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0er优美都市言情 地獄狂歌 起點-第一百八十一節 大結局-p3glw

地獄狂歌
小說推薦地獄狂歌
(今天终于写完了,总字数虽然没有达到我以前说的标准,那是因为后面省略了八十万字左右。喜欢本书的读者,我的新书已开,虽然还没有正式上传,但可以先去收藏一下。书名<狂徒>连接http://yy.17k.com/book/36091.html。)
一个身穿残破战甲的人影,横跨虚空而来,长刀所向,指着至高神殿,一道恐怖的刀影闪光,神殿被一分为二。脸上布满符箓的狂爵,仰天一声长啸;“给我滚出来,斯图兰卡.冯,我要活活的刮了你。”
金色虚影化成利剑,冲上天空:“魔头你想要干什么,难道你要单挑整个神领不成。”至高神此时心里大乐,狂爵弄出的动静太大,那些法老院的长老,必定正朝这里赶来,他可不相信狂爵能够单挑如此多的主神。
从狂爵身上激射出来的刀气,把方圆百里的范围,都给化成了鸿蒙初开的状态:“你杀了倩逸,是你是杀了倩吗?喋喋!”狂爵眼中的暴虐红光,就像一道利剑划破虚空,直射至高神。
身穿金色长袍的至高神,手里拿着象征皇权的法杖,随手把励芒拍散:“你是说那个**吗?哼哼,我第一次和她**的时候,她竟然喊你的名字,该死,哎呀我闪!”一道血红的刀气,贴着至高神的发髻飞了过去。
“我要你去地狱向她说对不起!血刀第一式——狂刀百战。”无数刀影,以狂爵为中心,向四周迸射。那些想上来帮忙的上位神和高阶神,被一刀斩成游离分子。至高神高举手中的权杖,眯着眼睛,大声的吟唱道:“我说逆神者终将化为尘埃,他所发出的攻击,也终将化为清风。”至高神的领域展开,光明的力量达到了顶峰。狂爵所发出的攻击,化成一缕清风吹过,狂爵的本体受到领域力量的影响,正发生着恐怖的变化,他的身体正朝虚无演化,他的头发化成了游离分子。
至高神得意的笑了起来:“神的意志不容违抗,逆神者,纵使你的实力超越了我,可是你的能量属性和我的神力相比,还是有差距的,。”
“是吗?领域吗?那么就让把领域给碾碎好了!”分离出去的游离分子,快速重组,再一次变成狂爵身体的一部分。他反手提刀,突然大吼道:“血刀第三式——划破虚空!”一道血红色的刀气,突破领域的限制,出现在至高神的面前,吓的至高神一个闪身,出现在另一个地方。他愤怒的看向狂爵;“我说了,这里我是绝对的权威,没有任何人可以反抗我,你的攻击,根本就无法伤害到我…….”
那道刀气,再一次从虚空中探了出来,很不客气的把至高神一分为二。一道金光闪过,至高神变回原样。他有点恐惧的看着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的狂爵:“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不可能……”
“血刀第四式——大地悲歌,血刀第五式——将军一怒!”狂爵那经天纬地的修为,顿时显露无疑,至高神全力营造出来的空间,开始崩溃。恐怖的反噬之力,从至高神的左手蔓延,至高神手起刀落,壮士断腕,把自己的右手给斩断,然后一溜烟的飞了出去。
至高神狼狈的飞出自己的领域,对坐在战车上的长老,叫道:“他快出来了,给我杀了他。”
神醫嫡女:藥香郡王妃 寒曉
大长老瞥了一眼至高神,轻轻的抚摸着手指上的戒指,懒散的说道:“那么,你会给我们什么好处?毕竟能把你打伤的人,可不好对付。”
至高神一口气没缓过来,吐了一个血,他心里可恨死这些老杂毛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勾心斗角。至高神大声吼道;“那么你们将重现掌权,不再是那徒有虚名的长老,你们每个人可以选择一百亿个宇宙位面做为自己的领地,如何?”
