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lem優秀玄幻小說 最後一張符留給我 txt-第二百三十章 殺什麼看書-qeir4

最後一張符留給我
小說推薦最後一張符留給我
尸体动了,准确的来说是介动了,它速度极快,身影若有若无,虚实难变,化作半道光影朝着冯揍日杀来。
“卡蹦…”
人马骷髅威风凛凛,长枪划过一道弧线,尸体血盆道口大口咬在枪杆子上,牙都崩掉了几颗,绿色的粘液渗透在枪杆子上,顺势而流。
近在咫尺,介的速度太快,冯揍日压根都没反应过来,他与尸体面对面,场面有些滑稽,可冯揍日却笑不出来。
盛寵皇妾
“尼玛的!”冯揍日骂了一句,这货是想要吃了自己,当机立断,割破手掌,一巴掌拍在了尸体的头上,五个血指印在尸体的头上。
介眼珠子翻白,它用力朝前撕咬,可是却丝毫动不得人马骷髅长枪。
“尼玛的,还不服…”冯揍日的手火辣辣的疼,烈火焚烧,血如刀割,冯揍日茂了大力气又是一个巴掌。
“咔嚓”
尸体头骨盖碎裂,眼珠子浑然落地,场面惨烈血腥,不动了,尸体死气沉沉失去了生机,咬住长枪的血盆大口也渐渐松开了,蹦碎掉的牙齿落在了地上尸体的身上,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就,这么就结束了?”冯揍日脸色白的吓人,失血过多,两场战斗,一场无意识血液沸腾流失无数,一场似乎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咔嚓…咔嚓…”
冯揍日有些恍惚,他体力逐渐的下降,血液不断的从身体流淌开外,就在几乎晕厥过去的时候,四周响起了碎裂的声响。
冯揍日打起了精神,大黑狗背着张雅陈思彤护着他右侧,身体变大数倍,大黑爪子拍碎数十道迎面而上的尸体。
出嫁從夫:老公很欠抽
人马骷髅后蹄子仰起一撅,踹飞粉碎数道尸体,长枪横扫斩断迎面扑来的复活死尸。
尸体太多,教学楼顶层的尸体几乎都活了过来,尸山尸海,场面煞是壮观,就连人马骷髅脚下踩碎了的尸体都活了过来,顶起了一座尸山,人马骷髅站在山峰之巅。
大黑狗动了,尸体太多,又杀不死,撕碎了又重组,拍碎了就算有一根手指也能粘连起来,这样好下去不是个事。
它也是第一次接触邪灵介,狡诈难对付,不漏本体,看起来比传说中的更为诡异神秘。
大黑狗撕开尸山尸海一道口子,人马骷髅黑气缠绕,长枪横扫千军,以一己之力敌四方死尸。
真的不是伙伴吗?大黑狗感受不到伙伴的气息,不过看着人马骷髅全力以赴的保护冯揍日,心有所动。
来不及多想,冯揍日已经晕厥过去,大黑狗出手朝着冯揍日捞去,保冯揍日要紧。
“铿…”
长枪抵住大黑狗爪子,它完全是下意识的,马蹄践踏破碎来犯死尸,骨手挥出锋利无比,割碎切破疯狂死尸。
大黑狗愣住了,这骷髅不分敌我,只要来犯冯揍日的,它都一一挡下。
不能再党搁了,尸体多如牛虱,人马骷髅看似神勇无敌,所向睥睨,可是它的骨已经染上了尸体所吐绿液,咬开多处裂痕,甚至右手的骨指咬断了三支。
大黑狗眸瞳紧缩,黑紫色气璇弹开周围死尸,诡异气息变动浮空,化作一只咆哮天狗,虚影一出,风云动,天变,皓月失色,风停云散。
女總裁的近身高手 伊秋楓
追捕財迷妻:爹地來了,兒子快跑
“杀…”
大黑狗咆哮九天,秘术腾出,虚影所到之处尸体撵为肉沫,骨粉混淆一起。
人马骷髅无惧,手持长枪,驮着冯揍日挺身而立,迎战而上。
“主人,我终于找到你了,让我……再为你一战!杀…”金戈铁马,气势夺天地造化,杀气黯然,日月星辰都跟着失去了色彩,声音沧桑尽显无尽忧伤,人马骷髅口吐人言,不畏大黑狗法化虚影。
“杀!”
人马骷髅短暂的恢复了意识,再一次的开口,混元音扩散,大地都跟着颤抖。
乱了,学校乱了,惊恐声,喊叫声,房屋晃动,所有人都以为地震来临了,逃出宿舍,找了空地。
所有人都惊恐,默不作声。
然而无事,并没有想象出来天塌地陷,平静的操场站满了人,黑压压一片。
“那是什么?”
突然有人惊叫起来。
所有人看向了天际,金光闪耀一尊身披金辉战甲,手持漆黑长矛的上半身为人,下半身为马的生灵,迎面咆哮征战紫黑吞天含月大狗,两者杀的难解难分,遮云蔽日,飞天入地。
景帝紀事 非言非默
片刻,金光暗淡,人马金光消散,天狗胜了,它夺步而走,硕大的爪子抓向了冯揍日,扔到背上转身。
人马骷髅败落,它敌意大黑狗,不分敌我,为保冯揍日使出浑身解数败下,骷髅眼眸闪出光亮,不甘心你,却又无奈。
“主人…”
一声惆怅源远流长,夜空回荡,沧桑尽显。
人马骷髅极速落下,淹入尸潮之中,那些尸体蜂拥而上,仅仅片刻,人马骷髅便被淹没其中不见了踪影。
“小黑,救它…”
冯揍日尽力的睁开双眼,他心神而动生出一股悲凉,这人马似乎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他说不清,道不明。
冯揍日说完话晕了过去,趴在大黑狗的身上没了动静。
“冯揍日,你怎么了,冯揍日…”张雅急忙抱起了冯揍日,他呼唤着冯揍日的名字,此时的冯揍日脸色白的吓人,呼吸微弱。
NBA超巨崛起
半空之中,老兔子啃着胡萝卜面无表情,它通黑的双眼闪烁雷电,没人知道它在想些什么,转瞬间,老兔子没入黑夜之中消失不见了,根本没打算出手。
“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都看到了什么?”
麻衣相士
“谁能给我解释,我是在做梦吗?”

校园的操场乱成了一团,惊呼声,喊叫声,整个洛大乱成了一团。
老师不再组织学生,他们也陷入了迷茫之中。
“难道真的是世界末日来临了吗?”
“预言真的是真的了吗?”
“天桥鬼门关的后续?”

有人联想到了天桥鬼门的风波,更有甚者延续世界末日论,洛大的学生顿时陷入了无限的紧张之中。
暴君 風弄
操场变得更加混乱,鬼哭狼嚎,如临末世。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