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o7g熱門都市小说 1625冰封帝國 ptt-第二十章 孤星傳之五:草原的夜(上)消失的玉印閲讀-ten24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伊希姆河北岸,夏虫啾啾,凉风习习。
阿斯塔纳附近既然是中玉兹大帐所在,肯定是水草最丰美之地,具体来说,便是以伊瑞什大帐为中心,沿着伊希姆河两岸东西约莫五十里的地方,密布着伊瑞什最核心的部落。
钦察是一个大的概念,细分起来其中又有分别,不过东钦察人的核心乃是大唐时代康居国后裔乌古斯人,眼下,伊瑞什所依仗的这个部落便是乌古斯的一支,眼下叫梅尔博科,还是梅尔博科中的核心部落,如果说梅尔博科湖附近的部落一个个都是巴斯(十夫长)的话,这里的这五百户则是从梅尔博科部落里挑选出来的,每一户都是百夫长,哈萨克人叫做阿卡萨喀勒。
这五百户才是伊瑞什的根本,对整个中玉兹的掌握、生杀大权表面上是属于伊瑞什的,实际上全部操控在这五百个百夫长手里。
百夫长,那只是一个称号而已,并不是说他手下便有一百人或一百户。
整个汗国关键的比官来到阿斯塔纳后,大多数人都住进了伊瑞什为他们准备的河边帐篷,每座大帐之间隔得很开,因为要给他们带过来的卫兵留出空间。
故此,每一座大帐之间的距离几乎有一里,几乎将伊希姆河这一段河岸铺满了。
在离伊瑞什的大帐最近的地方有两座大帐,一座是留给雅安的,一座则是给阿尔根部苏丹哈马德的——哈马德虽然与伊瑞什不对付,不过他毕竟是得到大汗认可的苏丹,地位超卓。
其中尤以如今的突厥斯坦宫廷总管、商务总管、先汗妹夫,雅安的帐篷最近,那里,与伊瑞什的大帐所在一样,都是位于伊希姆河北岸的高地上,不仅没有洪水泛滥之虞,还不用担心太过靠近河水而带来的大量蚊蝇。
獨家占愛:總裁別欺人
这里,原本是伊瑞什另一处大帐,以往还是专门留给最为尊贵的客人的,里面铺着从波斯过来的地毯,顶部、四壁都贴着绣着精美图案的挂毯ꓹ 大帐里还摆着小方桌九张,一张位居其中ꓹ 两侧各四张,那时为了方便客人会客与招待手下专门设置的。
除此之外,里面还有从梅尔博科部落挑选出来的美丽少女八人ꓹ 他们既能伺候客人起居,还能用如今哈萨克地区特有的兔皮鼓、风笛、库布孜、竖琴演奏歌舞。
从伊瑞什那里出来后ꓹ 雅安便回到了这里,此时ꓹ 他的三百护卫已经在这座大帐附近扎好了自己的帐篷ꓹ 与雅安的豪华帐篷不同,护卫的帐篷每座能住二十人,只需扎就十五座就行了。
卢卡,雅安的护卫队长,今年二十五岁。
长着一副当下哈萨克境内西域土著常有的面孔,其实也是雅安往来俄罗斯、克里米亚、奥斯曼行商时买来的奴隶,还是从克里米亚汗国最大的奴隶市场卡法城买来的。
雅安买下卢卡时他才十五岁ꓹ 买下后一直当成贴身小厮来用,最后在他的训练下ꓹ 慢慢成了他的得力助手ꓹ 在雅安升任宫廷总管后的那些年ꓹ 在外面行商实际上是由他来完成的ꓹ 眼下由于江格尔已死,新汗年幼ꓹ 雅安肯定不愿意离开突厥斯坦ꓹ 便几乎放弃了外出行商的安排ꓹ 全力以赴在突厥斯坦打起精神辅佐头可汗。
卢卡自然也紧紧跟着雅安,眼下他的身份是雅安在江格尔时代花费极大代价编成的新军副都督ꓹ 也就是那五千新式骑兵的副将。
那些骑兵,一半来自买来的奴隶,一半来自忠于大汗的死忠部落。
在这个时候,有时候用奴隶比用自己人还省心,自从奥斯曼人始作俑后,便在东欧、西亚、中亚一发不可收拾,说是奴隶,实际上用好了比贵族还管用。
故此,雅安这样的举动,在汗国实属寻常。
雅安的大帐离伊瑞什的只有区区百米左右,他是在两个护卫的搀扶下回到自己的寝帐的,在确定伊瑞什、加杭伊尔、加蓝托斯三人参选博格拉汗后,雅安已经当场用突厥文字写下了三人的名字,并封存在一张羊羔皮制成的小袋子里,并在袋口盖上了自己的大印。
从伊瑞什的大帐出来时,伊瑞什在他的怀里放了一件东西,那物件儿沉甸甸的,由于雅安是最后走的,倒是无人瞧见,他当时又有些醉了,当伊瑞什将东西塞到他怀里时,他似乎没什么感觉。
雅安虽然代表大汗外出经商十余年,为大汗带来了偌大的财富,并将像火枪、火炮、火药这样的利器带到了汗宫,并屡次代表江格尔与大夏、奥斯曼谈判,虽说少不了被对方盘剥,终究给四面楚歌的汗国带来了喘息之机,但他并没有居功自傲,反而更加谨慎。
就是这一点彻底打动了江格尔,在他人生的最后几年,他没让雅安外出了,而是接受了宫廷总管这个汗国至关重要的职位。
不請郎自來 席絹
就像江格尔培养了雅安一样,雅安培养了卢卡,眼下的他与卢卡的关系像极了江格尔在突厥斯坦时他与雅安的关系。
故此,他与卢卡不可能同时出现在某个重要场合,江格尔这样做是为了独子头克的安全,而雅安是为了什么?
