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狩獵好萊塢 txt-第1213章 煩分享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江山舞接到蔺曌电话时,时间是下午一点多钟。
锦书传媒总部。
趁着两点钟就在附近的中影那边一个研讨会开始之前,用于影视后期制作的一个楼层内,陈晴正在一间休息室里盘着下午恰好来这边对《还珠格格》进行一些配音工作的某个小丫鬟。其实三人组都赶了过来,不过,既然自家老板对小丫鬟偏好一些,陈晴也爱屋及乌,至于另外两个只能提供天然润滑剂的,她也没兴趣。
小丫鬟也是知趣,乖巧地靠在陈晴怀里任由她各种挼啊挼,不过还是见缝插针:“陈姐,我听说最近好莱坞那边,有一部大片正在挑女主角,亚裔也可以参与试镜?”
“是啊,”陈晴笑着点头,捏了捏小丫鬟下巴:“但你就别想了,那部电影需要一个动作女星,你这小身板在电影里只适合挨打。”
《黑客帝国》的女主选角可谓近期整个亚洲娱乐圈都颇为关注的一件事,因为不只是华裔,合适的亚裔女星都可以参与试镜。如果能拿下这样一部好莱坞A级制作的女主角,对于很多亚洲女星而言,这份资历吃一辈子都没问题。
因此在试镜之外,很多女星当下都使出浑身解数,各种运作。
陈晴还特意问过自家老板,知道更多内情。不只是内地没有合适的,实际上,自家老板依旧更倾向于好莱坞本土的女星,亚洲这边,除非能让自家老板感觉特别合适,否则,希望都不大。
“我当然不想呢,就是问问,”小丫鬟乖巧地仰着脸蛋:“不过,陈姐,以后有合适的角色,能不能让我也去试试?”
“可以啊,”陈晴毫不犹豫答应,反正许诺又不要钱:“陈姐帮你留意,来,先让我亲亲。”
这么说着,陈晴正要低头吻向小丫鬟的粉润红唇,江山舞就敲门进来,示意了下手中电话。
陈晴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打发小丫鬟出门,这才接过手机,一边问江山舞:“谁啊?”
江山舞道:“蔺曌。”
陈晴顿时扫兴,直接挂断,问道:“她什么事啊?”
江山舞刚刚已经在电话里知晓了大概,说道:“蔺曌父亲来北京了,上次,陈姐让人帮忙打招呼解决蔺曌弟弟的事情,那边……陈姐你懂得,额外让她父亲得了一个厂长位置,那是一家经营不善的机械铸件厂,蔺父这次跑来北京,又想要让蔺曌再帮忙拉一些投资,延续那家厂子的经营。”
陈晴抬腕看了下手表,已经是1点45分,干脆起身打算赶去中影那边,随手把手机丢回给江山舞,只甩下一句:“让她去死。”
江山舞也没有多言,跟着陈晴刚刚出门,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手机就再次震动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江山舞接通,不等对面说什么,就轻声道:“陈姐说了,让你去死。”
某个小丫鬟还等在门外,江山舞稍稍站远些等待自家晴姐撩妹,只是片刻,她再次感受到了手机震动,掏出看了眼,直接挂断。
距离锦书这边只有几百米的中影总部。
下午的研讨会主要是关于拓展电影类型的讨论,恰好是上次西蒙与中影童总和韩总两人聊过的话题。
现在,中国的电影产业各方面都在改革,作为内定的龙头,中影当然要与时俱进。
除了陈晴,锦书这边还有吴山霖一起参加。
持续三个小时的研讨会,吴山霖以锦书名义提出了两个具体建议,一部校园青春片,名叫《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一部音乐歌舞片,名叫《闪光少女》。
两个项目都是西蒙根据记忆亲自提供的创意。
电视剧那边西蒙不打算太多理会,但上次既然说起,就顺势推一把。
两部都是曾经国产电影特定类型中很出色的片子,前者是大眼睛执导,票房非常出色。后者属于小众口碑,其中一段中外乐器对决堪称惊艳,曾经票房之所以一般,在西蒙看来,很大程度上是宣发的无力。
因为西蒙不可能有时间去做完整剧本,都只是草草给出一个大概思路,将来肯定会与原版有很大区别。不过,两部影片需要注意的细节亮点,西蒙都提了出来。
首先是《致青春》,西蒙提供了两首这一时空被蝴蝶掉的经典校园民谣作为主题曲,一个《青春无悔》,一个《同桌的你》。
相信只是这两首歌就足够成为推动影片成功的大杀器。
至于《闪光少女》,西蒙着重提及了中西乐器对决的片段。
另外,因为时代缘故,曾经影片中的二次元元素肯定不合时宜,因此被替换成古典舞蹈,西蒙还答应影片可以使用国风艺术团的一些编舞。
