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sov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野蠻獸醫笔趣-第一章 新的開始(一)熱推-x204h

野蠻獸醫
小說推薦野蠻獸醫
极北,那是一片冰与雪的世界,入目是一望无际的白,高低不等的雪山延绵到世界的尽头,犹如无数条白龙相互交错盘旋。然而在这些纵横的冰雪之上,有一座分外明显的冰城,那里就是人类的政治中心,也是唯一的城镇——暴雪城。
仙道至尊:絕色狂女
狩獵香國
极地的寒冷让绿色植被很难生存,而凶残的蛮兽和行走在冰川上觅食的雪熊就成为这里食物的来源,虽然很多时候猎手和猎物的身份会发生变更,不过每年暴雪城还是会有大量青壮男人扛起武器,为一年的食物储备奔波在茫茫的冰雪之中。
三界仙書 秋莫言
如今的时节是夏季,这个时候气温才会缓和一些,也是捕猎的最好时节。茫茫的白雪中,一支八人的小团队缓缓前行着。
武戰蒼穹 東京衛龍
这个团队的战力配置十分合理,打头的是一名身披熊皮的战士,他肩膀上的重剑和狂暴的气息透露出他职业,狂战士。狂战士身后依次是两名刺客,中间则是一名握着法杖,面色凝重的魔技师。队伍的最后是四名重盾步骑。
如果仔细看去,那么就会惊骇的发现,这一行人竟然未曾在积雪路面上留下任何痕迹。如果说魔技师凭借风系漂浮术可以减轻重量,没留下任何足迹很好理解。但是那些重盾步骑却同样也没留下任何痕迹,那就非常引人深思了。
假如哪头不开眼却又饥肠辘辘的蛮兽把这支小队当成普通的狩猎团,那么命运必然会很悲惨。
那名法职者面色凝重,脸上布满树须般的皱纹,一双浑浊的眼中不时有精光闪现,他蠕动着嘴唇,苍老的声音传到其余人的耳中,“他们来了。”
地平线果然出现数个黑点,在皑皑白雪之中,格外显眼。狂战士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瞪着熊眼举目远眺。
那一行人男女老少一大群,嬉笑着向这边走来,倒是有几分旅游观光的架势,探头探脑的打量着雪域的景色。似乎这一片雪白看不够一般。
“老爷你放心,我已经和导师联系好了,他们不肯加入神农架,但是合作还是会不遗余力的。”汤普森大包大揽的打着包票,“神农架炼金起步太晚,各种设施设备也不齐全,只要得到暴风城的各种实验器材和炼金理念,神农架的炼金事业必然踏上新的台阶。”
**嘿嘿的笑了起来,加布林的加盟,可谓空前豪华,既带技术,又带材料,实在让**感动不已。那些巨龙到了地底世界之后,立刻被好生的伺候起来,以备源源不断给炼金实验室提供龙鳞、龙血之需,如果是幼龙的话,可能还会意外收获到龙牙和龙角。
圈养巨龙的消耗可不小,地底世界不产粮食,人吃马嚼的,都得冒险去地面上扫荡。而巨龙的胃口大的出奇,不管谁是老板,都得被吃穷了。好在御兽使提出了放牧式的圈养,隔三差五的赶着巨龙到地面晃悠一圈,就能让这些大块头安静的睡上一年半载的。
退到地底世界之后,胡力既要忙着安置各方势力,同时还得在地表安插眼线,还要试探性的和地底精灵接触,以及大型军工厂和实验室的搭建工程。虽然暂时避到地底世界,但并不代表**窝在地下不出来。
農民修神
加布林的加入对炼金实验室的帮助可谓巨大。虽然他的炼金知识都是千年前的老黄历了,不堪大用。但是还有一点别忘了,他可是兽吼大陆阵法的鼻祖。天下存在的法阵或多或少都受到他阵法理念的影响。这不由得让**看到了希望。
名門深愛
地底世界的矿藏,足可以提供最坚硬的后盾。神农架已经在魔技金属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沿,比如组合模具阵基,不仅携带方便,而且填充各种晶石和蛮核后,瞬间爆发出的元素爆破力,几乎不弱于小型禁咒。而现在神农架炼金实验室公关的课题,也从这一点切入,企图研制出禁咒型武器。
神农架昙花一现,不过却让人认识到武器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大陆各方势力已经认识到传统的武器铠甲的弱势地位。而神农架更从中尝到了甜头,几乎不遗余力的致力于大型攻击武器的研发工作。
这些武器的研制需要各种专业人才,比如阵纹的入微铭刻,元素的契合叠加等等,这方面人类走在了前沿,所以**自然想到挪威冰原的魔技公会。而汤普森和贝拉都出自魔技公会,有这层关系在,很顺利的和人类搭上了线。
其实,目前人类的处境确实比较尴尬,千余年来,人类龟缩在极北之地,不但食物匮乏,就连各种金属矿藏,魔技材料都十分有限,所以千年来,除了验证各种魔技理论之外和打造赖以生存的武器外,人类几乎没有任何闲余资源。双方一拍即合之下,这才有了**这一趟冰原之行。
让他没想到的是,人类一方的魔技公会会长亲自出城迎接,简单的一番寒暄之后,自然迎来了重头戏。既然双方是合作的关系,那么利益分成的比例取决于什么?这年头没有资源不行,没有技术更不行。单靠扯皮那什么时候是个头?
