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逆天邪神 ptt-第1787章 南溟帝隕分享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逆天邪神
苍释天这一击极其恶毒狠辣,没有丁点的保留,恨不能直接将南万生挫骨扬灰,葬入永恒的死地。
重创之上再加重创,这对南万生而言,是绝境之下的背叛。但,涣散的瞳光之中,愤怒和痛苦只持续了一瞬,最后,甚至都看不到一丝的惊讶。
“呵……呵呵……”南万生低低的笑着,他五指缓缓伸出,似乎是想要抓向苍释天的喉咙,却在失控的战栗中无法靠近半分。
“不愧是你……”他气息涣散,但切齿之音中,依旧带着撼魂的帝王威压:“沧澜之帝,却甘愿沦为魔之走狗……嘿……你必背负……万世耻辱!”
苍释天毫不着怒,嘴角微笑淡淡,生平第一次,他用俯视、蔑视、怜悯的目光看着南万生,这一幕,对他而言原本只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想,如今却以这种方式真实的呈现,扭曲的快意简直酥骨的强烈。
“走狗总要好过死狗,不是么?”他笑吟吟的道:“而且,这场‘浩劫’……哦不,是‘覆天之战’后,神界未来的主宰、定义善意对错的究竟是人还是魔,本王的选择是万世的耻辱,还是万世的荣耀……都还说不定呢!”
“可惜,你连见证这一切的资格都没有了……嘿,哈哈哈哈!”
砰!!
苍释天手腕一转,贯穿南万生的沧澜之力猛烈爆发,狠辣到极致的神帝之力将南万生躯体摧到扭曲变形,全身骨骼、经脉疯狂碎裂崩断。
“嘶……啊啊啊啊!”
南万生双目爆血,口中发出一声比野兽还要凄厉的怪吼,这一刻,他对苍释天的恨意,犹胜云澈。
“苍释天,本王就算粉身……也要拖着你一起下地狱!!”
恨极哀极,南万生竟是直接敛起了所有护身与抵御之力,甚至不再理会阎三的恐怖魔爪,躯体以一个自我摧残的幅度猛烈扭转,一蓬金芒直覆苍释天。
这仿佛是由南万生残剩的所有鲜血所闪耀的南溟神芒,带着一种绝望与凄艳的璀璨。
残命的南溟神帝,亦是南溟神帝!
金芒闪耀刹那,苍释天灵魂猛的一悸。他没有想到南万生的绝命一击是砸向自己,更未想到他在这种状态下还能爆发出这般力量,上身后仰,脸色稍变间,他手上的力量崩散,被生生逼退数里。
虽然毫发无伤,但被这般状态下的南万生逼退,对他而言已是相当难看。
“呵……”
南万生一丝嘲讽的冷笑……后方一股直渗魂底的阴冷袭来,他别说抵御,连折身都已无力。
轰————
阎三的鬼爪结结实实的轰在南万生的后背上,一蓬黑雾在他身上炸开。
南万生眼前顿时一片漆黑,身体变得无比寒冷,冷到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南溟,竟在本王手中终结……
终结的如此凄惨卑怜……
本王……不甘……
在阎三的力量之下,半死的南万生如陨落的天星般直坠而下,虽未绝命,但身上已再无反抗的力量与意志,显然已彻底认命。
“王上!”残破的南溟王城上空,响起大片悲戚的惨吼,南溟神帝坠落的轨迹,狠狠切裂着他们最后的希望幻梦。
远处,轩辕帝与紫微帝周身气息愈加紊乱,内心的狂躁如失控的巨浪。
很显然,苍释天在上奉投名状。而这投名状一旦被云澈接受,便等同为自己和十方沧澜界拿到了一张保命符。
南溟的结局已不可扭转,他们虽为神帝,也断然不可能抗衡如此恐怖的北域阵容。
魔主的狠辣依旧锥心怵魂,苍释天已“投诚”在前,他们若再不有所行动,怕是要来不及了。
猛一咬牙,轩辕帝五指一张,周身剑气释放。
但下一瞬间,他的肩膀已被牢牢按住,紫微帝看着他,缓缓摇头。
“轩辕,”紫微帝声音低沉,斩钉截铁:“为了我们的王界,我们可以暂时忍辱低首……但,绝不能失了最后的底线!一旦出手,便再无回首之地!他日哪怕北神魔人被龙神一族屠灭殆尽,这个污点,也永世不可能洗清!”
