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xj2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逆天雲霄 線上看-黃泉輪迴夢看書-el0a1

逆天雲霄
小說推薦逆天雲霄
转换时空,谁无心错过了约定;
少年一场梦,谁无情饰演了一场戏;
爱过了,伤过了,一生的梦魇;情丝缠绕梦归红颜乡,谁多情,依笑英雄怀;
相遇了,错过了,追逐一生;谁言我的无心,遗忘
我心遗忘,笑过了,哭过了,谁为谁争战万里,谁多情,醉卧英雄怀;
爱了,恨了,痛了,伤了,我心淘醉;笑了,哭了,累了,醉了谁主沉浮;
爱若多情,我心痴狂一醉千年我心遗忘,谁言我的无心爱了,伤了,恨了,痛了,
你我再见行同陌路,谁愿为谁沉浮,爱恨交织谁能看见我的痴狂,梦碎了,心醉了,谁懂我的心,愿为我沉浮。
“哈哈哈…”云霄悬立于半空清冷的目光中带着疲惫,嘴角勾勒出一抹刺目的嘲讽。
吾动用世间所有的力量所做到的一切竟会将自己彻底的封印隔绝。
云霄眼底露出了无奈,纵然实力已是无人能及又能如何。自己的存在已经威胁到其它生物了,自己走过的星际在无除却自己以外的生命了。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支身一人无限的存在,只有自己一人永远的活着。
“呵,难道这便是所谓的牺牲吗?”云霄有些怔楞,曾经一度的认知似乎全然打破。
看着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虽然不可否认心的跳动,但是终究还是无法弥补那抹寂寞。
那本来早已习惯的寂寞此时竟开始不甘继续处于安静了,一点点馋
食着自己的心,炙热的心跳动着,“砰砰砰……”仿佛是要从胸腔中跳跃来一般。右手慢慢伏在左胸静静的感受着那颗狂跳的心。
云霄慢慢闭上了眼,感受着来自于心的跳动,一种愉悦的错觉慢慢从心口留过。
那是一种与以往所不同的感觉,很是享受这样的感觉似乎很让人着迷,让人不自觉的放松警惕。
猛然咬住舌尖云霄睁开眼睛,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势,脸色越发的阴暗眸子染上了前所谓有的阴沉。
那是一种与以往所不同的感觉,很是享受这样的感觉似乎很让人着迷,让人不自觉的放松警惕。
猛然咬住舌尖云霄睁开眼睛,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势,脸色越发的阴暗眸子染上了前所谓有的阴沉。
云霄单膝半跪倒在地上,低垂下的头上银发散乱而迎风飞扬,无人看得到的暗红色眸子此时正一片混浊再无一丝的清明。
嘴角溢出的血液不得不让人猜测似乎他受伤了。
这真是让人感到震惊啊,这样的人竟然会受伤,那么狂傲的人怎么能容忍一丝的瘕疵。
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是谁伤的?这无人知晓,唯一的便是看着他,承受着他的怒火。
暗红色的眸子中那浑浊的目光下是那如海一般翻腾的浪潮,疯狂的执着那抹无法忽视的不甘心愤怒是那么的明显。
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云霄是存在的,因为早已习惯了他一如既往的无情,所以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怔住了。
“这就是心的献祭吗?”云霄眸光一闪而逝的笑意,右手伏在左胸淡淡的话中带着一丝期待“有点意思。”
“……”不在开口目光中夹杂着些许期待与紧张,他知道这一次或许便是可以证明他存在的意义。
历红尘染思沾情怨了爱,
梦魇劫情若水花依梅迷失了自我,
情丝缠绕魂归黄泉,
雪依落唤花沉浮,
梅恋雪随雪飘浮,
黄泉孟婆苦口相劝,
谁言一生的羁绊,
一路傍徨沦落九幽,
幻起心乱覆辙重蹈,
乱世起,血流无情刀光剑影持于四方,
祸东引,山峦之巅群星璀璨,
夕阳残,红遍半片天,火光四射酒肉乱,
叹九霄九世轮回逆行天,
千年醉一朝梦醒,
离幽梦回乱了九世,
云漂浮辗转年华绝了情,
斩情断欲恨苍天,
一夜驚喜,總裁乖乖就擒 點絳唇
逆云霄十世轮回天注定。
乱了,全乱了竟然是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哈哈··········云霄看着生命界书、书斩逆天和天赐维护大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难怪所有的人都围绕着我转原来我是一个异数,闯进你们世界的异数竟是梦,黄泉轮回梦,孟婆苦口婆心的相劝原来一直以来我都是那个愚蠢的人执着于前世的种种不肯喝下孟婆汤进入轮回偏偏要去闯九幽活在虚假的世界中。
你不准救他, 书斩逆天一脸愤怒的吼道。 女子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他,你怎么可以为他而来这里,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你的眼中没有我。
女子冷默的看着他说”没有的事,我不是因为他,你明白么?”
