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六十一章 究竟發生了什麼?閲讀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此时的紫缘凝立于高空之中,双眸紧闭,一动不动,略微有些褐色的长发并未扎起,反而披散开来,随风飘荡。
不久前才刚刚晋阶天轮的少女,居然已经拥有了凌空飞行的能力!
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寒气自她体内疯涌而出,与上方云朵形成的怪异旋涡交相辉映,融为一体。
这股寒气的威力之强,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灵尊的境界,却还在缓缓增强,竟似没有止歇,即便如此,四周的空气却丝毫没有被冻结的迹象。
“好浓烈的玄阴之气!”感受着四周越来越强的寒气,林芝韵惊叹之余,也不禁有些担忧,“不知会不会影响到扶风城那边的百姓。”
话音刚落,空中的景象又是一变,云朵形成的旋涡忽然转速大增,令整座清风山的温度在霎时间下降了一大截,紧接着,一道白色光影自漩涡之中显露出来,缓缓降落。
随着白色光影落下的部分越来越多,空中与下方院子里的诸女无不发出惊叹之声。
原来这道白色光影,竟然是一个巨大的人形。
一个数十丈高的女人!
盛世绝艳的容颜、如丝如瀑的长发、曼妙玲珑的身段、精致美观的白裙、随风飘扬的丝带,以及那赛雪欺霜的洁白肌肤,女人从头到脚的每一分、每一寸,都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圣洁魅力,如同一位来自天界的神女,将光明和希望带入人间。
然而,伴随着这九天仙女而来的,却是连入道灵尊都无法忍受的无尽寒冷!
巨大的仙女眸中闪耀着灵动的光芒,竟似拥有生命一般,眼神四下扫视着,最终落在了紫缘的身上。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心情颇为愉悦,仙姿飘飘,缓缓朝着紫衣少女靠近了过去。
“师姐,咱们怎么办?”冷无霜凝视着眼前异样的场景,不知是福是祸,略微有些紧张地问道,“要不要阻止她?”
“这……”林芝韵迟疑不决。
同为“太素玄阴功”的修炼者,她的本能告诉自己,巨大仙女对紫缘应该没有恶意,甚至很可能是一场天大的机缘,然而眼前的景象怪异而陌生,又令她不自觉地担心弟子的安危。
“无霜,勿须出手!”就在她犹豫的当口,一个熟悉而亲切的嗓音忽然自身旁响起,紧接着,一道瘦长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四女身前不远处。
“钟文!”
望着空中那个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少年,冷无霜与上官君怡皆是娇躯一颤,齐声惊呼道。
二女的眼眸之中闪烁着莹莹泪光,心中的激动之情,几乎难以抑制。
“君怡姐、无霜。”钟文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表情却多少有些尴尬。
他远远望见空中异象,担心飘花宫出事,情急之下直接施展“紫虚龙影步”赶了过来,此时见了两位红颜知己,才忽然想起叶青莲怀孕之事,欣喜之余,也不禁心中惴惴,不知接下来该如何解释。
就在此时,三道窈窕的身影也已飞驰而至,正是紧随钟文而来的南宫灵、叶青莲和珊瑚。
“回来了么?”林芝韵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口中却淡淡地说道,“稍后再叙旧罢,适才你说不用出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当初咱们晋升灵尊之时,没有遇见紫缘这样的异象?”
“是紫缘师妹在晋阶么?”南宫灵略微松了口气,轻声猜测道,“莫非是因为‘玄阴体’?”
“是,却又不完全是。”钟文沉吟片刻,缓缓答道。
“说话莫要说一半,神神叨叨的!”上官君怡轻轻瞪了他一眼,娇嗔道。
她看似嗔怪,眸中却蕴含着百般媚态,万种柔情,直看得钟文心神荡漾,一时将叶青莲和珠玛的事情忘在了九霄云外,只想将这位妩媚动人的红颜知己搂在怀中亲热一番。
“几日不见,君怡姐愈发美丽动人了。”他好容易镇定心神,深谙“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真理,先是笑着送出一句奉承,随后才解释道,“若是前几日,我恐怕还真想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这次回来的路上,遇见了无霜从前的师父,再结合紫缘的状况,总算是有了些猜测。”
“师父?”冷无霜微微一惊,略微有些婴儿肥的俏丽脸蛋上,流露出一丝缅怀之色,“他、他还好么?”