眉角瑟缩,轩辕帝双掌重新攥紧,随之剑气崩碎,终是没有出手。
就在这时,大地忽然一声爆响,瞬间弥天的沙石碎玉中,被砸入地下的南归终遍体染血,冲天而起,枯木般的大手牢牢抓住了南万生,一股力量直冲他的躯体魂海,震荡着他沉寂中的血液与心魂。
“万生,”南归终缓缓道:“既为南溟神帝,便没有资格死……这是当年为父将帝位交予你时的第一句告诫,你已经忘干净了么!”
南万生睁开血染的眼睛,发生痛苦的低鸣:“父……王……”
低鸣未尽,他的眼瞳忽然放大……因为南归终的心口部位,一点金芒骤然骤灭,如昙花一现的碎玉残光。
“啊……咯……”南万生的面孔与声音变得无比痛苦,痛苦到无法言语。
“溟神崩玉。”千叶雾古念叨。
“哎,何苦如此。”千叶秉烛一声叹息,以南归终的实力,若他全力遁逃,绝非没有可能。
古烛回首,亦是一声低念:“溟神崩玉。”
千叶影儿微微皱眉,髓之一声轻笑,讽刺道:“返照之光再强烈,又能如何呢?”
远处,在阎二与阎舞手下苦苦挣扎的最后两溟神目光再添凄然。
溟神崩玉,属于溟神一脉的焚命之技,一旦发动,十死无生,是绝望溟神在无望绝境下的最后反扑。
溟神崩玉的存在,各大王界都深为知晓。但,以南溟神界的强大,又有谁能想到,他们竟会真有一日遭遇这般不惜以命同葬的绝境。
溟神崩玉之下,南归终命脉、玄脉、溟魂同时崩碎,原本衰弱了近半的力量忽如卷天沧澜,疯狂暴涨,转眼之间,竟是直接冲破了他巅峰状态的极限。
风云停滞,天地战栗,爆发自曾经南溟神帝的绝望之力,无疑强大到极点……
但,横亘在他身前的四人,却是千叶雾古,千叶秉烛,彩脂,太初龙帝。
他们面前,南归终燃尽一切所闪耀的神芒,依旧呈现出凄凉的暗淡。
“命既如此,解脱吧,故友,如今的时代,已不再属于我们。”千叶秉烛轻叹一声,当先出手,梵帝之威毫无悲悯的向南归终父子拂下。
南归终不惜焚命,任谁都以为他绝望之下,想要拼死带一波魔人陪葬。
但,面对千叶秉烛的力量,他却没有迎击,反而身影直坠,以超越极限的力量,带着南万生冲向下方的王城废墟。
“……?”千叶秉烛微一皱眉。
“嗯?”千叶影儿面现疑惑,随之忽然想到了什么,脱口喊道:“是幻溟璇玑阵!拦住他!”
幻溟璇玑,瞬间远遁,不留丝痕,不可追踪,堪若空幻!
越是强大的星界,亦会留下强大的遁离之法。
南溟神界的幻溟璇玑阵是一个空间玄阵,从无外人见过,但在记载之中,它的空间传送能力可以做到如空幻石一般瞬间传送,且不会留下追踪的痕迹。
不过,记载中亦提到幻溟璇玑阵是两阵呼应,另一处阵眼在何方,没有人知道,南溟也不可能让外人知道。
若幻溟璇玑阵当真如记载中那般无痕可寻,那么一旦被南归终父子逃走,想要追寻便无疑是大海捞针。
轰隆!!
如惊雷轰世,千叶秉烛和千叶雾古同时出手,两股梵帝之力无间融合,凿穿空间,直轰而下。
另一边,彩脂的反应却似是稍慢了一分,连带受她驾驭的太初龙帝都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她看向极速坠下的南归终与南万生,幽夜星辰般的眼眸隐约闪过一抹诡光。
重压袭来,南归终没有回身,以焚命换来的力量绽放出蔽日的金芒,迎向后方两大梵祖的力量。
轰隆!!