你还在骗我,为什么到了现在你还是不肯相信我,你还是要骗我么?为什么?”书斩逆天脸上的愤怒渐渐消失,慢慢带着具丧说道。
仇恨女子看了他一眼说”你明白么我心中的恨根本控制不了,尽管我从一开始便知道你的存在,但我从不需要关心,恨的种子在很早就已经存在了。”
“我知道,可是你明知道我对你一直重未改变,为什么你要拒绝我对你的关心。你已经拒绝了所有人的关心为什么我也是其中一个被拒绝的。”
女子沉默,绝美的脸上带着恍惚,漆黑色的眸子低沉红色的衣袍随风浮动,漆黑色的卷发带着一抹蓝。嘴唇上扬淡淡地开口说”我给了你机会,不是么?这里不就是你决定一切的原因吗?”
书斩逆天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蓝紫色的眸子染上了来到这个世界确从未发自内心的笑。这一次是真心的笑,为她绽放的一抹笑容。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云霄和风止隐的战斗终止,云霄看着模糊的身影冷漠的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解.
大雾慢慢消散,模糊的身影展现出来,云霄眸子一闪而过的恍惚随即清明,看着女子云霄本能竟有一种莫名的喜悦,像是和非常熟悉的人重逢一样,很是奇怪的情绪充斥与全身但是偏偏却又不认识他,只是本能感觉很是熟悉.
‘我终于找到你了.’女子看着他说道.
只见女子身穿鹅黄色衣裙,绝美的容颜面无表情.
云霄没有说话看着他冷漠的眸子一闪而过的温柔语气中也在没有太多的冷漠/冰冷说’可否先等一下.’
风止隐抱着婴儿心中有一丝侥幸,原本他应该输了,但是多亏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子,不过看样子他们应该不是敌人,风止隐心中戒备起来,看着云霄身体紧绷随时做好逃跑.
烈一愣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一抹浅笑.
风止隐虚眯着眼看着云霄,他不明白云霄究竟想怎么样,但是他必须做好准备,一定要为自己做好后路才可以动身,风止隐看着云霄灰褐色的瞳孔紧缩,紧绷的身体随时可以做出自保.
云霄看着风止隐眸子一闪而过的冷芒,冰冷的声音中带着一股让人感到阴森的恐惧.是对于死亡的恐惧.
‘风止隐,你以为你真的可以保住他的生命吗?’
听到云霄的话,风止隐皱了皱眉看着怀中的婴儿抬头看向云霄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无法保住我族圣子吗?’
‘哼,爱信不信.’云霄眸子一闪而过的不屑冷笑道.
风止隐看了看婴儿又看了看云霄说”是因为早产的缘故吗?”
”看来你还不笨嘛?”云霄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风止隐想了想疑惑的看着云霄说’这就是你抱走他的原因?’
‘算是吧!’云霄淡淡的说道.
詛咒的密碼 西風肥馬
‘好.我相信你.’风止隐看了看婴儿眼底一闪而过的不舍,走向云霄看着他说’我相信你的医术,既然连轩云教的邪医都败给你,我想有你照顾他我族的圣子他不会有事的.’
