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s8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鄰家煙火有點甜 線上看-第77章、大結局展示-x4fiw

鄰家煙火有點甜
小說推薦鄰家煙火有點甜
第77章、大结局
三天后,第二十届CFGP中国方程式大奖赛赛在张江拉开序幕。
赛场已经聚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陆北北眨巴着大眼睛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怎么都看不过来。
一旁的方云锦更是指着那些赛车惊叫连连。
“北北,你快看,那辆银色的赛车好漂亮啊~”
“哇塞,那辆金色的也很骚气啊~”
“还有还有,那个暗紫色的赛车,简直帅呆了…..”
…….
陆北北看看一旁已经激动不已的方云锦满头黑线,还好一旁的项英荣正沉浸在老哥的花式彩虹屁中没有注意到这里。
“得了,得了,差不多就行了~”
不得不说,看着眼前的二十来辆赛车陆北北是震撼的,就算是没有开始比赛,陆北北都感受到的那些迎面而来的速度与激情。
突然,方云锦指着最边缘上的一辆火红炫酷的赛车惊呼出声。
“北北,你快看,那是不是你家陈绍白?”
顺着视线看过去,果然,那辆跑车的样子和店内展架上的一模一样。
“银翼?”
陆北北呢喃出声。
就在这时,钟七走了过来。
“陆小姐,谢谢你~”
说完,钟七径直对着陆北北鞠了一躬。
陆北北赶忙躲到了一旁。
“钟七,你这是做什么?”
钟七摇摇头,眼圈红红的看着台下火红的银翼。
“如果没有你,老大也许不会来”
原本,钟七去找陆北北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想不到就在一个小时之前,陈绍白竟然开着火红的银翼去了组委会报道,那一刻,他的心中只有漫天的惊喜。
陆北北看着那辆火红的银翼笑笑。
“你别这么说,如果不是热爱,陈绍白也不会来……”
话音刚落,就听身后传来一道尖细的讥讽声。
“呵呵,热爱?如果真的热爱又怎么会阔别赛车整整三年!”
陆北北回头就见一个身穿着火星战队队服的年轻人带着几个队友神情高傲的走了过来,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身材丰满的浓妆女孩儿。
钟七死死的盯着那个女孩儿,满眼诧异。
“薇薇,你怎么会和吴星辰在一起?”
面前的这个女孩儿不是别人,正是钟七的前未婚妻乐薇,也正是因为她玄影才处于这么被动的局面。
只见乐薇嫣然一笑,用丰满的胸部紧贴着吴星辰。
“我本来就是星辰的女朋友啊~”
“你不是和陈肖…..”钟七大惊。
乐薇轻嗤一声。
“那个废物,不过是我利用完的工具罢了!”
钟七紧握双拳,额头上暴露出根根青筋。
吴星辰上下打量着陆北北。
“听说,你是陈绍白的女朋友?”
陆北北扫了一眼吴星辰,故意装作没有听见刚刚钟七的话。
“你谁啊?”
“你!”吴星辰面上升起几分怒气:“还真是伶牙俐齿!跟陈绍白一个德行!”
陆北北不顾陆南淮的阻拦,大大方方的走上前去。
“谢谢夸奖!”
就在这时,方云锦从一旁呼喊着,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北北,你要不要过来看看,那边还有人给这次比赛的选手下注呢!你们家陈绍白是一赔十!”
可刚刚跑到陆北北的身边,这才发现陆北北紧绷着包子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吴星辰几个。
“一赔十?呵呵~薇薇,我是一赔几来着?”
吴星辰面上满是嘲讽。
物理高材修仙記 心如磐石
乐薇睥睨了陆北北两眼:“大家可不是傻子,你是一赔五!”
话音刚落,吴星辰拔高了音调。
“哦,陈绍白和我差这么多吗?”
乐薇得意的笑笑:“可不是~”
通过陈绍白和钟七二人的话,陆北北也曾知道眼前的这个吴星辰,只要是陈绍白在的时候,基本就是个万年老二,所以更加看不上这些人的做派。
她歪头对着方云锦高声问道:“小锦儿,你知道古往今来都是怎么形容那些万年老二吗?”
看着陆北北对着自己眨眼睛,方云锦立刻明白了些东西。
“没听过,不如你告诉我?”
陆北北傲娇的点点方云锦的额头。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记住了没!”
方云锦立刻把小脑袋点的像个拨浪鼓一样。
“记住了!记住了!做老二就得有做老二的自觉!”
话音刚落,惹得陆南淮和钟七等人痴痴的笑了。
反观吴星辰几人这脸上一副便秘的表情。
乐薇气不过,走上前,指了指陆北北。
“你!”
陆北北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乐薇。
“干嘛?”
“你敢不敢拿自己的全部身家押在陈绍白身上?”
