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4gc人氣都市小說 飛昇不是罪 ptt-第一百零八章 化形妖修熱推-mk5g9

飛昇不是罪
小說推薦飛昇不是罪
“哦?”
谭松闻言露出恍然的神色,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不知能够便宜多少?”
“好吧,六百灵石给师兄你啦!”老者一幅亏了血本的样子,满脸肉疼的说出这个价格,但是却发现谭松只是笑而不语的看着自己,那笑容怎么看都怎么可恶。
“好啦!怕了你啦!四百灵石师兄你赶紧拿走吧!”老者一咬牙,终于再次降低了两百灵石,示意谭松拿了东西赶紧走人,好像自己真的是亏大了。
但是谭松却迟迟没有动手的意思,还是一幅笑盈盈的看着老者,这个动作让此老心里有点发毛,不禁猜想,此位不会是想仗着修为明抢吧…
“师弟,不知道你这融穹炉上三百灵石的标价还算不算数?”就在老者几乎要暴走的时候,谭松终于开口说话了,一开口就差点把老者惊的一个沧浪。
“啊?”
老者当即惊呼一声,暗道不好,自己平日闲的没事干,你说往那炉子上贴哪门子标价呀!这下真的是老脸都丢尽了!老者心里那个憋屈呀!悔不当初。
“啊哈!算数,当然算数,这个融穹炉就是三百灵石!”老者打了哈哈说道,但是一张老脸却闪过一丝异样的红晕,显然此刻是尴尬之极呀。
冷王絕寵:王妃請當家
花間一壺酒 老白兔
谭松见状只是笑笑,并未说什么,放下三块中级灵石,就收起融穹炉飘然离去,径直走进那写有丹字的通道之中。
等到谭松的身影彻底消失以后,那老者才一跺脚,把桌子上的一堆丹炉一收,一幅气急败坏的神色,但是下一瞬间,此位就把丹炉再次取了出来。
一挥手,老者把一个丹炉上的标价往下一撕,手指一弹,那张写有四百灵石的小纸条就被弹飞在空中,然后“扑哧”一声。
老者伸手一个火球就把那尚未落到地上的标价条化为飞灰。
已经走在通道里面的谭松,收回神识,一阵摇头苦笑,便不再理会,直接走向十六号丹房。
来到十六号丹房门口,谭松抬头打量了一番那厚重石门上的方形沟槽,然后取出白发老者给予的禁制令牌,伸手把其按进了那沟槽之中。
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声响,那重过万斤的的石门便自行徐徐打开,谭松并没太过意外,一招手取回禁制令牌,抬腿走进了那丹室之中。
里面的空间并不算大,长宽约四五丈的样子,除了屋子中央有一个阵法和一块蒲团之外,竟是再没有其他装饰性的物品。
谭松围着石室中央的那个阵法转了一圈,在阵法四周分别有四个仰首的龙头,那龙口中丝丝炎热气息挥发出来,使得整个屋子的都暖暖的。
这四个龙头想来就是那地火的喷嘴了。四个龙头分别对准了阵法中央的一个平台,平台之上凭空悬浮着一个青铜色的丹炉。
虽然已经来到了炼丹室,但是目前谭松并不准备立即炼丹,应为要准备的东西实在太多。谭松之所以提前就来到丹方,也正是因为此丹室之中,石门一旦关闭,没有钥匙谁也无法开启。
自己现在身上秘密颇多,在那符术房行事,谭松始终觉得没有安全感,所以这才不惜多花一些灵石也要来到这丹室,这样至少保证了自己身上的秘密不会被人发现。
谭松在蒲团上坐定,手上白光一闪,那琵琶珠赫然出现在手中,谭松神识微微探入其中,脸上露出一丝莫测的笑容,但是下一刻,谭松的身影陡然在丹室之中消失不见。
穿越世界的修煉者 逍遙道尊
原地之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黄色珠子,其他别无他物,仿佛谭松这个大活人从来就未出现过在此地一般,气氛实在是诡异之极。
婚途漫漫
而此刻的谭松却是已经来到了蛮荒古境之中!
这也是谭松这一个月来,研究琵琶珠得出的新一项功能,就是自己的身体可以进入此珠之内,此刻的谭松正站在蛮荒古境内层的巨塔建筑下。
根据记忆辨认了一下方向,谭松便直接身法全开,向着古境内层的峰顶上行去,虽然此古境被收进了拳头大小的琵琶珠之中,但是其内部的大小却丝毫未有变化。
谭松这一行就是两天两夜之久,其中沿路没有遇到任何妖兽,想来已经是没那些试练弟子屠杀的差不多了!