‘当然.’云霄看着风止隐冰冷的眸子一闪而过的笑意,然后从风止隐手中抱过婴儿笑了笑.
‘好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告辞了.’风止隐看着云霄抱拳说到.
‘告辞.’云霄点了点头.
絕品神醫
风止隐转身便走“““
‘难道爱上你是一个错?’烈心中暗想,绝美的容颜之上带着一抹邪笑,深情的看着云霄.
云霄看着风止隐的背影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这个人还不错,转头看向女子发现她正在看着自己,金色的面具下微微皱起眉,自己的本能竟没有一丝感到不适,云霄看着他眼底闪烁着疑惑不解.他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对一个陌生的人如此放心.
烈看着云霄低声笑了,漆黑的瞳孔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懂的光芒说’你知道吗?我从没有过像是真心真意的去信任一个人,可是你不同,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便已经注定了与你永远也不会分开的羁绊,你的眼中充满了智慧但是却冷酷无情,像极了是一个没有温度的冷血动物.和我一样的冷血动物但是却不同,你眼底的冷血无情是单纯的无情不夹杂任何一丝情感,而我不同,我的无情是充满了绝望怨恨,’
云霄看着他一步步走进但是奇怪的是似乎他有一种吸引力,云霄不懂只是本能的告诉自己没关系,他可以靠近的不需要警惕因为这个生命中他是唯一一个不需要防备的.
这样的本能让云霄不解,从未有过这样的本能感觉去信任一个人,没有理由的去信任这让云霄感到不妙,因为他不想去放下戒备去信任,可是本能是无法抗拒的,哪怕是他抵抗着本能去戒备,仍然会忍不住放开戒备. 这一点让云霄心中吃惊不已.
烈看着云霄笑了,这是他自重转世投胎之后从未有过的真心笑容,迷恋他的气息无法自拔的爱纵然是寻找不到他的时间里,依然深深地迷恋在记忆之中.
烈看着云霄说’如果爱上你是一个错,那就让我错下去吧!’
云霄皱了皱眉看着她说’你认识我.’
‘呵呵……纵然是错我也不会改变,爱上你无怨无悔哪怕是一路的错下去,我也心甘情愿就让错持续下去吧!’烈看着云霄笑着说道,痴迷的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舍.
云霄眯起眼看着他说’你究竟是谁?’
‘忘了,你怎么可以忘了,不可以绝不可以纵然是你忘记所有,也不可遗忘记我,忘记我的存在.’烈看着云霄摇了摇头说道,泪顺着脸颊划过美丽的眸子镀上薄雾,手指轻轻颤着看着他说’不论你是否忘记所有,你都必须记住我,唯一不可以忘记的便是我.’
云霄看着他冷漠的眸子带着迷茫,眼中慢慢映出颤抖的手浮在金色的面具上,云霄并没有阻止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本能的让他去相信眼前的人是不会伤害他的,非常的强烈无法控制的信任.
契約情人:惡魔的寵兒 袁朵朵
面具揭下的那一刹那,云霄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让他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烈.’
‘什么?’列一脸惊喜的看着云霄说’你叫我什么?你记起我来了是吗?’
云霄看着他很久之后说’对不起没有了解药.’
烈看着他笑了,抱住他说’谢谢.还记得我,我想解药不需要了,这样挺好的.’
云霄看着烈本能的直觉让他无法控制的开口说’你受伤了.’
‘没关系.只是一些小伤而已,不碍事的,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调息好.’列摇了摇头笑着说.
云霄点了点头说’没事就好.’说着不动声色的将烈从他的怀中推开.
烈愣了愣没有再说话,眸子暗了暗向后了了一步,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不该的,怎么可以奢望她会有情呢?她若有情那就不是他了.
云霄感到很奇怪,但是在那一刹那闪过的画面的片段中可以知道应该只是认识的.毕竟两人之间感觉很是陌生,熟悉的陌生.云霄眼睛一闪而过的迷茫,他不懂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奇怪,这枚戒指是从何闪烁起的为何我一直未曾发现?’云霄眸子一闪而过的疑惑但是他并没有去想反而是皱起眉低声喃喃’上次是一个即死之婴这次会是什么呢?’云霄眸子一闪而过的冷笑便随着戒指闪烁的强弱来到了杨公密室.