“好得很,他不但晋升灵尊之境,还讨了个漂亮老婆,简直就是人生赢家。”钟文轻抚冷无霜后脊,柔声说道,“说起来,你师娘就在山下,很快便能见到了。”
“那就好、那就好!”冷无霜喃喃自语,感慨万千。
“你的意思是……”南宫灵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紫缘所引发的异象,与枫在晋阶之时发生的情况,乃是同一个原理?”
“不错,这一次十三娘姐姐赠送的上古典籍之中,有一本《天道陟罚》,详细阐述了天道对于修炼者的赏赐和惩罚。”钟文点了点头道,“上面提及普通修炼者若是炼制出顶级神器和神丹,或者感悟了大道极致,想要晋阶圣人,都会引来天罚,然而,有罚自然就会有赏,若是符合某一种情况,反而会引发天地异象,得到来自上苍的祝福。”
“什么情况?”上官君怡好奇道。
“这世间的功法,都存在契合度一说,修炼者若是选择了与自身契合度高的功法,在未来的晋阶之路上,便会少了许多阻碍。”钟文接着道,“反之则会事倍功半,进步缓慢,可一般而言,功法契合度再高也就九分上下,几乎不存在完美一说。”
“若是有人能够找到完美契合的功法呢?”南宫灵如同捧哏一般,在恰当的时候,提出了恰当的问题。
“那么此人非但进步神速,在晋级灵尊的时候,更能引发天地异象,获得来自天道的加持,拥有远胜普通灵尊的实力。”钟文笑着答道,“最重要的是,日后若是能够参透大道,晋升圣人境界,非但不会引来天罚,还很可能再次获得天道之力的赏赐。”
“原来如此。”众女在恍然大悟的同时,眸中也不禁流露出羡慕之色。
就在几人闲聊之际,高空中的巨大仙女已经来到紫缘身前,俯下身姿,对着少女的额头轻轻一吻。
伴随着她的动作,弥漫在清风山上空的漫天寒气似乎受到了召唤,发疯一般地朝着紫缘涌去,前赴后继,络绎不绝,就仿佛少女的体内,乃是极致的乐园,幸福的天堂。
而一旦空中的寒气被紫缘吸收得差不多了,巨大仙女的体内又会再次释放出同样的寒冷气息,周而复始,源源不绝,居然形成了一个并不闭口的循环。
如果说紫缘能够与“太素玄阴功”完美契合,是因为玄阴体,那个枫又凭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
凝视着眼前的惊人景象,钟文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众人几乎以为仙女体内的寒气永无止境之时,空中的寒气忽然停止了补充,紧接着,巨大仙女身上的白色逐渐淡去,慢慢消失在天地之间。
紫缘缓缓睁开双眸,眼中满是兴奋之色,才刚晋阶不久,身上那若有若无的寒冷气息,却令四周众多强者无不暗暗心惊。
环目四顾之下,她忽然注意到了钟文等人的身影。
“钟文,我进阶灵尊了!”望着白衣少年脸上亲切的笑容,少女俏脸一红,心头一喜,忍不住兴奋地炫耀道。
“咦?珊瑚什么时候也能飞行了?”而上官君怡的注意力,则落在了不久前还只有地轮修为的珊瑚身上。
“灵儿,找到柒柒了么?”眼看着紫缘平安度过异象,林芝韵心头一松,马上关心起了另一位爱徒的安危。
“钟文!”小萝莉身形疾闪,在空中化作一道虚影,猛地撞进钟文怀中,亲热地磨蹭了一会,突然抬起头,大眼睛忽闪忽闪,“珠玛师姐呢?她没有跟你一起回来么?”
“钟文,师父现在在哪里?”冷无霜终究还是挂念着枫的好处,忍不住关切地问道。
老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
而此时的山顶上方共有八位女性灵尊,七嘴八舌,各说各的,几乎可以凑出三台戏来,一时间叽叽喳喳,热闹非凡。
钟文望着眼前莺莺燕燕的热闹景象,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怀念的感觉。
尽管还不知道该如何向三位红颜知己解释孩子的事情,他的嘴角却情不自禁地微微勾起,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
“柳师姐?”
“珠玛师妹?”
无论柳柒柒还是珠玛,大约都未曾料到,自己会在遥远的惊羽帝国偶遇同门。
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互相打量着对方,两人心中同时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
此时的珠玛盘坐在小明背上,巧笑嫣然,眉眼带俏,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成熟女性方能拥有的妩媚妖娆之气,哪里像是个十二岁的懵懂少女?
