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25 啓示鑒賞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男人的头上戴着一顶小圆帽,脸是一张没有什么特点的大众脸,年纪大约在四十岁上下,他正对着陆凝走过来,目光没有落在陆凝身上,脚步虚浮,似乎没有学习过任何武术。
他没有看破静谧,仅仅是巧合出现在这里。陆凝并不能断定这就是自己刚刚正在疑惑身份的那个男人,但是在这个时间点,并不应该有一个这样装束的人出现在体育场里。
她跟上了男人。
男人迈着缓慢的步伐,顺着观众看台走过。他的神情似乎有着很深的怀念,仿佛这里对他而言有着重大的意义。直到围绕体育场绕了大半圈,他才在一扇入场的门前驻足,轻轻眯着眼睛,看向了场地的中央。
然后他就在那里站了足足十五分钟。
陆凝都快没耐心的时候,这个男人终于动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方形的印章,蹲下身,在一个座椅的后面印上了一个印记。
方块形状的印记,和之前从茅以正那里看到的特殊字体并不相同。然而陆凝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字体应当是以另外一种书法来书写的那些符号,就像是真草隶篆的不同一样,但字都还是那些字样。
只有真正掌握了这门文字,才有可能开始拓展字体。陆凝当下不再遮掩自己,撤去了身上的伪装,抬手将手指按在了他的脖子上。
男人并没有一点被惊到的样子,甚至只是肌肉稍微缩了缩,身体动都没动。
“别动。”
“安心吧,我是不会动的。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男人微微侧了一下脑袋,眼睛看到了陆凝。
“你是什么人?”
“一介凡人,孤独旅者。”
“少跟我说这些,你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刻章?刻章从哪里来的?”
男人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这个……原来如此,你是追查这件事过来的啊。这个刻章,是我得到的遗物。”
“遗物?你——”
“我儿子的遗物。”男人悲伤地摇了摇头,“他郁郁而死,死后只是留下了几件遗物而已。我却是家破人亡,此生再也没有什么牵挂可言。”
“你将它印在椅子背面又是为了什么?”
“仅仅是遵循着启示而已。”男人轻笑道,“我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但是既然是我儿子所留下的东西,我就会遵从。迄今为止,我从来没有因此遭遇过任何危险,我想这一定是我的儿子还保佑着我吧。”
“但是今天你遇到我了。”陆凝冷酷地说道,“在此之前,你是否去过城南旧区,在那里给了一个孩子一笔钱让他杀人?”
“因为那是正确的行动。”男人说道,“如果需要杀死谁,那么那个人就应该在那时死去。这一切都是必然的结果,改变没有意义,我只是促成了它们。就像是小姑娘你,既然我没有收到任何预警,那也就是说我不需要担心你,你对我来说是无害的。”
这个人……思维也是够奇怪的。
“你那些启示是怎么得到的?”
“我能听得见,那是来自我儿子的声音。”
“你的儿子?你儿子怎么回事?”
男人苦笑:“我的儿子天生就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只是他的能力并不能被人接受和认可。而我没能从无端的暴力中保护住他,是我的失职。如今,我已经什么都没有剩下了。姑娘,无论你问什么,我也只能回答我是跟着我儿子的足迹继续向前,而我其实不明白到底有什么玄机。”
“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什么?”陆凝立刻问。
精彩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25 啓示推薦
“在太阳投下四个尖顶的影子背后,烙下印章。”老人笑了笑,“我已经做完了,而恰巧在这个时候,你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一切都那么巧,不是吗?”