表面上,同为奴隶出身的卢卡是雅安的义子,不过自从江格尔将自己寡居的妹妹嫁给他时,他的膝下已经有了两儿一女,还拥有了白骨头的出身,家产、身份也有人继承了。
或许是长期游走险象环生的西亚、中压、东欧一带让他养成了谨小慎微的习惯,也或许是他更为信任奴隶出身的卢卡吧。
见到雅安在两个护卫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回来了,一直守在大帐附近的卢卡单膝跪了下来。
接下来,卢卡一人将雅安背进了大帐,此时,那八个伊瑞什派过来伺候的少女全部围了上来,不过卢卡却挥挥手让她们退下去了。
雅安这十余年几乎走遍了汗国的每一处有人烟的地方,儒雅、漂亮、说话得体,骑射也不俗的名声也几乎传遍了每一处地方,虽然他现在已经四十岁了,不过依旧生得白皙、漂亮,上唇那一抹修剪的整整齐齐的短须更让他增添了几分男性魅力。
故此,当卢卡挥手让她们退下了,可以明显看出她们眼里满是不甘。
等少女们一退出大帐,大帐的周围立即换上了大约二十名护卫,刚才搀扶雅安的那两人则紧紧守在门口。
雅安在靠近北面的那张小方桌面前盘腿坐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了那样东西。
而卢卡则亲自在帐篷里的炉子上烹茶。
在产自波斯的奶白色蜡烛映照下,一件极其精美的物件儿呈现在雅安眼前。
安陽的深秋
物件儿约莫一个巴掌大小,应该是用和田玉雕刻而成,如果是一件普通的玉器,就算它再珍贵,走南闯北,又在汗宫见识过的雅安也不会放在眼里,不过眼前这物件儿却不同凡响。
按照哈萨克汗国的传统,大汗即位时需要盘腿坐在一张极其精美的地毯上,由三十二名勇士(阿尔斯楞,狮子,相当于蒙古人的巴特尔,女真人的巴图鲁,这也是阿斯兰汗的来历)抬起那张地毯环绕部落里的圣山、圣水一周才能成礼。
眼下这宝贝就是一尊以“大汗即位图”为蓝本雕饰的玉制品,区区巴掌大小的物件儿,自然在不下三十二勇士,只有十二勇士,就是这样也不简单了,何况,这物件儿一看就是前任大汗,也是汗国历史上最有作为的大汗——叶斯木汗的即位时的场景图。
血煞修羅 黑白巔倒
“伊瑞什是如何得到这件东西的?”
这是雅安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问题,瞬间他就释然了,突厥斯坦在吐尔逊苏丹叛乱时被攻破,汗宫珍藏的宝贝被洗劫一空,像这样的珍品自然也被抢走了,至于是如何落到伊瑞什的手里的,这就需要问他自己了。
“难道伊瑞什也参加了几十年前那场洗劫?”
他很快又摇摇头,“伊瑞什家族担任苏丹已经三代了,那时他才十几岁,没可能参与叛军,也有可能是剿灭吐尔逊后他收缴的战利品,当时并没有还给叶斯木汗,而是偷偷藏了起来”
“自己不过是一个没有根基的宫廷总管,并不是苏丹,连比官都不是,拥有这样的东西又有什么用?没来由招惹灾祸……”
想到这里,他突然又想到一事。
“头可汗上任时虽然礼数做足,不过仍有缺憾,就是缺了这尊玉印!按照汗国传统,新汗继位时,手里必须有两代先汗继位玉印盖上向上苍祷告的文书才有效,头克的文书只有江格尔的玉印,并没有叶斯木汗的,虽然并不影响他登基,终究有些缺憾”
“自己若是能将这方玉印完璧归赵,对于汗国来说可算是又立下大功一件,届时,得到一个大部的封赏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这么好的东西,他伊瑞什不自己留着,送给我作甚?”
长期外出行商、在汗宫做事,让雅安已经历练出了在任何情形下都波澜不惊的模样,眼下也不例外,在伊斯法罕蜡烛得映照下,一人、一物都静静地对峙着。
这个夜晚,草原的上空星河灿烂,流水潺潺,虫鸣啾啾,掺杂着远处其它帐篷里传来的音乐之声。
一幅典型的钦察草原夏时的夜景。
“大人”
世界級歌神 祿閣家聲
逍遙天尊在現代 林楓LF
正在沉思之中的雅安被他的亲卫队长卢卡叫醒了。
“有人来访”
“谁?”
“哈菲兹”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