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妻子“戴綠帽”,男子殺害情敵並“斬首”!逃亡18年後因闖紅燈被“天眼”識破身份

被妻子“戴綠帽”,男子殺害情敵並“斬首”!逃亡18年後因闖紅燈被“天眼”識破身份

(原標題:被妻子“戴綠帽”,男子殺害情敵並“斬首”!逃亡18年後因闖紅燈被“天眼”識破身份)

一個“失誤”揭開18年前命案真相

兩大國企加持恆大!1257億戰投已轉爲普通股

如果沒有那個小小的“失誤”,49歲的王長河的後半輩子可能依舊循着多年來的生活軌跡安靜度日:白天打理自家開的幼兒園、晚上回家守着妻兒,日子過得平平淡淡。

【“十三五”成就巡禮】“互聯網+”激活經濟高質量發展新引擎

可是現實生活中沒有“如果”,該來的總是要來。2020年4月一天,王長河帶小兒子去家附近的公園玩耍,途中兒子要上廁所,王長河於是帶孩子過馬路去廁所。看着眼前的紅燈,心疼孩子憋尿的他還是邁開了前行的腳步,不想被路口的紅綠燈攝像頭拍下了面部。

隨即,攝像系統的另一個端口顯示出“異常反應”,那是安徽省公安機關的“天眼”系統發出的預警提示:王長河和2002年發生的一起殺人案件可能有着極大關聯,他可能就是警方尋找了18年的犯罪嫌疑人。

2020年5月1日,江蘇省警方趕至安徽南陵縣,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將王長河抓獲。被抓獲後,據王長河交代,當年他殺人的原因是妻子給他戴了“綠帽子”。

早年曾經遭遇不如意事情

王長河出生在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父母雖是江蘇人,但當年爲了生計,舉家搬遷到新疆的哈密市,他排行老五,還有兩個姐姐和兩個哥哥。日子過得不算富裕,也算安穩。

有一天,上小學三年級的王長河放學後,父母突然告訴他,要把他過繼給在江蘇的叔叔。從來沒有離開過父母,沒去過江蘇的王長河突然懵了,苦苦哀求父親不要把他送走,可是父親彷彿是鐵了心一般,堅決把他送到了叔叔家。年僅11歲的王長河沒有抗拒的能力,只能順從。好在叔叔一家人對他也是盡心盡力,培養他讀了大專,並將嬸嬸的姨侄女趙麗陽嫁給他。

電影《天堂的張望》發佈主題曲MV 杜奕衡王蓉深情獻唱

20世紀初期,看着身邊許多親朋都去北京打工發家致富,王長河也來到北京打工,妻子趙麗陽在家照顧兒子。2002年暑假,趙麗陽帶着兒子到北京看望王長河。王長河發現,妻子經常用他的手機給一個陌生號碼打電話,經不住他多次逼問,妻子承認是打給她的情人陸羽東的。氣急敗壞的王長河打了妻子,並要求回老家離婚。

10家新能源汽車公司預告年報業績 第一增長近40倍

當日晚上,王長河和趙麗陽就回到蘇北老家準備離婚,後經親屬勸解,再加上王長河也不想兒子像自己小時候那樣遭遇家人分離,他最終改變了想法,不再鬧離婚,但他提出一個條件,就是讓趙麗陽將陸羽東約出來讓他痛打一頓,以解自己“被綠帽”的心頭之恨。趙麗陽爲維持婚姻關係就同意了,並讓王長河帶個棍子去,要不然他打不過人高馬大的陸羽東。

約殺情敵後潛逃外地

2002年7月13日,王長河讓趙麗陽打電話約來陸羽東,不知情的陸羽東接到情人的邀請很開心,表示晚上8點有時間,還在“老地方”見面。王長河爲了熟悉地形,讓趙麗陽下午先帶他到晚上見面的地點看看,並和她約定如果陸羽東到了,就用公用電話打電話給他,電話響了他不接,就知道陸羽東到了。

晚8點左右,陸羽東到事先約定好的小河邊與趙麗陽見面,趙麗陽提前用公用電話按約定好的方法通知了王長河。王長河隨即攜帶事先準備好的螺紋鋼、菜刀、電瓶燈從家中騎自行車出發去現場。到了現場後,王長河用電瓶燈照射蹲在路邊閒聊的陸羽東、趙麗陽,在他們站起來看的時候,他舉起螺紋鋼猛力擊打陸羽東頭部,來不及反應的陸羽東抱頭逃跑,趙麗陽被嚇得跑到另一條大路上,王長河追趕陸羽東未果。

王長河隨後找到趙麗陽,責問她問爲什麼站起來,並詢問她和陸羽東此前的聊天內容及以往約會時是如何發生性關係的。被嚇得瑟瑟發抖的趙麗陽如實告知他。

聽了細節的王長河更加生氣,他堅定了殺死陸羽東的決心。想到陸羽東的自行車尚留在現場,估計陸羽東會回來拿自行車,於是返回現場。果然不一會兒,陸羽東回來取車,躲在暗處的王長河再次用螺紋鋼對其頭部、身上擊打,直至陸羽東不再動彈。仍然不解氣的他又用菜刀將其頭割掉,隨手扔掉作案工具,離開現場。