魔门的特殊奇物,为邪极宗一脉相传的黄色晶体,是初代邪帝谢泊挖掘古齐国境内的陵墓所得,谢泊经多年钻研,终创出一种把元精注入晶球的方法,但却未领悟提取元精的法门,后来历代邪帝临死前,将毕生元精灌注其中,所以,此一晶体蕴含了共十一代邪帝的元精及各种杂驳不一的真气,唯有直到向雨田修练道心种魔大法时,才悟出提取舍利元精之法,起初在大唐双龙传提到由向雨田让四大邪恶弟子争夺,在边荒传说则叙述其来源。
大名鼎鼎的杨公宝藏就在长安,而且秘藏宝藏的地方更有四通八达通向各处的地下通道,云霄眸子闪了闪.
邪帝向雨田邪帝舍利其实是放在杨公宝藏最核心处:藏宝地下室机关总枢纽室的中央石桌下。
邪帝舍利,邪极宗的特殊奇物,为黄色晶体,魔门称之为”圣舍利”。为历代邪帝临死前将毕生功力灌注其中,所以,此一晶体蕴含了数代魔君功力。之后,遭受正邪各大高手争夺,最后被邪王石之轩得到,但其中元精早已被向雨田吸收为延长寿命之用,石之轩入手前也被寇仲、徐子陵得手吸收部分元精,虽然石之轩得到邪帝舍利时内中元精已被消耗大部分,但仍助他功力大进,消弥人格分裂的问题,使不死印法回归完美境界。
云霄眸子一闪而过的冷芒冰冷的眼睛看着邪帝舍利眼底一闪而过的寒芒。右手抓住舍利随即,云霄眸子一闪而过的晃神’该死,这是怎么回事?’云霄眼底一边冰冷,身体的温度真在慢慢降低,发染上了银白,漆黑的瞳孔上覆盖上了一抹血红,云霄本能的危机感让他毫不犹豫的取出了匕首将右臂斩断,没有他的控制舍利掉在了地上,右臂与邪帝舍利掉在了地上右臂消失在了空中,阴冷的气息围绕在云霄的周身, 看着舍利云霄冰冷而又无情的眸子杀机一闪而现生之气尽数被吸收殆尽,使得原本死之气 本就比之生之气要强胜不少现在直接将生之本源压制,是他瞬间转变,云霄眸子阴沉冷冽的眸子爆射而出杀机,手中凝聚死之气一把将舍利吸进手中.
果然不出所料,舍利并未吸收死之气,云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经死之气全数输进舍利之中,然而意外突然出现,突然出现的人让云霄分心,一心多用黑色的雪花凭空出现在密室中带着一股阴冷的气息飘落在石板之上,极强的腐蚀让他们望而止步,云霄冷冷的看着舍利血红色的眸子妖异的一闪而过的恍惚.
未來之元能紀事 幻鏡真人
恍惚间他仿佛走进了一个神秘之地,枫叶飘落,大地一片火红入火海一般,白衣飘扬箫声悠扬婉转,红色的雨水洒落人间,梦碎人醒天劫之外如血海如红毯,一抹白色在红色潮海中是如此的显眼有如此的格格不入,天际之巅是出口亦是死亡入口,如此天劫如此幻术是为迷惑心智亦是为辅助其恢复记忆.
一袭黑衣袍,银发曼舞,修长的身体格外瘦弱,白玉般完美无瑕的手轻轻把玩这匕首,金色的面具下那双冰冷而又无情的眸子泛起一抹诡异的嘲讽,天越来越暗,冷冽刺骨的寒风让云霄从晃神之中清醒.
‘烈,你疯了,在这样下去你会死的.’焰察觉到烈的气息开始紊乱大惊之下找到她看见她正在施法,瞳孔紧缩看着列想要阻止.