直到翌日傍晚,谭松已经来到古境内层的半山腰,此时终于有一些高级妖兽出现,着实把全副武装的谭松吓了一大跳。
但是谭松最后发现,原来只是虚惊一场,那些妖兽应该是那蛮荒古境的原来的主人留下看守药园的,现在自己成了蛮荒古境的新一任主人,那些妖兽果然不再攻击自己。
谭松敢确定,之所以造成这样的结果,绝对跟自对琵琶珠滴血认主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虽然谭松现在可以控制琵琶珠把自己传送到蛮荒古境的任何一个角落,但是谭松仍然不敢直接传送上山顶,毕竟现在才刚刚接近山顶,五级妖兽便频繁出没。
那些妖兽目前并没有主动攻击自己,但是也不会听命于自己,甚至其眼中那种敷衍神色都是那么拟人。
谭松唯有摇头苦笑,看来这些畜生对自己这个练气期的菜鸟主人并不怎么感冒呀!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呀!谁叫谭松修为不济呢!
敷衍归敷衍,谭松可不会主动去惹的这些妖兽不快,毕竟,只要人家一翻脸不买自己的帐,面对这些强如筑基真人的家伙,自己只有陈尸的下场。
五级妖兽就这样不给面子了,那山顶之上的六级甚至七级妖兽会不会丝毫面子都不给,甚至伸手将自己撕得粉碎?对此谭松心里可是一点都没底,所以还是没敢直接控制琵琶珠传送到山顶。
谭松准备徒步慢慢走上去,只要沿途的高级妖兽稍微有瞄头不对,自己立马控制琵琶珠传送出去,不然自己一下子就传送到山顶,如果估计失误,以六级妖兽的恐怖恐怖实力,自己根本没时间反应过来就被撕碎了!
史邁利三部曲:史邁利的人馬
一路上,谭松提心吊胆,但是在快要到山顶的地方,谭松陡然发现山顶之上并没有自己想象当中的六级甚至七级妖兽,整个山顶之上白雾袅绕,鸟语花香,一派仙家景象。
这倒是大出了谭松的意外,自己明明用神识查探过山顶的情形,跟眼前的完全是两个世界呀!难道眼前的是幻阵,还是说自己神识查探到的是假象?
“道友,你终于来了!”
正当谭松准备再将神识探入琵琶珠,查探究竟之时,空中陡然说话声响起,这突如其来的异变,差点没把谭松吓死!
“谁?”
谭松当即警惕之心大气,金光符、红线剪已然在手,一幅如临大敌的模样,但是环顾四周空空如也,唯有山风阵阵,流云来生,哪里有半个人的踪迹。
“道友是在找我吧?”
陡然背后说话声响起,谭松感觉到有一物已经落到了自己的肩膀之上,当即大惊,根本没有考虑,一甩手就把红线剪向身后祭了出去,同时脚下一发力,整个人硬生生向一侧挪开丈许距离。
这时,谭松才来得及细看场中的情景,这一望之下,简直是骇人听闻!
只见,一位儒生装扮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场中,而自己祭出的红线剪此时正被对方把玩在手上,一幅饶有兴趣的样子。
谭松只感觉口中发苦,背后一阵飕飕发凉!
赤手空拳就可以握住自己祭出的法器,谭松实在想象不出来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还不错,只可惜再好也只是一柄顶阶法器,没有经过你们人类修士真元的培炼,根本发挥不出什么太大的威力,和法宝一比就逊色多了!”
那儒生修士咧嘴一笑的说道,不知是不是谭松的错觉,总觉得对面之人的牙齿似乎太尖利了一些,而且隐隐闪烁着寒芒。不过当谭松听清楚对方的话后,差点惊的跳其三丈高!
“你们人类修士?难道对方不是人…”谭松实在不敢往下面想了,如果对方不是人,那就只能是幻化成人的妖兽,那可是七级妖兽以上的恐怖存在呀,谭松只感觉世界末日已经来临了!
暗自把神识联系琵琶珠,希望城这位煞星没动手之前,自己可以侥幸传送出去,实力的悬殊就明摆在那里,谭松实在生不出什么拼杀之心,对方随便动根手指,恐怕自己就已经死了十数次了!
不能分享的蛋糕 暗殺愛情
儒生修士见谭松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如何不知谭松心中所想,不过此位并没有在意,而是抬手一抛就把红线剪扔给谭松,然后轻笑道。
“道友不必如此紧张,说起来,道友也算是我家主人的衣钵传人,在下是断然不会做出对道友不利的事情的,否则,道友以为你现在还能活着站在这里么?”
谭松闻言也觉得在理,再说对方根本没必要骗自己,以对方至少堪比结丹中期的修为,真要对付自己一个练气小修,实在没必要费如此多的周章。
異界狂君 鬼皇七
既然是这样,谭松不如坦然面对,免得惹恼了对方,自己反而没好果子吃,当即躬身说道:“不知前辈为何会出现在此地,找晚辈又是意欲何为?”
機械天尊 遊蕩的遊魂
“呵呵,在下姓冰,名凌凌,是我家主人飞升上界之前留下看守这蛮荒古境的一只妖灵,而在下的本体是一只“冰凤”,在此等候道友也是我家主人的意思,道友可是明白了?”
(朋友们若觉得喜欢,请多多收藏)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