双方很有默契的选着最传统的方式,狂战士突地重剑一扫,狂暴的战气顿时掀起漫天的积雪,洋洋洒洒的雪片还未落下,他的身体猛然跨出一步,嘭的一声巨响,只见狂战士脚下性射线般的网纹向四周扩散而去。
胡力眼睛一亮,纵然他看惯了壮汉,眼光极其挑剔,但是眼前的狂战士却可圈可点。那因战气澎湃而鼓起的胸膛,嗤嗤的撑爆胸前的皮甲,露出黄金色的肌肉疙瘩。在看狂战士那血色的双瞳,炙热而野性,被那暴戾的目光触及,都给人一种被撕裂的错觉。
**还来不及感叹几句,就见身边一阵骚动,奥帅晃着膀子将跃跃欲试的几名打手挤到一边,粗犷的笑道:“老爷,这第一战让我来!”
“小心些!”胡力随意的叮嘱一句,眼神和奥尼尔对视一眼,见对方点了点头,这才缓缓退开。
狂战士哈哈大笑两声,“俺下手有分寸的,不会伤及盟友性命。”
萬域龍帝
神农架一方顿时哄堂大笑,笑的狂战士有些莫名其妙。
汤普森捂着肚子,已经跪倒在地上,他很想友善的提醒恩师的扈从,自家老爷的意思是让奥帅悠着点,别一不小心把你给打死了,可你这个傻大个倒好,还以为人家奥帅不是你对手,真是太自我感觉良好了。
奥帅如今学的也斯文了,恭敬的走到三夫人琳娜身边,咧着大嘴细声细语的说道:“夫人,借剑一用。”
大宋權將
“小心点,”琳娜丢出佩剑,又叮嘱起来,“这剑可是削铁如泥,莫要伤了盟友。”
狂战士一双牛眼看着奥尼尔手中那柳叶细剑,顿时涨红了脸,嗷的一嗓子重剑挑出,夹着碎冰和雪花的剑气像是小型的龙卷风一般卷过。奥尼尔却是轻笑一声,不紧不慢的摆出起手式,犹如屹立于风暴中的山峦,无法撼动。
众人看奥尼尔那淡定的神情,不由得暗叫一声好。就连狂战士都露出惊讶之色。
重剑当头劈下,奥尼尔爽朗一笑,后退一步。手中剑走游蛇,以诡异的角度动了起来。叮叮的几声脆响,细剑连点。那雷霆之势的重剑火星暴起,却又横扫而来。
狂战士怒喝一声,见重剑扫到对方的衣角,嘴角不由得浮现一丝胜利的微笑。刚刚的短暂交锋中,他第一波攻击被奥尼尔巧妙卸力,但是狂战士可不是只懂得猛砸猛打的莽夫,也懂了留力三分,变幻万千的道理。投石问路的一击,让他了解到对手的套路,阴柔、绵软、轻灵、圆活,进可攻,退可守,是力量型最不愿意碰上的对手。
不得不说,这次狂战士是看走眼了,奥尼尔临时学来的“花拳绣腿”摆酷还行,可是当那重剑势不可挡的横扫而来,奥帅顿就知道,要是在装下去,就得吃大亏了。奥尼尔一改悠闲儒雅的姿态,咧着暴喝一声,单手持剑,另一只手五指邹然并拢成拳,狠狠的砸在剑背上。
砰砰砰接连几声闷响,蒲扇大的拳影如风般落下,狂战士顿感虎口撕裂般的疼痛,重剑险些脱手而飞。震惊!狂战士顿时气血翻滚,来不及想对方为何拥有如此大的力气,小腹、胸口、脸颊又传来火辣辣的痛觉。
奥尼尔讪讪的干笑两声,拳影又快上两分,噼里啪啦的爆响声中,狂战士鼻青脸肿的瞪着牛眼,满脸的不可思议。
“还不退下!”
魔技会长手臂一扬,衣袖鼓动,一道黄色的符文打出,那符文瞬间光芒大盛,奥尼尔只觉得脚下的地面开始移动起来,呼吸间,他和那名狂战士的距离就被拉开十米之远。
“漂亮!”**大喝一声,炙热的看着那衣衫飘摆的老法师,恨不得立刻把老法师抢回地底世界。
“第一场我们输了,”魔技会长大有深意的看着胡力,“迈泽克大陆遭遇外族入侵,对于敌人我们一无所知,所以刺探敌情,潜伏隐蔽,暗杀跟踪等等变得尤为重要,只有掌握了敌人的实力、动向,我们才有可能制定出合理的战术,以弱胜强。所以刺客这一职业对整个局势的重要性无需多说。所以这一场,比暗刺之术。”
比刺客吗?**顿时笑得更胜了,有苏伊这个冷血赏金猎人在,这一场比试根本就是铁板钉钉的事。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