氏的人,人只要活着,就做不到纯粹的忠诚。
有时候云昭会在钱多多,冯英睡熟的时候长时间的看她们……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是想多看一会。
超能神警 六劃先生
只是,除过钱多多偶尔会吹一个鼻涕泡,冯英偶尔会打个呼噜之外,什么都没有看清楚。
有时候,云昭也会招来歌舞团的人给他表演歌舞,歌舞很好,很美,尤其是《采薇》被编排的美轮美奂,让人总想脱掉衣衫,在原野中狂奔,追寻远古的呼唤。
虽然这里的美女云昭可以予取予求,不过呢,他还是斥退了歌舞,独自饮酒好像比众人陪伴更加的愉快。
赛马,他的汗血马没有任何一匹马能跑赢,准确的说,全大明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赢他这个皇帝。
看角力,两个身强力壮的汉子,在擂台上打的翻翻滚滚难解难分,明明一锅锁喉就能干掉对方,非要去抓人家的胳膊,最后被人家反过来掀倒……
斗狗,看了一次就下令禁绝斗狗ꓹ 太残忍了。
閃婚遊戲:惡魔首席求放過 田等
斗鸡,两只秃毛鸡长得跟云杨似的ꓹ 斗得鲜血淋漓的也应该禁绝。
斗蛐蛐……云昭喜欢了一阵子,只是在某一个傍晚,云昭看到天边的火烧云ꓹ 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将蛐蛐罐里的金头大将军喂了刚刚长出羽毛的斗鸡。
冯英希望丈夫能陪她一起骑马ꓹ 被云昭拒绝了。
钱多多不知从哪来弄来了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送过来,差点被云昭丢出去的砚台把她两给砸死。
总之ꓹ 云昭心头有一团火在燃烧……
钱少少小心的来找云昭喝酒的时候ꓹ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自家姐夫废黜那个所谓的《燕京盟约》,却被姐夫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
“我要出征!”
云昭穿上了很久很久没有穿过的铠甲,提着一柄宝剑,站在行宫院子里对同样穿着铠甲的黎国城道。
黎国城小心的施礼之后问道:“启禀大帅,我们征战何方?”
“逆贼李弘基贼心不死,屡屡犯我疆界ꓹ 当一鼓荡平之。”
“启禀大帅,如今ꓹ 李弘基远在万里之外与白熊嬉戏ꓹ 不好捉拿ꓹ 不如ꓹ 大帅再换一个敌人。”
爆寵痞妻:馭獸大小姐
“那就换奴酋多尔衮。”
“启禀大帅,卑职听闻多尔衮如今正在极北之地伐木造船ꓹ 似乎要进入北海。”
異界成祖 流浪異界
我的隱形人男友 安於錦年
“咦?他想自杀?”
“启禀陛下ꓹ 根据监察部密报得知ꓹ 多尔衮在极北之地捉到了一些以猎杀海豹为生的野人,从这些野人身上得知ꓹ 在大洋对面,有一片更加古老的土地,至今少有人烟。”
云昭沉默片刻,解下头盔,卸掉甲胄,把宝剑交给了黎国城,对守候在身边很久的韩陵山道:“李弘基到底不如多尔衮。”
韩陵山见皇帝陛下终于正常了,就连忙凑趣道:“难兄难弟而已。”
云昭叹口气道:“你不知道,多尔衮要去的那片大陆,比我大明的疆土还要大一些。”
韩陵山道:“大又如何,极北之地也比大明大了不少,蛮荒之地,我们要来何用?”