陆凝顿时一凛,她立刻看向四周,体育场里依然是之前那样的景象,然而不久之前还在清扫场地的那些工作人员此时已经一个都看不到了。
男人此时忽然摆出了一副正在倾听的模样,陆凝立刻抬手去抓对方,却一把捞空。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25 啓示分享
“你看,小姑娘,我就说一切对你我来说都是必定的,我能完成应该做的事情,你也不可能伤害到我,所有事情,都有定数。如果有缘,我们再见,接下来,我会去做下一件应该做的事情了。”男人带着笑意,迈步走下了台阶。陆凝立刻甩出雷电,却也是直接透过了他的躯体,对他没能造成丝毫损伤。
明明刚才她还是可以接触到对方的。
陆凝用安魂曲看了那个正在离开的男人,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生死气息,或者说就像是一团空气一样。陆凝怀疑他通过某种方法转移了自身的空间,不过此时她还真没有能够超越空间抓住对方的方法。
男人离开了大约十五米左右之后便突然消失了,而体育场里的工作人员也在此时再次出现。就像是进入了某个特殊的世界之内,陆凝再次掩盖住自己的身形,目光望向座椅的后方。
刻印已经消失不见了,在那个奇怪的法术激活之后,似乎脸刻印都被送去了另一个世界内。她抬起头,看到日到中天,作为景观柱存在的体育场四角探出的尖头向体育场内投下了影子,那就是男人选择的标记。但他的步子也不快,那个指示一定不是同一时间刻下印章,而是完美配合了男人的生活习惯。
他不是信徒,却比信徒更加虔诚地遵循着那迷之命令,而启示也是真正给予了他回应。
陆凝记住了这个人,然后继续在体育场布置好了自己的准备,接着便回到了学校。
等她回去已经是下午了,食堂里也没什么人,陆凝要了一份盖饭,坐在了食堂那个电视前面。
午间新闻接近了尾声,陆凝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反正新闻内容基本也就是那样,真的大事也得等结束了才可能播报出来。
【……日前,在宁化区郊区,警方发现了第二名失踪少年的遗体,距离第一具遗体被发现仅仅过去了不到两天的时间。下面请看现场场报道。】
这个新闻钻入耳中的时候,陆凝骤然提高了注意力。
少年死亡?
新闻画面的当然不可能放出遗体,只有记者对警方的采访和已经清理过的现场情况,不过过程还是可以口述的。这起事件从四名大学生的失踪开始,四个人都是大一的新生,晚上出去吃烧烤却彻夜未归,直到一天后才被察觉失去联络报警。紧跟着两天之后就有其中一人的遗体在郊外一片荒草区中被人发现,尸体状态凄惨,就像是刻意报复一般,浑身都是伤痕,死因是失血过多。警方没有在附近找到凶手的任何线索,目前只能推断是死后被搬运过去抛尸的,然而附近是荒郊野地的路段,连监控也没有,给调查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今天发现的是第二个。这个更惨,是被砍掉四肢装进一个大垃圾袋里面堆在了一个垃圾桶旁边。从现场分析来看,男生在四肢被砍下前就已经死亡了,估计只是凶手为了方便。从四肢和躯干上同样发现了许多伤痕,甚至和上一具尸体身上的伤痕大部分都不一样,说明凶手换了一种法子折磨了这个男生。
从这推断,剩下的两个男生恐怕也凶多吉少。
精彩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 線上看-25 啓示相伴
报道中没有提到家长和学校相关的问题,恐怕是被压下来了,陆凝注意了一下地点,就在本市附近,还真是距离不远。
这会不会就是那个“十五少年谋杀事件”的开始?需要抓住的就是那个真凶?集散地一向会玩文字游戏,现在使用了“真凶”这个词语,多半在抓捕过程中还存在着大量的烟雾弹。
陆凝匆匆吃完饭,赶回寝室开始仔细搜索起和案件相关的报道。
这起事件在网上已经有一些讨论度了,似乎是第一个被害人的家长将情况捅到了网上,引起了很大的关注。目前还是说什么的都有,警方那里记者跟踪报道出来的消息也不是很多,更何况这种案件是绝对没有现场照片的。