陆北北扫了一眼乐薇和吴星辰。
“我又不是赌徒,干嘛要给他下注?”
乐薇嗤笑一声。
“亏你还是陈绍白的女朋友呢,这点儿都不敢!我就敢拿出我的全部身家押在星辰身上~”
陆北北翻了个白眼。
“你愿意输,谁都拦不住你!”
“你!你到底敢不敢!”
“我凭什么跟你赌?”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
原本就丢了面子,眼下又被陆北北怼回来,乐薇摇晃着吴星辰的胳膊,吴星辰皱眉看了看陆北北点点头。
“你要是答应下注,只要是星辰输了他就再也不碰赛车!反之亦然,你敢不敢?”
众人听到这里,抽气声连连。
陆南淮扯扯陆北北衣服。
“妹妹,这可是事关陈绍白的赛车事业,你可不能大意!”
哪知道陆北北一抹鼻子。
“赌了!”
“啊,妹妹,你是不是太草率了!”
陆南淮小声的数落道。
陆北北就像是没听到哥哥的劝说,转头看向方云锦。
“小锦儿,下注的在哪儿?”
方云锦愣愣的指了指后面不远处的一个小台子。
“北北,你真的要赌啊?”
陆北北扫了乐薇一眼。
“喂,大姐,那边可以下注,你还不跟上?”
听到大姐两个字,乐薇气的鼻子都歪了,但也只好跟上。
下注台前。
“什么?你全部身家才两万,你跟我闹呢!”
自己可是拿出了三十万,可陆北北磨磨蹭蹭的才抠出来两万块,还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恨不得扑上去把钱拿回来。
陆北北抬起头,看着下注机上的金额,一阵肉疼。
乐薇越发看不上陆北北的小家子气。
“哦,也对哦,我怎么听说陈绍白这三年里就是一个小小的玩具修复师啊,能赚什么钱?我可就不一样了,星辰次次比赛都是冠军,两万,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陆北北叹了一口气。
“钱少是少了点儿,但是也足够把你的钱都赢回来,到时候你可不要哭鼻子哦”
“你……”
不一会儿,乐薇一行人就被组委会喊走了。
方云锦这才皱着眉头走了过来。
“北北,你玩的太大了!”
每天努力一小時 我只愛吃飯
陆南淮也不赞同陆北北这次的举动。
“北北,你太冲动了!”
陆北北耸耸肩:“反正也吓下注了,你们现在劝我也晚了”
“是啊,陆小姐,你不能拿着老大的事业开玩笑啊,就算是输了,老大也不能离开赛车啊~”钟七只想安安稳稳的让玄影夺冠,一点儿也不想伤害到陈绍白。
陆北北站在回廊下,托着下巴看着远处蛰伏的银翼。
“钟七,你是对陈绍白没有信心吗?”
“我……我当然有信心,只是……”只是积分已经落下这么多,说实话,玄影的赢面很小。
陆北北回头,绷着脸。
“你明知道这次玄影的输掉的几率很大,更知道陈绍白的右手灵活性大不如前,可你还是去找陈绍白来救火,你以为你做的对吗?”
陈绍白当初可是赛场上的常胜将军,一旦输了这把,不仅仅对陈绍白的名声来说是个不小的污点,只怕也会影响他以后比赛的心境。
“我……我…..对不起…..”
钟七沉默了,他从未想到这一层。
紧接着陆北北又转过身拍了拍钟七的肩膀。
“所以,就算是输面大,也要相信陈绍白能赢……”
角落里,陈绍白双手环胸靠在走廊下,看着那个一直给钟七打气的包子脸,觉得他的小家伙好像突然长大了。
就连陆南淮几个也瞪大眼睛看着陆北北的侧脸,似乎不敢相信这是陆北北说出来的话。
“好了,去比赛吧,我有事先走了”
“哈,你要走,出什么事了?”钟七抬起头,急切的看着陆北北。
陆北北皱皱包子脸,四下看了看。
“憋死我了,卫生间在哪儿?”
众人:“…….”
十分钟之后,赛场卫生间外,陆北北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可还没走几步,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紧接着,头顶上传来了一道低沉而又熟悉的声音。
“小家伙,这么急着投怀送抱?”
陆北北抬头就看到了陈绍白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你不是在组委会吗?怎么来这里了?”
陈绍白摸摸高挺的鼻子。
只用五月來愛你 荷舞東風
“我可听说有人为了意气之争把我的职业生涯都赌上了,我再不来,保不齐把我都得输出去了”
“嘿嘿…..”陆北北尴尬的笑笑,自然明白陈绍白指的是什么。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了啦,你就算是输了我也就是赔些钱,跟你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关系?”
陈绍白玩味的看着陆北北:“你的意思是?”
