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8phj人氣都市异能 我真不是大魔王 線上看-第419章 雙喜臨門看書-fmwlu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魔种。
作为除了信仰之外掌控门徒的第一大手段,它对魔教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同样,它也是最让中神州各大皇朝头疼的。
魔种一旦种下,就意味着再也无法逆转,没有任何一个大能能够在不伤害对方武道根基的前提下剔除魔种。
这无需怀疑,已成共识。
在中神州,每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人的体内被埋下魔种,却自身不知,只有到了他需要被激活,需要发挥出他的作用的时候,才会知道这惊天厄运。
事实上,各大皇朝高层也有这样的人。
有些人在被种下魔种的第一时间知晓,向皇朝禀告,企图得到一线生机,但结果——
这样的人不是丹田被挖,从而变成凡人,就是被直接内部肃清。
魔。
母妃快跑,父王殺來了
威胁太大了!
没有一个皇朝敢保留一个身怀魔种的人在高位,无论他之前的功劳有多大,权势有多高。因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只要在一个重要的节骨眼上出现差错,就是满盘皆输!
所以,李云逸才决定好好研究一下这魔种。一旦利用得当,在未来他决定重回中神州的时候,这也是一道足够强大的底牌!
“封禁。”
“魔道棋子为我所用!”
火影之佐傳
魔种在身,一方为生,一方为死,只要是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该如何选择,这也是李云逸看到它“远大”前景,决定专注于此的原因。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么快他就找到了剔除的办法。
甚至。
封禁!
接下来,李云逸按下心里的震荡,专注闫肃体内,开始封禁魔种周围的窍穴,只是一会儿的功夫——
成了!
他对魔种完成了物理层次的封禁。
但很快,李云逸又意识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如何才能判断自己这样做没错?
一旦血月魔教激活了这魔种,闫肃还是死了,岂不意味着,自己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魔种的威力!
这又是一个新的实验对象。
并且,想要测试这个,就必须要一个完整的魔种。
闫肃?
他不行。
一旦自己失败了,闫肃就真的变成小白鼠了。而作为南楚的三品军侯ꓹ 这样的结果也实在太儿戏了,并且还要再找一个新的实验品。
“或许ꓹ 我也可以尝试制作魔种?”
李云逸眼底精芒闪烁,作出思量。
有时候即使这样,想要解决一个问题ꓹ 往往会诞生另外一个问题。不过李云逸并不感觉厌烦,甚至ꓹ 他兴趣盎然。
因为,魔种实在太重要了!
只要能成功ꓹ 达到自己所要的结果ꓹ 就是花费再长的时间也值得!
所以。
当天晚上好好休息之后,第二天一早,当邹辉送来昨夜的军报的时候,李云逸就给他交代了一个新的任务。
“我需要死囚。”
“从今天开始,需要执行死刑的直接送到我这里来。”
死囚?
试验?
邹辉是知道李云逸想要研究魔种这件事的,哪怕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对当前的南楚多么重要,还是立刻照做。
正午。
第一批二十个死囚犯就送到了ꓹ 李云逸径直来到安置他们的囚笼,邹辉早已驱散他人ꓹ 李云逸也乐得清净ꓹ 凭借记忆尝试凝化魔种。
魔种。
与生命勾连。
“当年创造这门秘术的人ꓹ 也知晓生命一道的玄机?”
李云逸渐渐发现其中的相似之处ꓹ 尤其是回想昨天用封禁窍穴封锁魔种的步骤,更加确定这一点。
尝试。
慢慢尝试。
偷歡總裁請節制
直到——
嘭!
噬血之手:殺寇傳奇 龍少爺
地牢里ꓹ 不时有血花绽放ꓹ 代表着一个生命的逝去。只不过这些人都是穷凶极恶之辈ꓹ 李云逸的心里没有半点负罪感,继续尝试。
很快ꓹ 第一夜过去了。
以全面失败而告终。
李云逸忙碌一夜除了经验一无所获,也不急躁,第二天夜里又来到了这里,继续自己的研究。
终于。
直到第四天夜晚。
呼!
李云逸轻轻放开搭在身前之人头顶的手,后者仍在昏迷,但是在他的丹田之下隐秘的地方,赫然多了一个指肚大小血红色的血团。
魔种!
李云逸第一次尝试成功了!
紧接着,他又凭借经验尝试了几次,全部大获成功,这才舒了一口气。
“成功一半了!”
是的。
这只能算成功一半。
因为他不知道血月魔教的核心魔功,不可能制作出真正的魔种。但根据李云逸的推断,它们的威力应该差不了多少。
第二步。
封禁!
这是最消耗神魂之力的一步,李云逸做的很小心,但因为早已知晓了办法,所以整个过程还是很顺利的。
更令他惊喜的是,这次成功率更高。
李云逸激活魔种,五人里只有一人死亡,其他四人安然无恙。
彻底成功?
不。
这还算不上。
还未来得及高兄,李云逸又意识到一个新的问题——
封禁窍穴,封锁魔种。
这件事只有自己能做到的!
可自己怎可能把时间全部浪费到这种事情上去?
王者禁獵區 不想長大
猜测,当前南楚被魔种加身的至少也有数千甚至数万,若是要一个个的搭救……自己哪有这么多时间?
即使时间足够,也根本不可能比得上血月魔教招揽新的魔教门徒的速度!