不过陆凝还是从一些报道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了一些现场情况。毫无疑问,凶手非常狡猾,四个学生失踪的地方距离第一个受害人尸体被发现的地点有十几公里,而目前发现的两名被害人身上所有东西都被拿走了,只留下了贴身的衣物,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能够用来追踪凶手的线索。在四名学生的人际关系之中,好像也没有发现类似的人物。
在现在,除了纯粹的杀人狂以外,绑架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害命,然而那四个男生的家人没有收到任何勒索信息,而学校、老师之类的相关者也同样如此。从人员失踪到行凶杀人之间有短暂的时间间隔,也就意味着凶手不是直接将四个人杀死后带走的。死亡时间法医尸检也完全可以大致推断出来,这方面不会有太大误差。
那么,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陆凝知道的仅有“十五少年杀人事件”这个名字,可以预估凶手会杀死一共十五人,这样的连环杀人凶手,也许真的就是一个杀人狂,可单纯如此,集散地可不会让游客来出手解决。毕竟游客们自带超能力,这个任务至少要有一定的难度才行,在陆凝看来,那个真凶一定也是有超能力的才对。
“陆凝,回来挺早啊。”
寝室门一开,应采依抱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陆凝抬头一看,起身过去帮她把箱子搬进了屋子里。
“谢咯。”
“还挺沉,你这是弄了个什么东西?”陆凝也有些奇怪,寝室里一向不会买什么大型家具,而应采依抱回来的这个箱子虽然只有小行李箱的大小,分量可不轻,按照陆凝估摸得有接近十公斤。
“那是,铁家伙。”应采依抹了抹头上的汗,然后从笔筒里抽出刀子将箱子拆开,把里面的泡沫拆开,里面有两个显示屏和一大堆金属支架。
“好家伙,这些东西放你桌上,还有地方放别的?”陆凝惊讶。
“没办法,直播间来了个大佬送的。”应采依挠了挠头。
“等等,你把私人信息放进直播间了?”陆凝顿时警觉。
“哪儿啊,他弄了个大额打赏,我也不好意思晾着人家,就加了一下联系方式。哦,这个号也是我专门申请出来作为主播之类的使用的,不是私人……”
“那能把东西寄过来不还是知道你了吗?”陆凝打断了她,“你不是挺仔细的吗?”
“寄到学校,用的网名。”应采依赶紧摆了摆手,“我知道,问题是做主播的这个总得慢慢学着吧,我又不知道别的主播是怎么应对打赏大佬的。”
陆凝捂着额头,确实,应采依是挺聪明的,不过这事算是社会经验问题,她已经用她觉得比较聪明的方式应对了,然而对陆凝来说,这些也都不安全。
“陆凝你怎么这么在意这个?难道又出了什么事不成?”
“这你倒是听敏锐的啊,对,之前那事还没完。不过最要紧的是你得小心点。”
“小心什么?”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咱们市附近出了一起大案子,现在已经发现两个人的尸体了,你知不知道?”
应采依愣了一下,看来是真不知道,陆凝就给她看了一眼自己搜到的东西。
好文筆的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25 啓示相伴
“我还真没关注,这还没在网上热议吧?哎,可是咱们国家这么大,发生杀人案也不是那么让你关注的吧?一般这种新闻我就看一眼过去了,反正警察肯定在追查了啊。”
“你信不信我?”
“呃……这事有隐情?”
“不确定,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这人绑了四个,已经杀了两个,剩下两个如果找不到估计也死定了。我们这一类的人又被更加重要的大案牵扯着,抽不出手来处理这样的案子。我担心的就是,万一这人杀了四个还不算完呢?”
“连环杀人凶手一般都有自己的目的吧?无差别杀人……近代还不是特别多见。”
“总之,你留点神,私人信息别随便泄露出去。”
“安心啦,就这一回,老板要看我打一款新游戏,特地给我买了两块屏幕,咱们得对得起打赏不是?”应采依笑嘻嘻地将这件事应付了过去。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