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e4w超棒的都市小說 重返1990 txt-第六十七章 二位老闆讀書-dnao8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
“你看够没?”
龙烟柔心里扑通扑通跳着,她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被这个十八岁的臭小子弄得心绪不宁。
陈东青被她这么一喝,只能尴尬笑笑,却有些奇怪。
怎么龙烟柔这次喝声,这么温柔,甚至说不上是呵斥,倒更有点撒娇的感觉。
南方精工和远方材料的二位,见了这一幕,也都尬笑了几声,他们从心里认定了,这陈东青和龙烟柔,必定是有一腿的!
龙烟柔努力想平息下来,但又忍不住想起昨晚的事情。
昨晚,她觉得自己让人抬走陈东青,丢到酒店门口,似乎太过分了,正想找他道歉一二。
在打听陈东青落脚处时,遇上了那个名叫孙姐的风尘女子,在那人指引之下,她得知了陈东青和钱大风互殴的事情。
和警局交涉,不是一件小事,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带人去了看守所,用自己的身份,救了陈东青出来。
当时的陈东青,一身的西装,都染上了泥尘,脸上也都花了,看起来就跟路边的乞丐似的。
錯婚誘情:總裁請節制 縱裏
不知是被打晕了,还是怎么的,当时怎么也唤不醒他。
可陈东青……嘴里却一直念叨着一个名字……
“龙烟柔,龙烟柔……”
他竟这么念叨了一个晚上!
龙烟柔将他带回龙家,带到了客房,让管家帮忙给陈东青脱下那身脏兮兮的西服,然后龙烟柔自己就坐在床边,静静看着他……
默默听着陈东青,一遍又一遍的嘟囔着自己的名字。
最终脸越听越红,似乎心上的琴弦,被不停地拨动着,散发着悦耳的音乐……
自然,这些事,陈东青自己是一无所知。
他现在脑子里,都是那钱大风的丑恶嘴脸,等他复仇成功,那钱大风的猪头脸,肯定就变成卤猪头一样难看!
“咳咳……”
龙烟柔又清了清嗓子,认真严肃地说道。
“二位老板,我们刚刚简单说了一下条件,相信对二位来说应该都不是很难吧!”
真龍五絕
“如果可以,我希望尽快能完成,我的这位朋友,受到了钱大风的欺负,我们龙家不屑对付他,但是他对我们朋友下手……”
“那还是得给他一个清醒的巴掌,让他看清楚,这龙市不是他横着走的!”
逆天狂妃:廢材四小姐 懶顏
龙烟柔说完这话,昂头傲视了一眼,那南方精工和远方材料的老板,赶紧答应下来。
“是是是!我们知道该怎么办,不会让龙小姐失望的。”
全能鍛造師
“对对对!龙小姐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欺负我们的朋友,那我们也不可能给他好果子吃!”
说着说着,二位老板不约而同地拿出了一块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似乎对龙家真的颇为忌惮。
“陈……东青,接下来需要干什么,由你和他们说吧,我累了,聊完就赶紧走,别在这里久待,碍眼。”
龙烟柔起身,慢慢走到楼上,给几人留下一个高冷的背影。
但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刚刚连陈东青的名字都不好意思念出来,再和陈东青久待下去,她真怕会在人前做出些丢脸的事情。
不过,陈东青现在倒是兴致勃勃,既然龙烟柔把话都放这了,要这二位帮忙,那么他可不能放怯,要好好的谈谈啊!
隨身帶著個宇宙 囂張農民
他坐到龙烟柔刚刚的位置,能感受到龙烟柔留下的体温,还有那种淡淡的幽香,跟他在床边闻到的一样。
陈东青对着倒没多想,而是搓搓手掌,看了看面前的二位老板。
“俩位老板好,我叫陈东青,是个不出名的小弟弟,以后请二位多担待。”
那俩老板可不敢把陈东青当小弟对待,连忙摆摆手,又异口同声地应答道:“不敢不敢!陈老板抬举了!陈老板抬举了!”
“有什么用得上我们的地方,陈老板尽管提!”
霸道總裁,別來無恙!
那俩老板一说这话,陈东青可就不客气了。
“那好,首先是南方精工的胡源老板,我现在……需要两条,加工速度最快的制衣流水线,价格方面我预算在二万左右,如果超过这个数的话,那最好能租给我吧。”
二万!
那个南方精工的胡源,满头大汗,刚刚陈东青不在的时候,龙烟柔就说过,陈东青的预算是不太够的,叫他们看着来!
这是他们对龙家的态度。
如果是他们家最好的流水线,按市场价,差不多得八万一条,按照成本价,那也得……四万多块,现在陈东青张口二万!
偽鈔帝國
詭案秘檔 流玉
極速大腦
要是租的话,这个价格倒是可以租个一年。
胡源擦了把汗,但是一想到龙烟柔,他只能笑呵呵、咬着牙答应道。
“这个价码,算友情价的话,可以给两条流水线,多的……就真不行了。”
“行!我等下给你留个地址,你就帮忙送去安装,需要多久?”
“算上运输和安装的话,后天就可以。”
陈东青点点头,这年代的流水线价格,他不怎么清楚,但是很清楚,现在的流水线和三十年后的流水线完全是两样东西!
90年代的流水线,大多数相当于一条运输带,很多地方都是需要人工处理,要说和人工相比快在哪里,自然是在布料剪辑上。
套路的处理一遍布料,然后利用机器裁缝一遍,便能做出一件T恤。
三十年后,比较常见的喷涂染料技术,在90年代发展还不行,一般都是用不同颜色的布料,通过裁缝之后,做出不同的花纹。
捉鬼班
这时候的横条纹衣服,便有许多是用这种方法制作,还在不久之后掀起潮流。
往这个方向一细想,陈东青便扭头对林一红说道。
“那么远方材料的林老板,我想先要两百斤的红蓝白三种不同颜色的棉布,以来试试机器,如果可以的话,后面就会进更多些,希望你能开个合适的价格。”
合适的价格?
林一红看了一眼旁边的胡源,牙关也打起战来。
这合适的价格……不是在考验他吗?
他大概知道一条流水线得多少钱,胡源既然愿意以四分之一的价格卖给陈东青,那他若是价高了,可不好跟龙烟柔交代啊。
最终,思前想后,林一红报了个价。
“陈老板,那俩百斤布料……纯当我送你试试机器,如果合适,那后面的我就给你算三毛一斤,你看看怎么样?”
陈东青一口答应:“好!”
这棉布价格,陈东青还是清楚的,他知道现在在南方的布料价格还是挺高的,有时候都会到差不多五毛一斤。
成本一下子又减少了不少!一旦做成衣服,这三毛便翻个几十倍,这可是暴利啊!
陈东青只顾着自己高兴,完全没发现,二位老板的脸色,都快变成青色了。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