兩人回到家中後,王長河將帶血的衣服和鞋子清洗乾淨。第二天一早,他們一起潛逃安徽。逃跑期間,王長河出軌,於是王長河與趙麗陽分開。趙麗陽在蕪湖市打工,以“林萍”自稱,並於2004年3月被抓獲歸案,後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六年。王長河先在蕪湖市打工,後在南陵縣定居,以“林水華”自稱,並結識了現在的妻子,他用假身份證和現任妻子結了婚,婚後生了兩個兒子,並用妻子的身份在南陵辦了兩家幼兒園,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然而,這麼多年來,王長河的內心沒有真正平靜過。18年前的命案像一塊巨石始終壓在他的心頭。18年來,他從未把這個祕密告訴任何人,包括他的現任妻子。

佟麗婭爲陳思誠新電影打call秀恩愛 曾屢被傳婚變

完善證據鏈

但警方的追蹤卻一直在進行中。當年警方在案發現場勘查,發現了多項物證,並做了很好的保存工作。

刑事案件中,命案辦理對證據的要求是最高、最嚴格,必須做到排查一切合理懷疑。

“這個案件審查的要點在於,除了18年前的物證、勘驗筆錄等,有沒有更多的其他證據?趙麗陽雖到過兇殺現場但沒有親眼目擊到殺人過程,只有兇手自己知道殺人的關鍵細節,如何還原當年的案件真相?”江蘇省阜寧縣檢察院案件承辦檢察官李國輝說。

在沒有更多物證的情況下,犯罪嫌疑人的口供顯得尤爲重要。王長河歸案後,爲了最大限度讓他回憶、還原當時的案件情況,李國輝要求公安機關對犯罪嫌疑人的訊問筆錄不做任何提示性發問,供述完全由其自由發揮。口供要和物證、勘驗報告、同案犯的供述進行比對,有罪證據要與客觀供述印證,證據鎖鏈開始“對接”。

趙麗陽是本案的關鍵人物,現已服刑期滿釋放在上海生活。由於疫情原因,李國輝提出風險防控提示,建議實行遠程談話。2020年5月10日,在上海警方的配合下,阜寧警方在遠程訊問室完成了對趙麗陽的談話。經審查,王長河的殺人的動機、約人的細節、在現場第一次擊打陸羽東未果、與其交流後再次返回現場的供述與趙麗陽的供述高度一致。

武漢:明年1月1日起開展商品房“交房即可辦證”

“即使這些工作做得很到位很圓滿,對於殺人案件來說,仍然不算鐵證如山。”李國輝指出,殺人的手法和兇器纔是案件的核心要素。

房山、門頭溝發佈道路結冰黃色預警信號

作案工具菜刀沒有收集到,但根據鑑定意見,被害人屍首分離是由一種具有一定長度的刃面、具有一定的重量、便於切割的銳器砍擊……王長河供述是用菜刀切割,菜刀也具有上述特徵的銳器。此外,他使用螺紋鋼擊打陸羽東頭部、身體,經現場勘驗,提取到了螺紋鋼。

結合鑑定意見,陸羽東身上條形傷情符合螺紋鋼擊打的特徵,他死亡系頭部遭到具有一定重量、便於揮動的鈍器擊打致顱腦損傷死亡,現場提取的螺紋鋼屬具有上述特徵且該供述,嫌疑人作案後,螺紋鋼被扔在水溝裏,與現場勘驗一致。嫌疑人供述穿着白色運動鞋到現場,該運動鞋曾在家中被扣押,經鑑定該鞋子與現場提取的足跡相吻合,王長河供述說,作案後鞋子被他洗刷,這就解釋了鑑定意見中未能從鞋子上檢測出人體DNA的原因。至此,證據鏈已經形成:該命案的犯罪嫌疑人就是王長河。

關於王長河何時產生殺人動機,趙麗陽曾供述,在北京王長河得知其與陸羽東有不正當關係時,他就發狠要殺死陸羽東,但得不到他供述的印證。王長河先是供述要趙麗陽約陸羽東出來時具有要殺死他的想法,後供述在現場得知趙麗陽與陸羽東如何發生性關係時瞬間產生殺人想法,但結合王長河去現場帶有螺紋鋼、菜刀的事實看,李國輝認爲,王長河最初的關於殺人動機產生時間供述具有可信性。

2020年7月10日,王長河涉嫌故意殺人案移送江蘇阜寧縣檢察院審查起訴。承辦檢察官仔細翻閱卷宗,對王長河的供述認真核對,發現他供述穩定,足以採信。提審他時,他對自己的犯罪行爲供認不諱。在看守所,回憶起當年殺人的細節,他情緒崩潰,放聲大哭。

因犯罪嫌疑人可能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按照我國刑事訴訟法中關於管轄的規定,目前,該案已移送鹽城市檢察院審查起訴。

【來源:方圓】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向原創致敬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