“那个女孩子说的反之亦然谁知道说的是不是赔钱的事儿啊?再说了,我只是赌输了,跟你有什么关系,又没有像吴星辰一样指名道姓的,谁知道说的是谁?”
“……”
真是个调皮的小家伙啊!
陈绍白捏捏陆北北的包子脸。
“你刚刚不是对我还是很有信心吗?”刚刚的那一幕着实让陈绍白记忆尤深。
陆北北耸耸肩。
“司马当做活马医,你会赢得对不对?”
听到这里,陈绍白无奈的笑笑。
啪嗒~
陆北北突然偷袭,亲了陈绍白一口。
“我从下就运气好,刚好匀给你点儿,一定要赢哦~”
陈绍白心中一片甜蜜:“我,我答应你!”
陆北北兴奋的跳了起来。
“太好啦,这下我的钱保住本喽~”
“……”
五分钟之后,一声枪响,比赛开始了。
根据积分吴星辰拍在了第一位,一马当先。至于陈绍白,则因为玄影在最近的比赛中接连失利,位列第三位。
热闹的轰鸣之中,二十二辆赛车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开了出去。
方云锦、陆南淮等人都紧张的看着赛场,反倒是陆北北这优哉游哉的吃着瓜子。
“北北,你不紧张吗?”项英荣好奇的问道。
網遊之逍遙盜賊(塞北的風) 塞北的風
陆北北扫了扫赛道之中,火红色的银翼。
“反正我也帮不上忙,就算是把嗓子喊哑了,陈绍白也听不见,还不如这样,等着他给我把奖杯赢回来”
“这么有信心?”来之前,项英荣就已经看过了这场比赛所有队员的资料,陈绍白有旧伤,并不是很有优势。
陆北北喝了一口茶水。
“当然!”
看着陆北北傲娇的小表情,项英荣突然明白了,也许这样的陆北北才和陈绍白更合适。
就在这时,陆南淮回过头来,幽怨的看着项英荣。
“荣荣,你能不能别这么关心陈绍白,不知道的别人还以为你是陈绍白的未婚妻呢?”
庶女翻身:邪魅王爺請溫柔
“哈?老哥,你在说什么?”
陆北北一个机灵站了起来。
项英荣瞪了陆南淮两眼,陆南淮赶忙改口。
“额……还不是荣荣以前和陈绍白……”
“陆南淮!你给我闭嘴!”
项英荣见陆北北包子脸上都变了,险些都要气炸了,这个木头,就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吗?
突然,前排的方云锦惊呼一声。
“不好,陈绍白被火影围上了!”
陆北北赶忙回头,就见带着火影标志的两辆赛车分别跑在银翼的前后,银翼往哪儿跑他们就追着去哪儿,丝毫不给陈绍白机会。
陆北北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好卑鄙!”
车内的无线电里,传来了吴星辰激动的叫嚣。
“陈绍白,三年前你赢不过我,三年后,你照样赢不过我!”
听到这里,陈绍白面上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他机警的看看左右,突然,就要遇到一个拐弯处,他猛然左打方向盘又紧急调转方向,可后面的追车就不是那么幸运了,哗啦,一下碰在了栏杆上,速度慢了下来。
接连三个弯道,陈绍白的速度越来越快,前面的车手额头上渗出一丝丝的细汗,他知道要挡不住了。
轰轰轰~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轰鸣声,陈绍白竟然铤而走险,斜擦着栏杆将前车跃了过去。
“哇塞!好棒!”
“陈绍白,帅呆了!”
“加油,加油!”
…….
小露一手之后,现场传来了阵阵的欢呼声,走廊下的陆北北也放下了心来。
余光之中,陈绍白驾驶着银翼速度越来越快。
眼见着差距越来越小,原本志在必得的吴星辰神色有些慌乱了。
“陈绍白,你赢不了我的!”
车内的陈绍白轻哼一声。
“能不能赢,终点见!”
一脚油门,陈绍白已经跟了上来。
狭窄的赛道中,两车并行,谁也不让谁,速度越来越快。
就在陈绍白即将超越吴星辰的时候,右手上却突然一阵痉挛,速度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两车又开始并行。
轰轰轰~
两辆车跑了将近半圈,恰好路过陆北北所在的走廊。
“陈绍白,加油,陈绍白,加油!”
一阵少女的呼喊声传入了耳朵,陈绍白面上的痛苦之色逐渐减轻。
还有一圈半,就要到达终点。
陈绍白的视线不由之主的放在了右上方的花斑小狗,此刻的小狗正抱着一只憨态可掬的人偶娃娃,好像都在替他加油助威。
“陈绍白,加油!”
“陈绍白,加油!”
走廊上的陆北北也知道时间不多了,开始卖力的呼喊了起来。
陈绍白微微眯起双眼,手下一阵急速的操作。
化星
嗡~
陈绍白一脚油门,直接在弯道以极其诡异的方式超过了吴星辰的赛车。
“哇!”