所有的长老都嘿嘿的干笑起来,他们那没有牙齿的嘴巴,一抖一抖,看起来非常的恶心。他们同时抬起手来,对着虚空狠狠一按,整个虚空突然塌陷,至高神的领域,在瞬间化为飞灰,身在里面的狂爵更惨,差点被打成了虚无。一万多名长老全力出手,岂是那么好消受的。
大长老雍容华贵的笑了笑:“真是不堪一击…….”从虚空中,突然飞出两条长达几十万米的天龙。洪七仰天一声龙吟;“二弟!”那双巨大的龙眼,闪现出愤怒的火焰。霸炎更是什么话也不说,张口就是一道龙炎喷了出去。
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是张君宝、萧远、迪马斯、弗雷德、阿修罗、张凤、璐璐等人。最后从虚空中出来的是十个直径五千万公里的终极要塞,十一个人影从里面飞了出来,领头的是火狼,他扛着一把巨大的砍刀,不断的狂笑;“喋喋,好久没有这么兴奋了,兄弟们,给老子我杀。”
上万门巨大的主炮,从十艘终极要塞里探了出来,赤红色的光芒在里面疯狂闪耀,庞大的能量波动,让至高神等人微微变色。‘轰隆一声’似乎整个虚空都颤抖了一下,空气中流动的红色能量束,连空气都给蒸发了不少。
大长老和释放出自己的领域,大声叫道;“大时空逆转术——逆转!”十万门直径百万公里的能量束,微微抖动一下,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那个大长老可就惨多了,他被那股巨大的反噬之力,给硬生生的涨暴,连神魂也没有留下。已经逃离的至高神,假兮兮的喊道;“大长老先生……”
还剩下的上万名主神,联手对能量束狠狠的一压,一个镜面凭空出现,把所有的能量束都吞噬进去。
坐在终极要塞里的奥尔夫,猛的站起来,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警报。他对雷达兵大声喊道:“给我搜索防御十亿光年内的空间波纹。”
雷达兵尖叫一声:“天啊,上将大人,我们快闪……”奥尔夫看到虚拟屏幕上的场景,心脏差点么吓的跳出来,他大声下令道;“把所有的能量全部集中在要塞的顶部,快、快,动力炉给我满负荷运转。就算爆掉也没关系,天啊,这是噩梦吗?”
在星际要塞的上空,出现一个旋转的空洞,刚刚被吞噬进去的能量束,从里面倾泻而出。张三丰出现在星际要塞的上空,双手连连画圆,口里不干不净的骂道:“吃亏了,亏本了,看好了伪神们,瞧瞧你大爷的太极奥义——太极图!”伴随着张三丰的双手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在星际要塞的上空,出现一个旋转的太极图案。第一个攻击到太极图上的能量束,被张三丰一推一卷,送了出去。然后就是第二个,第三个…….一直到一千个。终于到了张三丰的极限,他尖叫一声逃出能量束的攻击范围。
已经飞出老远的张三丰,看到他一生都难以看到的景象,从地球赶来的老鬼和安徒生两人,背贴着背,逆流而上。老鬼化为鬼身,变成十尺有余的青面大汉:“喋喋,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少的了我们呢,看老子的千军万马!”他手中的黑色重剑,变的巨大无比,他的本体更是变成高大上百万丈的巨大鬼身。
重生之大天王
搭在安徒生鼻梁上的眼镜猛的炸裂,他狰狞的狂笑道;“哈哈,来吧!尘归尘、土归土,无限破灭!”天知道有多少把圣刀从他的手里飞出,在空中化成一条条白带,朝能量束迎击而去。两声闷响,他们又绞碎了两千多道能量束,随后两人就开始疯狂逃窜起来。
洪七和霸炎对望一眼,张口吞下两千多道能量束,他们的肚子变的老大老大,轰隆一声闷响,他们的肚子突然炸裂,小溪一样的龙血流了出来,口冒黑烟的洪七有气无力的说道;“亏本了,亏本了!”霸炎眼泪汪汪的说道;“好疼好疼!”无比的剧痛,激发了天龙血脉里的暴虐因子,霸炎仰天一声龙吟:“该死的狗杂种,竟然可以把老子的身体,伤害到如此地步,要知道我的身体可是宇宙中最坚硬的!”他单枪匹马的朝刚出现的战争主神冲去。智慧主神带着一大堆手下出现在另一边,被正在气头上的洪七看到了,张开就是一道龙炎喷了过去。
身后长出一千多对翅膀的迪马斯,带着三百多个手下,出现在能量束的下方。他的手下迅速变型,重组成一把巨大的火箭炮,身体变成顶天立地的迪马斯,扛着火箭炮,对着能量束扣动了扳机:“尝尝机器人物修的厉害吧——究级炮!”一道乳白色的能量束逆流而上,绞碎了三千多道能量束。力竭的迪马斯扛着火炮,就开是跑路。
还剩下九万多道能量束,也不是这十艘终极要塞可以承受的,就在着千钧一发的时候。一股恐怖的威能,从虚空里传出来,仅仅凭借气势,就把那剩余的能量束,给化成了虚无。
浑身**的狂爵,提刀走了出来,他冷冷的看一眼逃到远处的至高神,双手举起,狰狞的吼道:“封印——解除!”刻在狂爵身上的青黑色符箓,化成青烟消失,而狂爵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厚重。
醫入白蛇 杏林庸醫
洪七和张君宝两人对望一眼,相互苦笑两声,张君宝轻声说道;“二哥,他已经把我们甩出老远,这就是皇绝世的力量吗?不可一世、高高在上。”
无形的气势,把十艘终极要塞推进了虚空里面,狂爵大声喊道;“大哥、三弟,这一次我要和玛雅神领做一个了断,我求你们不要插手好吗?”