两部影片,对于现阶段的中国而言,只要能做好,就能是两个很大的类型开拓。成功了,其他影视公司自然会跟进。
吴山霖在研讨会上提出来,自然是打算与中影合作。
集合国内影视产业一国营一民企两大山头,想要搞砸,其实也不容易。
至于西蒙上次着重与童总两人提及的喜剧类型,年底的《爱情呼叫转移》之后,紧接着就是搁置了一年的《甲方乙方》,这方面,锦书就不再与中影分享,毕竟太无私也不好,中影想要打开局面,只能自己去做。
当然还有重磅炸弹。
研讨会上,中影方面同样提及了锦书正在悄然筹备的楚汉之争题材大片,只不过,相比低预算的《致青春》和《闪光少女》,在国内肯定属于重磅炸弹级别的楚汉之争涉及太多,不可能当场敲定。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五点钟。
研讨会结束,又是一番高层聚餐。
当夜色降临,陈晴正在饭局上与一帮行业大佬谈笑风声时,江山舞再次凑过来,说大宅那边的妹妹江原驰打来电话,蔺曌找去了帽儿胡同,一个人孤零零地等在门外。
陈晴简直恼火,轻声丢了一句让她等着就不再理会。
饭局结束已经是晚间九点多钟。
返回帽儿胡同,当车子就要驶入主宅下方上周才刚刚正式启用的地下车库时,身边的江山舞轻声提醒有些微醺的陈晴:“陈姐,门口那边。”
陈晴扭头看去,一个裹着驼色风衣的高挑身影孤零零地站在路灯下,看到车子,也不敢上前,只是可怜巴巴地望着这边。
这也够锲而不舍的。
陈晴无奈道:“让她进去吧,带到内院里等我。”
江山舞应了一声,拨通一个手机号交代几句,车子已经进入地下车库。
四合院五进主宅地下与地上院子面积相当的地下空间悄然修建了将近两年时间,其实就等于在地下又修建了一座豪华大宅,因为各种材料设计都是顶尖,前后投入超过1亿人民币,比当初购置地上的五进宅院贵了十几倍。
其中地下车库其实只占了四分之一的空间,超过600平米的车库,停下几十辆各类豪车轻而易举。
投入重金之下,这间车库的风格也和常见的大厦地下车库没有任何相似之处,陈晴在地下车库下车,头顶亮如白昼的灯光下,周围是浅色大理石风格的方形廊柱和白枫木风格墙壁以及玻璃幕墙三种元素构成的停车隔间,现代感十足。
车库这边有直通地面的电梯,陈晴却没有上去,而是通过一道大门进入内侧的地下室区域。
这边同样是简洁明亮的现代化风格的设计,包括酒窖、影院、健身房、娱乐室等区域,最内院的区域还有完整的卧室套房以及可以通往东侧院地下泳池的廊道。因为可园的人工湖缘故,中间院落的地下只修了一部分。
其实最初地下室的设计打算和地上保持类似,复古的四合院风格之类,效果图纸送上去,直接被西蒙否决。
太像墓室了。
晦气。
最终定为现在的风格。
陈晴觉得,地下套房倒是很适合做一些挺邪恶的事情,昨夜与自家老板视频会议时就暗示过,老板没有反对,于是打算悄悄安排一番。
各个房间认真查看了一遍,来到内院,陈晴依旧没有上去,而是通过跨院廊道进入最东院的地下泳池。
打算泡个澡,放松加醒酒。
当跨入大池旁边冒着热气的温泉小池,陈晴任由江山舞姐妹给自己搓澡按摩,一边翻看起今天亚洲各个国家地区的经济形势报告。
内地这边在西蒙离开后,股债汇就不再有太大波动,不过,亚洲其他地区依旧风风雨雨。
今天同样很不平静,而且直接就是两件大事。
第一个是新台币弃守。
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包括很多国际炒家都没想到,因为不同于几乎弹尽粮绝的韩国,台湾那边可是有着超过8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弹药充足,兵强马壮。
然后丫弃守了。
这让泡在温泉泳池里的陈晴想到了某句著名台词:我军一撤千里,敌军追之不及。
还真是传统。
不过,陈晴当然也没有这么浅薄,大概明白其中的深层次原因。
不同于股债汇各方面都堪称千疮百孔的韩国,台湾地区的经济非常健康,这次主动弃守固定汇率,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无谓的巨额外汇消耗,另一方面,亚洲其他各个国家地区货币纷纷贬值的情况下,新台币如果继续坚守,反而等于变相升值,会严重影响地区的企业出口。
事实也是如此。
大家都知道台湾地区的底子,因此,虽说弃守,国际炒家却并没有蜂拥而上,今天一天,新台币兑美元汇率仅仅下跌了3.4%,无关大局。
不过,新台币弃守,却相当于亚洲少了一股抵抗势力,变相导致了其他区域承受的压力大幅增加,结果就是日本、韩国、香港、新加坡等国家或地区的股债汇今天纷纷大跌,直接导致了第二件大事。