“陈绍白!”
“陈绍白!”
……
赛道四周的观众的呼喊声更加激烈。
吴星辰见状加大油门,迎面而上,两车又开始并行。
马上又要到新弯道了,陈绍白的银翼微微领先。
五星城见状气急败坏的竟然直接对着银翼撞了过去。
滋啦啦~
狭窄的弯道,两车并行,风驰电掣般的行驶速度带起了弯道边缘一片火花。
陈绍白的车由于在里面,已经被吴星辰的车挤压到半个车身斜擦着弯道行驶,场上众人不由得惊呼连连。
陆北北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
陈绍白,你一定刚要好好的~
她心里不由自主的替陈绍白祈祷了起来。
吴星辰透过车窗得意的看着陈绍白。
“陈绍白,三年前你输了,现在你也赢不了!”
车速越来越快,马上就要进入一段为了增加难度临时搭建的隧道。
嗡~
陈绍白一脚油门踩了下去,率先进入了隧道。
吴星辰也跟了进去。
狭窄的隧道里,陈绍白和吴星辰驾驶着各自的赛车一前一后。隧道很短,但是却足以让吴星辰疯狂。
他开着赛车发疯似的撞击着银翼,火花四溅,阵阵刺耳的轰鸣声,让人。
由于右手的旧伤,陈绍白几次都被逼上了隧道岩壁,还好之前多年的实战经验,陈绍白都扛了下来。
几次尝试,都未能拦下陈绍白的银翼,吴星辰通红着眼睛,神色有些癫狂。
就快看到隧道的出口了,吴星辰知道,想要像陈绍白踩在脚下,踢出FIA,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
来之前,他就和背后的星火集团立下军令状要一举击败陈绍白。
余光里,陈绍白似乎感觉到一双阴冷如毒蛇一般的眼睛终于按捺不住了。
快了,就快了。
8米,
7米,
5米,
…….
砰~
隧道里,突然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场外的喧闹的观众瞬间安静了下来,纷纷将目光投向隧道。
人魚皇後
方云锦紧张的拉拉陆北北的衣服。
“北北,陈绍白他……”
陆北北的包子脸也有些发白。
“没……陈绍白一定会没事儿的”
话音刚落,只听场内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众人这才惊讶的发现,一辆火红色的赛车一马当先驶出了隧道。
紧接着就是一辆黑金色的赛车也跟了出来,可不知道什么原因,赛车手有些慌乱,竟然直直的向着栏杆而去。
咚~
伴随着这道剧烈的撞击声,赛车停了下来。
火红色的赛车里陈绍白嘴角划过一抹淡淡的冷笑。
虽然三年没有再摸过赛车,但是多年的实战经验让他稳定了下来,所以在吴星辰发起恶意碰撞的时候,陈绍白驾驶着银翼才能反戈一击。
没错,刚刚的吴星辰竟然是想要跟陈绍白鱼死网破,还好,陈绍白反应快,这才凭借着隧道的盲区,将其拿下。
终于,陈绍白驾驶着银翼以遥遥领先的姿势冲到了终点,现场一片欢呼。
依旧在赛道上的吴星辰,看到这里,不甘心的拍了拍方向盘。
后面玄影的队友就像是打了鸡血,也接二连三的超越了火影战队的赛车。
由于陈绍白在比赛中的优秀表现,获得了额外的积分,加上之前的积分,玄影以十分之差,险胜火影,赢得了这次比赛。
比赛结束,陈绍白就从赛场上走了出来,因为他要去见他心心念念的小家伙。没有她的加油打气,也许就不会这场久违的胜利。
可走到走廊里,却发现陆北北早就没了影子。
“北北,去了哪里?”
方云锦捂着脸嫌弃的指了指一旁的下注台前,正激动的拿着计圈器疯狂的算利润的娇小身影。
“可不就在那儿~”
“一赔十,加上乐薇的三十万,在加上奖金池里的这些赌注,天啊,天啊,数不清了……”
陆北北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一对圆圆的大眼睛里满是兴奋,恨不得立刻将下注台打包拎走。
陈绍白无奈的摇摇头。
许久之后,见陆北北依旧不肯抬头,陈绍白这才轻咳了两声。
“二一添作五…….”
听到声音的陆北北抬起头就看到了那张似笑非笑的俊脸。
“你来了?”
陈绍白笑的温柔。
“赢了比赛,高兴吗?”
陆北北点点头,对着陈绍白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当然~不过,如果你能把另外一件事儿跟我说清楚,我会更高兴……”
陈绍白:“?”
宋哲的時空遊記 赤壁之上
陆北北对着走廊下一对璧人的方向努努嘴。
“要不要给我解释解释,我未来大嫂怎么会变成了你前未婚妻?”
“……”
—-《完》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