云昭很想说一句,你知道个屁啊。
这句话到了嘴边被他留在了嘴里,他发现,韩陵山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他记忆中的北美洲,还是后世那个赫赫帝国所在地,自然觉得那里重要无比,可是,现在,那片土地上还真的是蛮荒之地。
傲劍淩雲
他不知道建奴到了那片土地上能不能活下来,即便是活下来,以建奴的野蛮习惯,恐怕很难在一个封闭的圈子里衍生出自己的文明。
离开了汉人文明圈子的建奴,什么文明都衍生不出来,随着环境日益恶化,他们返祖的可能性会更大。
不过,从人类文明史的角度去看多尔衮的行为,无疑是悲壮的,豪迈的,甚至是伟大的。
云昭不想让大明人再经历一些什么悲壮的,豪迈的,伟大的事情,毕竟,这些赞誉之词使用鲜血写成的,道路是用尸骸铺成的。
这种事情大明人以前做过很多了,现在,就少做一些,安稳一些,多幸福一些,躺在祖先的恩萌下,好好地研究怎么才能过上好日子就成了。
至于派出一支军队去追杀建奴,将他们全部绞杀在极北之地的想法,即便是在梦中,云昭都没有试验过。
这也就是韩陵山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没有反应的原因所在。
这个时候派军队去极北之地,那不是作战,而是真正的谋杀。
西比利亚的寒流会让大明军队品尝到最大的失败的,云昭不觉得大明的军队能在西伯利亚度过一个又一个寒冬。
从远方传来的消息可以看得出来,李弘基只剩下不足五万人,建奴能勉强活到现在的也不足二十万人。要知道,李弘基离开锦州的时候,麾下人马超过了四十万,而建州人在离开朝鲜北上之时,男女老少加起来超过了七十万。
这是人类史上一次悲壮的远征,而这个悲壮的远征直到现在,不论是李弘基还是建州人依旧看不到尽头。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这就是云昭目前的状态。
这些天,臣子们知晓皇帝的心里不会舒服,于是,全天下能找得到的美食,珍宝,美人,珍禽异兽,全部都送到了燕京城。
傲嬌醫妃
这一次,没有一个不长眼的臣子会劝谏皇帝,没有一个人对臣子们的作为说三道四,就连钱谦益都从天一阁弄来了几套精美的宋版书送到了燕京城。
揮霍青春
此时此刻,只要能让皇帝心里舒服了,让天下人谋算了多年的分权制度可以延续下去,付出再多都是赚的,哪怕云昭从此变成了一个只知道吃喝享乐不理朝政的昏君,都是完全值得的。
为此,他们愿意把云昭供在头顶上,如果可以,送进神龛也不是不可以。
網遊之神臨夢幻 星寒逸軒
全权力的皇帝对天下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而只有部分权力的皇帝,即便是能力不足,性格上有缺陷,对天下的影响力也是极度有限的。
皇帝是世袭的,这不要紧,而国相府,监察部,法部,代表大会的人选却是可以调整的,即便这些人祸害天下了,也仅仅有五年的任期,不满意换掉就是了。
这些变化,在天下有识之士的眼中,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变化,唯有如此,明天下才能打破旧有的循环怪圈,可以真正做到万万年。
为此,像黄宗羲,顾炎武,傅山这些人甚至愿意为维护这个制度殉葬。
絕色美男吃上癮
对于这些人的小心思,云昭看的恨透。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只是因为他知晓,在今后的百十年的岁月中,皇帝绝对是一个高危职业。
且不论是哪里的皇帝。
皇朝灭绝,是大势所趋,不会因为云昭愿意不愿意就会产生别的变化。
云氏皇族趁机做到了未雨绸缪,不算英国那个倒霉的皇帝,云昭算是第一个主动交出一部分权力的皇帝。
尤其是主动交出,和平交出,这就让现有的政治基础有了广泛意义上的认同,一旦这些习惯形成之后,以后更改的可能性就几乎没有了。
云昭不想让自己的子孙把日子过得跟崇祯与溥仪一般。
只是失去了一部分权力,就像是在割他的肉……
他以为自己是一个通达的人,以为自己对权力的看法有些豁达,然而,事到临头,焦虑,恐惧,愤怒,厌烦,暴躁,各种负面情绪纷至沓来,几乎让他变成一个疯子。
要知道,平均一天龙颜大怒八次,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
“陛下今天只发怒两次。已经很好了。”
“那就不要改变陛下的饮食以及作息,继续下去,陛下会一天天走出来的。”
“这些天,大家都逆来顺受一些,有脾气的给老子把脾气收起来,有不满的给老子憋住,这是天大的变化,陛下很辛苦,要是坏了这件大事,严惩不贷。”
“陛下今天直到现在还没有发怒,就是有些嗜睡,心慌,出汗,砚台都举起来了准备砸黎国城,又轻轻放下了,看来陛下开始控制自己的脾气了。”
“送去的美人,被陛下撵出行宫,钱皇后,冯皇后很高兴,陛下对她们得情谊依旧深厚,更没有放纵自己。”
“陛下今天唱了一首奇怪的歌,很怪,可是很好听,听这首歌的大意是,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