韩国政府解除韩元涨跌限制。
既10月16日放弃韩元汇率守护之后,韩国央行今天又紧急发布通告,宣布取消外汇市场的12%韩元单日跌幅限制,任由汇率无限制地自由上下浮动。
于是,只是今天一天,韩元就下跌了17%,从1363韩元兑1美元下跌至1594韩元兑1美元。
根据陈晴手中的资料,韩国那边,由于对政府解除韩元涨跌限制的举措不满,今天首尔地区再次出现了小规模的民众抗议。
陈晴对此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果然是愚蠢的大多数。
现在韩国的状况是,大量海外投资人都在抛售套现追债外逃,如果保持韩元汇率涨跌限制,反而相当于一种对海外投资者的资产保护,让他们能以更高的价值将手中持有的韩元或相应资产兑换成其他货币,然后撤出韩国。
韩国的外汇资产因此将流失更快。
放弃涨跌限制,韩元快速下跌,看似货币贬值,但这么做,不仅可以减轻国家和企业的汇付压力,甚至还能迫使一些受不起损失的资本暂时留下,期待韩国经济的转机。
然而,国家上层的这些良苦用心,大部分韩国民众是不懂的,他们只会直观地认为,无论如何不该让国家货币快速贬值。就像几天前十多万人一起上街反对韩国向IMF寻求救助一般,拖延,只会让国家失去更多谈判筹码,以至被逼到绝路,最终完全无条件投降。
认真翻完手中长达二十多页的报告,陈晴本就不多的酒意也彻底清醒。
这才想起,似乎那什么人还在等待自己,便问江山舞道:“蔺曌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江山舞看向妹妹,她白天都跟着陈晴,更多事情也不了解。
江原驰却是已经打探清楚,包括这次还跟来的那位姜副市长,乃至蔺曌父亲今天在西单商场那边坐地耍赖的事情。
陈晴听江原驰详细说了一遍,烦躁道:“又是秦不醉又是蔺曌的,怎么全是家庭伦理,我最讨厌这种电视剧了,”说完又瞪了眼身边姐妹:“看好你们自己,你们家敢闹出这种幺蛾子烦我,直接滚蛋。”
姐妹俩一起小鸡啄米地点头。
江原驰本来还想追问上面蔺曌怎么办,见状也直接闭嘴。
如果只是陈晴自己,她才不会理会这些破事,问题在于,她本就是自家老板在亚洲这边的大管家,不管还根本不行,总不能一点鸡毛蒜皮就真闹到自家老板出面,考虑片刻,到底还是又问道:“她是哪的?”
“湖南。”
“湖南,哦,三一和中联最近有没有也再闹出什么家庭伦理戏份?”
江原驰听陈晴这么类比,笑着道:“没有,我们上半年推动两家公司合并之后,不安分因素都已经剔除了。”
“那个,小舞?”
“机械铸件厂,”江山舞敏锐体会到陈晴的心思,主动答道,又稍稍补充:“如果不是太差劲,应该可以为三一提供一些零部件。”
“明天让冉姐和湖南那边打个招呼,查查看,能用的话就给些订单,缺钱的话让他们自己贷款。如果不能用,就让蔺曌别再烦我。”
江山舞点头,试探道:“那……上面?”
“烦,等下让人送她回去,离我越远越好。”
江山舞笑着答应。
江原驰等待片刻,又说起另一件事:“陈姐,秦不醉从四川回来了,白天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
“都不安分呀,一堆事情,”陈晴抱怨了一句,还是吩咐道:“让她等着吧,还有,稍微让人看着她点,特别是温榆河那边,别让她找过去又打架,哎呀,这一堆破事,真烦。”
江原驰也是答应,笑着帮陈晴把湿漉漉地头发拢了拢,还说道:“她肯定找不到的。”
陈晴轻轻晃了晃脑袋,说道:“其实我倒是挺想看她们母女俩打架的,想想就刺激,就是打坏了老板肯定找我算账。哎呀,好烦。”
江原驰帮陈晴拢好头发,闻言顿了顿,说道:“那就喊另外两个过来呀,我是说,温榆河那边不也是母女嘛,让她们打给陈姐看,不是不醉的话,再注意一些,别打坏,老板就不会知道。”
陈晴顿时被点醒,凑过去亲了下江原驰脸蛋:“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真聪明,呐,就这么办,现在就让连影把她们送过来。”
江原驰点头。
觉得自己有些助纣为虐,不过,助就助吧。
长期在陈晴身边耳濡目染,江原驰觉得自己也不知不觉学坏了,但,管她呢,自己只是个小小侍女而已,想要好过一些,当然要揣摩主人心思。于是在陈晴搂抱下稍稍扭动身子,拿过自己的手机拨通温榆河豪宅区那边的女管家连影,如此这般地交代了一番。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