万里空间齐齐崩裂,天地间布满了漆黑的裂痕,千叶秉烛与千叶雾古全身剧震,被狠狠震退,正欲靠近的苍释天更是被当空震翻,全身血气翻腾。
“噗!”
南归终口中血箭狂喷,他却不让气息松弛半分,速度更是没有丝毫减弱……一击逼退两大梵祖,这一傲世之举,他今生唯有此瞬。
他焚命之下的速度实在太快,被逼退的两大梵祖再难阻截,随着南归终一掌轰下,崩碎的王城之下,一个沉寂无数年的玄阵忽然运转,耀起一道无比纯净的空间之芒。
幻溟璇玑阵!
南归终手掌一推,看着南万生飞射入阵中,被白芒所吞没。
“万生,你听着,你没有资格死。哪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你只能如丧犬般苟活藏匿在黑暗之中,也必须活下去!”
南溟一脉的神遗之器,便在南万生身上。哪怕今天南溟神界彻底崩灭,只要他还活着,南溟便有再次临天之时!
“父……”
南万生的身影和声音完全陷于白芒,随之连气息也完全消逝。
便如记载中一般,瞬间传送,毫无痕迹。
白芒消散,失去力量的幻溟璇玑阵在南归终的掌心之下直接崩灭。
“……”远处,云澈的眉头深深沉下,忽然释放的阴沉气息,让身侧的阎一不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虽然南万生已被重创至濒死,但被他遁走,终究是个祸患。
何况,整个南溟,他最想杀,最急欲杀的人便是他!
偏偏……
“呵……呵呵。”南归终的身影缓缓沉下,口中发出沙哑的低笑。
身上的焚命之力没有散尽,但他却没有以此反扑,而是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灭顶的灾厄,有时反而会让一个人真正的成长。
他没能从云澈手下拯救南溟,但至少,他以自己枯木般的残躯残命,挽下了南溟最核心的种子……和无尽的希望!
————
遥远的星域,一个炎热干枯,寸草无生的荒芜星球。
浑浊不堪的气息,无比稀薄的元素,甚至感觉不到生灵的存在。这颗星球位于神界领域之内,却不会有任何神道玄者屑于踏入。
这颗被遗忘的星球之北,一处断裂的山脉之中却忽然耀起一抹至纯的白芒,白芒之中,甩出一个遍身染血的身影。
南万生趴在地上,目若血狼……无尽的恨意充斥着他全身每一滴血液,每一个细胞。
缓缓的,他站起身来。他是南溟神帝,哪怕油尽灯枯,亦是恐怖的存在。南归终最后输给他的力量,更是很大程度上补充了他的元气。
“云……澈!”他唇间低念,字字混着鲜血与碎齿:“本王……一定会……”
声音陡止,世界忽然变得无比安静,空气忽然变得无比冰冷。
他的身体已无法动弹,除了冰冷,再也感知不到其他。
一道清澈如梦幻的蓝芒贯穿入他的心口,又在一瞬间爆发出恐怖绝伦的冰寒,封结着他全身每一个器官,每一滴血液,直至灵魂与意志。
这一切毫无先兆,毫无气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这道蓝芒贯穿。
被完全定格,无法移动的模糊视线之中,缓缓映出一个美若仙幻的女子身影,她身上寒气弥漫,每一根发丝都闪耀着冰蓝色的寒光。
叮……
这是他今生听到的最后声音,锥入全身的寒气彻底爆发,他的躯体,曾经坚不可摧的神帝之躯,在这幻美而恐怖的冰寒之下化作片片飞散的冰末。
最终只有头颅完整的留存,从空中冰冷坠落。
生命最后的一个刹那,回光返照般,他竟看清了那个女子的容颜。
那个蓝极星外……明明已经死去的人……
怎……么……会……
咚。
头颅落地,沉闷的砸地声,和凡人的头颅并无异处。
冰冷与死寂中,沐玄音缓步向前,冰眸之中毫无波澜。
自己的仇,终究还是自己来报。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