洪七和张君宝两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诀别,张君宝拍拍双手,笑道;“二哥,你就不要在劝我们了,咋们是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是我们当初立下的誓言,难道你忘记了吗?”
张凤和璐璐两人从虚空中走了出来,张凤口吐幽兰:“狂,就让我们留下来吧!好吗?”
火狼等人扛着砍刀,在虚空中站成一排,身穿儒家青色长袍的祁远,潇洒的一笑;“队长,我们也不会走的,要死咋们陪你嘛。”
狐狸、清风、约翰逊、恶虎、小K四人走了出来,狐狸裂开大嘴,带着一脸玩味的笑意,说道;“教官我们决定留下来,你可不要劝说我们。”
狂爵把眼神扫像了迪马斯:“迪马斯兄弟,你我本无缘分,由于当初你被我算计,才走到一起,你现在自由了。”狂爵左手一翻,从虚空中拿出一张着流光溢彩的绢帛,把上面迪马斯的名字抹去。
迪马斯扛着火炮,逐渐变小;“老板,不要那么多废话,我是战士,只有战死,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被送回去的十艘终极要塞,一股脑的从虚空中飞了出来,奥尔夫上将的虚拟身影出现在空中;“主公,你永远都是我们心中的主公,就让我们为你最后一战吧!”
狂爵流出开心的眼泪,然后又被蒸发成气体,狂爵大声吼道;“你们这群笨蛋,都是笨蛋,既然如此…….”狂爵张手一推,把所有人推出上千万光年以外,然后头也不会的朝那些长老飞去。上万个长老抬起双手,对狂爵狠狠的一压,一股庞大的气势朝狂爵压了过去,但却被狂爵一刀劈成两半。
上天察觉到九天血尸的气势,降下僵尸末日劫,一片片的血色劫云凭空出现,巨大的压力,让笼罩其中的至高神,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死亡追蹤
夜葬
花仙子養成專家
张君宝等人看着被僵尸末日劫笼罩起来的狂爵,心里黯然,他们知道现在如论如何也插不了手。暴怒的火狼等人对龙组的成员吼道;“给我把所有玛雅神族的神,全部杀光屠绝,我们不需要俘虏,所有的敌人必须被全部杀光屠绝。”
张君宝那坚如磐石的道心,也不由的晃动几下,张开吼道;“太极殿的弟子听令,给我杀光这些砸碎。”
就在这个时候,血冥从虚空中走了出来,他看了看远方那庞大的劫云,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他仰天一声狂啸:“狂,妈的,该死的砸碎们,尝尝我从华夏国弄来的末日烈焰吧!”
