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星級廁所不少 需配備更多“第三衛生間”

上海:星級廁所不少 需配備更多“第三衛生間”

帶着異性兒童上公共廁所,不僅對父母造成困擾,也給一同如廁的人帶來尷尬。老年人出門,也常需要兒女在公廁攙扶、照顧。在公共場所有過這類遭遇的市民發現,上海擁有不少星級廁所,但少了實用的“第三衛生間”。

什麼是“第三衛生間”?可以簡單理解爲“家庭衛生間”。母嬰室、無障礙公廁都屬於“第三衛生間”的一部分。

2016年年底,國家住建部修訂《城市公共廁所設計標準》,要求城市中一類固定式公共廁所,二級及以上醫院公共廁所,商業區、重要公共設施及重要交通客運設施區域的活動式公共廁所,均應設置“第三衛生間”;2016年12月,國家旅遊局發出《關於加快推進第三衛生間(家庭衛生間)建設的通知》,要求全國5A級旅遊景區都應配備“第三衛生間”。上海也下發相關配套文件積極部署。

缺乏明晰導引標識

位於南京西路的梅龍鎮廣場一樓是化妝品展示區,記者在商場中央醒目位置看到一塊黃底白字的導引圖,標註了商場所有樓層的廁所分佈情況。每層均配有廁所,但沒有任何標識顯示有“第三衛生間”。

但記者進入電梯間發現,商場二樓其實是配了“第三衛生間”的。在二樓通向廁所的隱蔽角落,看到母嬰室和無障礙廁所標識。獨立的母嬰室配有沙發、座椅,門刷成粉色。一旁無障礙廁間簡單地配了扶手欄杆等設備。雖然離“第三衛生間”的標配尚有距離,但基本能滿足特殊對象的如廁需求。

記者調查了十多處商場、景區,不設“第三衛生間”導引標識的佔大多數,基本都是到了廁所門前才發現這裏有“第三衛生間”。據胡秀靖調查,相當一部分公廁更新了配置,但標識系統沒有同步更新。

上鎖是怕費力打掃

比起標識不清,讓市民遊客更難接受的是,不少場所明明設了“第三衛生間”,卻因各種原因“閉門謝客”或沒有全部開放。

南京東路新世界大丸百貨算比較高檔的商場,廁所標識很清晰,但標的是普通廁所。記者找到二樓廁所通道,只見十幾張按摩座椅靠牆一字排開,玄關擺放了一大盆插花。走到廁所門口,看到無障礙廁所標誌。無障礙廁所五六平方米,乾淨、整潔,配有洗手盆、特殊人羣附屬盲道、輪椅坡道、扶手抓杆等,旁邊廁所裏也配有兒童小便器、大便器等,符合“第三衛生間”標準,是記者一路看下來配置最齊全的廁所。像這樣的“第三衛生間”,新世界大丸百貨每層都有。可是記者在三樓看到,無障礙廁所門關着,門口豎着黃色牌子——“小心地滑”。一位穿清潔服的工作人員走過來說:“這裏不好用,水堵住了。”到了四樓,無障礙廁所的門同樣關着。地下二層主要經營美食,也有一間無障礙廁所,記者想推門,被旁邊工作人員支開,“這裏不開的,你去上對面廁所”。跑到對面,只有普通廁位。二層連通二號線、十號線南京東路站,來往乘客、消費者很多,記者見到不少母親抱着年幼的孩子經過。

明明設了“第三衛生間”,爲什麼還要上鎖?胡秀靖告訴記者,她曾問過某個景區的工作人員,當時對方解釋:“這種衛生間打掃難度大,用多了設備也容易壞。關了,就不用那麼費力打掃了。”

外灘、機場較規範

一路走來,記者發現,外灘沿線一帶擁有較標準的“第三衛生間”:廁所門前不僅有母嬰、無障礙等規範標識,還清晰標註“第三衛生間”字樣。在外灘濱水區沿線公廁示意圖上,標明瞭外灘沿線7座廁所的位置和距離。“外灘廁所配置都是標準化的,都設‘第三衛生間’,其中一所24小時開放。”工作人員說。一位推着輪椅的外地遊客告訴記者:“廁所用起來挺方便。”

同樣是人員密集區,虹橋火車站的公廁配置就捉襟見肘了。這裏的男廁和女廁隔得很遠,都是普通廁所,沒有供母嬰、殘障人士使用的廁位。

一站之隔的虹橋機場2號航站樓,記者在D區和B區均看到標有明顯標記的“第三衛生間”。女廁所旁邊是母嬰室,男廁所旁邊是無障礙廁間,按下門邊按鈕,門自動打開,裏面配置齊全。在航站樓粗粗轉了一圈,所有廁所都配備“第三衛生間”,且標識清晰。

王海舉報辛巴賣的燕窩是糖水 事情可能沒這麼簡單

深圳遊客穿人字拖來漠河旅遊,拍攝者:當時室外氣溫零下20度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