而原本性情温和,热爱剑道的红衣少女柳柒柒,则眼神淡漠,面无表情,再也感受不到从前的温暖与活泼。
她浑身上下散发出锋锐无匹的剑意,即便相隔数丈,珠玛依旧感到肌肤表面隐隐有种刺痛的感觉。
“柳师姐,你怎么会来这里?”珠玛脸上带着娇媚的笑容,嗓音又甜又腻,足以令世间任何男子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我要去‘思断崖’杀一个人。”柳柒柒淡淡地说道,听口气就仿佛她不是要去杀人,而是杀鸡、杀狗,“你呢?”
“小妹听说这惊羽帝国的西面,有一座‘黑风山’,常年为煞气笼罩。”珠玛并不隐瞒,而是笑嘻嘻地如实答道,“想着可能会对我的修炼有所帮助,便打算过去看看。”
“是么?”柳柒柒点了点头,不置可否,“你自己小心。”
说罢,她翩然转身,纵身跃上高空,再也不多看同门师妹一眼。
“柳师姐!”珠玛眼珠滴溜溜地一转,右手轻拍小明后背,金羽大鹏双翅一振,身躯化作一道金光,瞬间来到柳柒柒身后,“‘思断崖’乃是当世七大圣地之一,恐怕不好对付,小妹与你同去吧?”
“我不需要帮忙。”柳柒柒并不回头,只是冷冰冰地答道。
“小妹哪里能帮得上忙?”珠玛掩嘴笑道,“只是跟去看看热闹罢了。”
“随你。”柳柒柒淡淡答道。
珠玛见她对自己爱答不理,也不着恼,指挥着小明紧紧跟了上去,两人一鸟在空中化作两个小黑点,渐行渐远,很快便失去了踪影……
……
顾名思义,七大圣地之一的“思断崖”,正是位于一处山崖绝壁之上。
黑色的山崖直上云霄,远远望去,可以隐隐看见高处的一座座宏伟建筑。
山壁的右侧,一条粗壮的瀑布飞流直下,惊涛拍岸,如同九天之上直贯而下的银河一般,又似怒声咆哮的银色神龙,以头撞地,气势之恢弘,令观者无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当真是远远超出了人类的想象。
山崖上方,一名白发白须的黑衣老者正在高声厉喝,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没用的东西,咱们自己秘境里的好处,居然让一个外人得了去!”老者的训斥对象,乃是两名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枉老夫对你们两个兔崽子寄予厚望,还特地跟柳四全打了招呼,让你们提前进入‘三思谷’,当真是气煞我也!”
说到气愤处,他忍不住狠狠飞起一脚,将身旁一棵粗壮大树踹成两截,腿力之强,令人咋舌。
“爷爷,这也怪不得咱们啊!”其中一名年轻人忍不住顶撞道,“上古强者的残魂完全不受控制,爱亲近谁就亲近谁,与修为无关啊!”
“还顶嘴!”黑衣老者更怒,“小兔崽子,你是想气死我么?”
“老郑,火气那么大作甚?”一旁的树林中,忽然传来一道略微有些尖锐的嗓音。
紧接着,一名同样白发白须的灰衣老者从林中缓缓走了出来。
此人面带笑容,神情和蔼,一派谦谦长者的形象,令人不自觉地生出亲近之意。
“邬老弟。”黑衣老者看清来人,火气稍稍消解了一些,大吐苦水道,“你让我怎么能不生气?从前大家都通不过试炼倒也罢了,如今让一个‘天剑山庄’的小家伙得了好处,咱们‘思断崖’弟子却还是一无所获,传扬出去,岂不是要遭人耻笑?”
“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看不开。”邬长老哈哈笑着,轻轻拍了拍“老郑”的肩膀以示安慰,“咱们家圣人娶妻的事情,早就让其他圣地笑话惨了,这小小的试炼,又算得了什么?”
“被你这么一说,似乎也有些道理。”老郑不禁苦笑道。
“再说了,‘天剑山庄’也不是没有笑柄。”邬长老神秘兮兮地凑近老郑道。
“哦?莫非你听说了些什么?”老郑的八卦之魂被瞬间点燃,忍不住好奇道。
“我听说‘天剑山庄’……”邬长老压低了嗓门,缓缓说道,“已经不存在了。”
“什么?”老郑微微一愣。
不等他反应过来,邬长老忽然双掌齐出,黑色灵力环绕在双臂之上,狠狠击打在老郑胸口。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