血冥朝智慧女神冲了过去,他右手轻轻的一划,天知道有多少**落了下来。血冥尖叫一声,开始疯狂逃窜起来,逃到半路上,血冥才猛然响起,他们有按爆炸按钮。他回头望了一眼,顿时乐了,智慧主神发出一道道金色利剑,射向那些**。轰隆一声巨响,然后智慧主神就和她的手下,同时和这个时间说了再见。
所有人都疯狂了,他们对玛雅神族的神,开始大扫荡,疯狂到极点的大扫荡。一个个神被杀死,本来光明的神领,变的犹如鬼蜮,金色的血液染透了整个神领。
無限世界中的劍修
在神领里面的至高神和长老都急了,他们虽然不在乎那些手下,但如果他们损失太过严重的话,也会影响到玛雅神族未来的发展。所有的长老连同至高神,同时举起双手,大声的吟唱起来:“我以真神的身份,命令你,必须消散!”他们的手指同时指向狂爵,一声闷响,狂爵张口吐了几口鲜血。他双手握刀,眼神逐渐变的毫无情感;“血刀第六式——抽刀断水!”几名倒霉的长老,没来的急逃跑,被这一刀给斩成游离分子。
就在这个时候,僵尸末日劫落下了天雷,一个个直径十万公里直径的雷光,极速落下,开始经行无差别攻击。玛雅神族的那些长老无暇再顾及狂爵,而狂爵也劫云定住,动也不能动一下,只能默默的承受雷光的攻击。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一天两夜过去了,雷光才算停下来,如今的狂爵七窍流血,身体被雷光淬炼了不下于亿万次。数百次的险死环生,让狂爵大喊幸运。不过至高神和那些长老就很不幸运了,他们的人数少了一半。
劫云翻滚,隐隐有雷光闪现,隐藏在狂爵血脉中的记忆,告诉狂爵,还剩下最后一道天雷了,度过了,就可以化身成为反古九天血尸,渡不过就会化为飞灰,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细小犹如发丝的雷光,凝结了几乎整个劫云的全部能量。狂爵虽然战意昂然,但他知道自己就算榨干自己每一个精子,也不可能抗得过这道雷光,难怪古今只有一个僵尸成功度过了僵尸末日劫。不过狂爵发现自己可以移动了,这还算是一个好现象,不然可真是死的比什么都冤枉了。
雷光划破虚空射向狂爵,狂爵没有迎上去,而是朝至高神他们那里跑去。
至高神迅速脱离组织,逃了出去,那些长老正准备逃跑,狂爵到了,紧紧跟在他身后的雷光也到了。狂爵张手一吸把一个倒霉的长老,给吸到手里,朝后面一扔。不大稳定的雷光,瞬间爆炸,被电离的空气,深蓝色的电光疯狂涌动,大部分朝狂爵的身体钻去。可怜的狂爵想说不能说,想叫不能叫,他的身体瞬间就被泯灭了上万次,然后又被他修复。那些长老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除了几个掌管雷电的主神,其他的全被轰成了尘埃。
天空中的劫云慢慢飘散,天地顿时清凉了不少,至高神举目望去,看到战争主神的头领被火狼一道劈了下来,智慧女神的权杖,在一个年轻人的手里把玩着。金色的血液几乎把整个神领都给染透了。
至高神眼睛红润了,他死死的盯着狂爵,要不是因为这个男人,自己根本不可能会输,那一万名长老,足以粉碎任何敌人,可是那该死的劫云。至高神突然想到了,一个禁忌,一个被玛雅神族列为最终禁忌的神术。不到玛雅神族灭族的时候,绝对不可以使用,因为这个神术,需要所有真神为代价。
至高神苦笑两声,心想;“现在不正是到了灭族的时候吗?如果不能够胜利,自己还不是一样会死。”想到这里,至高神单膝跪下,口中念念有词:“隐藏在神领的不灭战魂啊,我以至高神的名义,命令你们,助我消灭眼前的敌人。用你们的魂魄,用你们那曾经的不灭战意…..”伴随着至高神的吟唱,象征皇权的权杖,散发出柔和的金光,权杖的下面,慢慢变成了锥形。至高神双手握住权杖的头部,狠狠的把权杖**自己的心脏里面,异变开始。
玛雅神族的神领剧烈晃动起来,几乎所有的小岛都在崩溃,刚刚死去的战神魂魄,被至高神吸了过去。玛雅神族的墓园,亮起了刺目的金光,无数的金光点,朝至高神飞去。洪七和张君宝他们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们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痛苦的狂爵不断发出狂啸,他面部狰狞,犹如厉鬼,浑身上下的肌肉不断弹动,感觉是如此的怪异。他体内的武丹,快速变得,就连内部的空间,都大的有点恐怖。犹如宇宙大小的武丹,通体散发着浓郁的红光,犹如红翡翠一样,异常美丽。
伴随着狂爵一声长啸,从他的脊梁骨上,冲出十跟骨刺,骨刺指着天空,上面布满了九天神火,神火闪动,方圆万里的一切,都燃烧起来,炙热的空气,热浪扑来。狂爵的实力直接提升到皇绝世中阶,实力恐怖的不似人形。完全清醒过来的狂爵,能够清醒的感觉到,那强有力的心跳声,那咚咚的声音,让狂爵感动的几乎落泪。