‘我不在乎,这是我活着唯一存在的意义.’烈回头一看发现焰赶来了,笑了笑说道.
‘烈,不可以,这绝不可以,相信我你的存在绝不只与为他重塑肉身这么简单,所以不要伤害自己了好吗?烈.’眼看着烈做这种愚蠢的事焰感到十分愤怒,但是他没有办法只好劝他.
‘那你告诉我还有什么,我存在的价值究竟是什么?’烈一怔疑惑的说道.
‘烈,你忘了,你的存在意义,你忘了我们是因为什么而跟随与你,你忘了我们跟随在你身边的最终目的,你怎么可以爱上她呢?烈你太贪心了.’焰没想太多只想暂时稳住烈,试图让他分神.
‘你胡说,这怎么可能我没有,焰我没有我只是想让他记起我而已,难道这也使一个错吗?’烈摇了摇头说道,眼底一闪而过的痛苦.
‘烈,你变了爱让你丧失了理智,让你忘了你存在的根本,忘记了所有.’焰惊讶极了,从未想过烈会爱上她.惊讶之余是愤怒看着烈冷冷说道.
‘不,我没忘,焰我没忘,我知道一直以来我的存在只是为了她,我知道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让她更好的活下去,这些我都知道,可我不能忍受他将我遗忘,你知道吗焰?我真的不想让他遗忘我.’烈焰眼底露出悲伤随即坚定的看着焰说道.
‘烈你忘了,你忘了他对你的保护,对你的包容,你根本就不明白他并没有让你挫她的替身,他把你看成了另一个他,一个有感情却又无情的存在,因为他只一个真正无情之人,所以他选中了你,因为她需要了解无情是否真的就是没有感情.烈你的心太乱了,你不该爱上他的.’焰看着烈焦急地说道,看着烈的气息越来越弱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焰.或许我真的错了,可是我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我只能继续错下去.’烈看着焰笑着说,唇角上一抹的血丝,眼中慢慢流出血泪,七窍流血的特征慢慢从她的身上显现出来.
‘烈,现在收手还来得及.’焰看着烈心中一惊急急说道,她不想让烈走上绝路.
‘不,焰你不明白,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开始了,根本来不及了,再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九幽之门已经开启,记忆之体已经出来了,晚了现在已经无法阻止了.’烈摇了摇头眸子一边死灰看着焰说道.
在天地最南方,有这样一个鲜为人知的大陆,这里生长着一个部落,他们从小生长在这寒荒大陆,这里常年被冰雪覆盖,千万里银装素裹,除了白色之外,天地一片鸿蒙,天际时常飘荡着雪花。
寒风刺骨,吐气成霜,劲气如刀,飞雪破空这似乎便是来形容这寒荒大陆的。在这茫茫的雪原之中,他们的食物寄托于雪之神的怜悯,他们祈求于雪之神赐予的生之希望,他们的坚强是无法想象的,他们顽固的信念是来自于雪之神的怜悯他们可以为了食物杀食一切包括他们的同伴,他们是最为冷血的部落,在这里可以看到最为纯洁的杀戮之心,只为生存的纯洁信念无一丝杂质。
天际突然破空而现一道闪电,随之而来的是乌云滚滚,刺耳的破空声闪电迅速的闪现,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这一切都将预示了雪之神的愤怒,他们将要停止享用食物。
暗云涌动,快速的朝一个奇特的方向涌动汇聚,天地异变瞬间一片寂静,狂舞的雪花突然安静了下来,仿佛畏惧九幽魔神一般纷纷过藏了起来。九幽魔神是这个部落避而不谈的禁言,他们对于九幽魔神望而止步听而丧命。对于雪之神他们是尊敬的但同时也是畏惧的,相对于而言九幽魔神他们更多的是胆怯、害怕、恐惧,因为没有人会希望被九幽魔神眷恋,这意味着被雪之神的抛弃同族的扼杀。
众星云集是梦是醒是真是幻一切虚无,踏步天际优美的步伐快速而又急切越来越近,梦一场一切缘起缘灭,一双漠视一切的墨红色的眸子,如瀑布般银白色的长发无情冷酷的脸上扬起一抹轻笑,语气带着无比疲倦与兴奋,飘荡于真实与虚幻不断转换的九幽眸子带着一抹不解迷惑,’这就是命吗(?永无止境的轮回梦,永远无法摆脱的梦轮回吗?九幽^_^O(∩_∩)O哈哈~’白玉般修长的手紧握指甲陷进手心肉里他仍然毫无知觉,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浅笑,在阳光的照耀下竟给人一种脆弱仿若随时会消失.致命的诱惑早已深入灵魂,无法沉淀早已融入,圣洁的眸子带着高傲收敛的残忍确是带来了无尽的孤独,拥有着无人可击的实力与天道下无尽的羁绊,是对命的纠缠是对生的缠绕是无尽的牵绊永恒的掌控.