“无用功?”
李云逸没有这么沮丧。
“不!”
“一定有办法!”
但是,封禁窍穴是建立在生命秘术身上的,而整个天下,得到完整生命一脉秘术的恐怕也只有他自己一个。
办法在何处?
接下来的几天,李云逸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
它是破解魔种的唯一途径,必须要在这方面找到突破口。
但一连几天,李云逸一无所获。
“不说生命一道,谈何窍穴?”
这一日,正当他再次苦思,为此烦心之时,突然,目光从手上把玩的天机壶上掠过,眼瞳一亮。
【之夢ゞ宅】媚骨香,妃本蛇蠍
可以问问朱厌!
他是妖兽,窍穴天生,是不是有办法?
一念生,李云逸立刻让邹辉准备大量血食,送入天机壶,而后神念没入。一进入烈焰焚烧的囚笼,他就听到了朱厌身上锁链碰撞的声音。
血食被他特意丢在了距离朱厌很近的地方。
虽然近,但是恰好也是他身上锁链所能达到的极限。
“李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朱厌咆哮,双目赤红。
李云逸浑不在意轻轻一笑,拎起一条羊腿甩了过去。
“好好吃。”
“回答我一个问题,这东西要多少有多少。”
朱厌张开血盆大口直接把一条羊腿吞了进去,脸上浮起惬意,好似也不在乎李云逸刚才的戏耍了,道:
“说!”
李云逸看着他渴望的眼神,又扔了一块血食,这才把自己的问题说了出来。
“不用窍穴,怎么封禁?”
朱厌斜着眼睛打量着李云逸,甚至连手上的血食都忘了,直看的李云逸心里发毛。
毕竟是洞天层次的妖兽,要说心里不忌惮,那绝对是假的。
“有话说,有屁放!”
李云逸毫不客气地训斥,朱厌这才嘿嘿一笑,道:
“呵呵,要不是灵魂气息没错,我还真以为你被夺舍了呢。”
“这点小问题,还用来求我?”
李云逸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心头则是一凛。
朱厌,有办法?
“说!”
轰!
李云逸一拍手,地上的血食无风而动,全都堆积到了朱厌的身边,朱厌这才满意一笑,大快朵颐起来,瓮声瓮气道:
“简单。”
“创造一门功法不就是了?”
“封禁窍穴不止神念可以做到,真气也可以,只要掌握方法。”
功法?
真气!
李云逸闻言眼瞳猛地一亮,突然有种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简单么?
当然简单!
对于别人来说,创造一门功法无比困难,但对他来说……
这简直不要太容易!
这时,朱厌似乎也觉察到了李云逸的心情变化,邀功似的挤眉弄眼:
“怎么样,我这办法不错吧?是不是很高端?”
高端?
李云逸轻轻一笑,浑不在意朱厌的讥讽嘲弄,只是在一旁看着他吞吃血食。直到,还剩下最后一根羊腿,朱厌都被看地心里发毛了,犹豫了一下,还是递了上来。
“要不,你也尝尝?”
尝?
尝你大爷!
李云逸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笑着朝外飘去。
“不必了。”
“我就是想给你说一声,这东西,烤着吃更香。”
烤着吃?
朱厌一愣,下意识望向周围炽热的火焰,似乎下了某个极大的决定,这才小心翼翼把手上的羊腿朝火焰上凑去,当即——
一抹异香传来。
朱厌立刻把羊腿塞入嘴里,当即,一双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呆呆地望着身下已经一扫而空的诸多血食,瞬间肠子都要悔青了!
“李云逸!”
“你大爷!”
宣政殿。
李云逸感受着天机壶的震荡,轻轻勾起嘴角。
小东西,还想嘲讽我?
你对智慧,一无所知!
不过,朱厌的确给他点亮了一盏明灯。
功法!
即使不以生命一脉为根基,也是可以创造关于窍穴的功法的。
神魔功,就是例子!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李云逸开始着手钻研功法一道。而这一次,他只用了短短三天。
第四天。
深夜。
李云逸心满意足的从天牢里出来了。
成了!
他创出了一门专门针对魔种周围窍穴的功法,命为荡魔功,经过死囚尝试,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魔种的问题,解决了!
从此再也不需要忌惮血月魔教在南楚内部埋下棋子,他也可以以荡魔功为根本,反其道而行!
而就在回去的路上。
啾!
一只尖尾雨燕从天而降,李云逸眼底精芒一闪,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尖尾雨燕。
是惟独他和身边人才能掌控的传讯方法,虽然速度比不上飞鹰,但比飞鹰更私密!
它的来到,必然是和自己息息相关的大事!
果然。
当李云逸打开它尾部得锦囊,立刻眼瞳一亮。
是大事。
并且是大喜事!
“已拿下黑风族!”
是南蛮山脉传来的喜讯,江小蝉福公公联手,终于有所建树,降服了一支新的巫族!
即使有一万虎牙军坐镇,想要彻底驯服他们还需要不少的时间,但也足够李云逸欢喜了。
双喜临门!
并且都是关乎当今局势的大事!
李云逸心里喜悦的同时,眼底精芒连闪。
“看来,是时候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他迈步进入宣政殿,而就在这时,宣政殿里赫然还有另外一人,正伏案木桌之上,似乎察觉有人进来,他猛地抬起头。
其容貌,赫然和李云逸一模一样!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