浑身笼罩在金光中,看不到虚影的至高神,发出冷哼的声音。随后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从金光中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着黄金长袍,头戴羽冠,手里拿着象征皇权的权杖。
如果狂爵身上充满了霸气、杀气、血气,那么至高神的身上,就充满了神圣、高贵、优雅的气质。
至高神闭着眼睛说道;“我说,这世间一切不合理的,丑恶的,卑微的,邪恶的人,都应该化成虚伪。”领域的力量,重新束缚在狂爵的身上,只是这一次领域的力量,比以前大太多了,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以狂爵反古九天血尸的肉体,竟然开始慢慢崩溃。
“神吗?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那么接招吧!血刀第七式——一刀黄泉!”狂爵的身体,快速移动,犹如行云流水一样,就在狂爵的刀,快要砍中至高神头颅的时候,至高神猛的睁开眼睛,大声喝道:“愚昧的怪物,在神的威严面前,你想要干什么,刀断!”狂爵手里的血刀,突然断成两截。远处的众人,朝至高神冲了过去,血冥挥舞着利爪,吼道;“该死的杂种,爷来要你的命。”
至高神轻声叹息道:“尔等愚昧,难道还不明白吗?我同你们之间的差距,就像凡人和真神之间的差距。”至高神伸出右手对着众人轻轻一点:“凡人们,安息吧!神术——灵魂的哀伤!”所以人都镇住了,眼神开始涣散,呆立在空中。
狂爵拿着断裂的血刀,神情有点木然,他已经黔驴技穷,他总共就创出血刀七式。一个苍老的声音,直接传进他的脑海里:“你的刀在那里,你心中无刀,有刀又有何用,如果心中有刀,那刀自然就会重新出现。”狂爵喃喃自语,恍然顿悟,开心的狂笑起来,他手握断刀:“用我的生命,乃至我的灵魂,你我同生共死,我就是刀,刀就是我,血刀第八式——残刀犹在!”狂爵的身影化成一蓬血光,朝至高神射去。
至高神正要讥讽,这看起来软弱无力的攻击,断裂的血刀突然从他的眉心划过,一丝丝的血迹,从他的眉心流出。这看似无力的招式,耗费了狂爵全身的功力,他的身影从血刀中掉落下来,朝一块悬浮的小岛落去。
狂爵的刀气在至高神的眉心上,留下了永恒的纪念,凝聚了狂爵全部功力的一击,只怕至高神今生今世也别想恢复。至高神口角微微溢出鲜血,他转头看了看,不断下坠的狂爵,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他高举手中的权杖,近乎吟唱般的说道;“神是仁慈的,那么就让我给你最后一击好了。终阶神术——永恒的梦幻!”
一个声音从虚空中传了出来,声音犹如杜鹃啼叫般好听;“哎,看样还是需要我们出手,真是苦恼啊,老家伙你动手的时候,小心点,不要把这个神领给彻底给泯灭掉了,至少这里可以放牧,你应该知道的,你的那群子孙,可不大好养活。”
一个粗犷的声音传出来,震得的至高神耳朵发麻:“好、好,我也饿了,过一会儿找点食物,先!”
身穿青色长袍,长长的头发被一跟草茎给盘起来,做成发髻状,清秀的面孔,看起来就像一个女人一样。他伸出食指,整个手指突然变的青翠欲滴:“阿呔,给我破灭,这天大地大,比老子大的人,我还没见过呢?这小小威力的招式,也拿出来献丑吗?”他仅仅用了一指,就破除了至高神全力才发出的终阶神术,把狂爵从死神的手里夺了过来。他撇了一眼出气多进气少的众人,又是曲指一点。
修为最高的血冥,第一个清醒过来,之后就是霸炎。霸炎看着立在空中的两人,吓得退后两步,低着头不敢言语。
站在道人身边的魁梧大汉,轻轻的揉了一下拳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至高神现在是有苦说不出,他身边的空间,被一股莫名的能量给封住了,他那里也不能去,就连瞬间移动,都做不到。恶从胆边生,他决定豁出去了。
黄金权杖突然碎裂,化成无数金色粉末飞进他的身体里面:“我说叛逆的人,终将要化为尘土,终将要……”扑哧一声,至高神手掌炸裂,口喷鲜血,恐怖的反噬之力,差点绞碎了他的神魂。
妖嬈女帝的絕色夫君 甜笑的喵
魁梧大汉笑了起来;“这个小子还真可爱,他难道不知道,我们是万劫不灭的吗?”他隔空一拳朝至高神轰了过去,一道光芒闪过,至高神彻底被化成尘埃。魁梧大汉吹了吹拳头,露出得意的神情来:“哎呀,真是弱,一拳就KO了。”
所有的人都镇住了,他们相互看了看,小声的说道;“就这样结束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下面的小岛上,飘出一缕缕的清香,天兆从天边飘来。仙音袅袅,祥云阵阵,却是美丽无比。
身穿道袍的年轻人,大叫道:“妙哉,这个子孙潜力巨大,看样我们的伙伴又要多一个了。”
血冥拍了拍霸炎的肩膀,轻声问道:“这两个变态是谁?”
“天龙王,上古人类始祖!”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