银白色的发随风飘扬在空中,墨红色的眸子深不见底,阴寒的铁链在风中发出呜呜声响,面无表情的脸上慢慢印上一抹诡异的黑色符咒铁链慢慢融入空气中消失不见,风静止云雾涌动将他笼罩,墨红色的瞳孔一闪而过的冰冷.云霄抬起头轻笑悲凉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泯灭天性消散灵魂驱逐意识,融合天道侵进混沌离分能量,转化重生凝聚欲望封印情感成就无上情锁.
云霄眸子闪了闪看着眼前一切眸子一闪而过的嘲讽冰冷的气息随着他情绪的不稳定而荡起一层层诡异的波纹,每一层波纹离体碰到空气都会凝结成冰碴.突然云霄眸子一凝冷冷喝道’什么人?’冰冷的声音中加杂着丝丝杀机.
‘是我.’男子慢慢显露出身影看着云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挑了挑眉说’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惊讶于云霄此时早已经是气息紊乱灵魂虚弱意识薄弱.
‘你是?’云霄眯起眼看着他一怔,熟悉的感觉让他感到疑惑,看着眼前的男子他始终感觉到一股非常熟悉的感觉但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怎么,混沌之界一别你就将我直接忘记了吗?’男子嘴角勾着一抹轻笑淡漠的眼神中带着一抹无奈.
‘““““`’云霄皱起眉想了想疑惑的看着他说’混沌之界?我认识你吗?’
‘你该不认识我吗?幻之无情唯一的传承者.’男子勾唇邪魅一笑,冷漠的眸子一闪而过的笑意.
‘是你.’云霄慢慢想起来了,看着他惊讶的开口说道.
‘你想起了.’男子笑了笑.
寵妻成癮:總裁你咋不上天 顧三
‘你可是混沌天主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云霄笑了笑说道.
‘别这么说嘛?这次我就是专程来找你的.’男子看着云霄说道.
‘哼,你来就是来看我变成这样的吗?’云霄抬起头眼中一闪而过的恼怒冷冷的说道.
.
‘啧啧,你可真绝情,我想试着中型载客活的人吗?真是的.’
‘啊…….’发瞬间灰蓝,冷漠的脸上此时泪流满面,目光无神灰色的衣衫上染上了血,浑身不断颤抖,半跪在地人浑身散发着嗜血的血腥气,无神的眸子泛起了疯狂,冷然得面容上一片狰狞,灰蓝色的发随风飘扬,疯狂地杀伐,血染大地暗红色的衣袍之上还在滴着血,疯狂地眸子染上了绝望,倾尽一切尸横遍野苍白而无力的事实.’呵呵…….’低声笑着,灰蓝色的发渐渐变浅变成灰色,深不见底的眸子染上了修罗的笑,是决断一切亦是杀戮的开端,是属于修罗的路,一条不归之路.
恶魔一般的存在,面无表情,漆黑的瞳孔看不出任何情绪,是为杀伐亦是心中执着,偏执一生的意念真正打破命格打破规则与混沌一样强大的男人.自信傲然霸气冷然无法抗拒的存在.混沌天主永远不惧命格所限,偏执而又抗拒着一切情感纠葛.
‘怎么会这样?’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