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xciw好看的小說 萬道神帝 中下馬篤-第四百六十六章 真相分享-yubun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威压充斥,让星夜感觉到了压力。
他瞬间色变,这是星灵境才有的气息。
门外的声音,竟然出自一位星灵境。
他竟然给这个女人,叫小姐。
这是什么级别的客栈?
星夜的心中,有了不妙的感觉。
“我知道了。”
女子的声音依然平淡,在话语说完之后,那股压力就消失了。
她转过头来,冲着傻眼的星夜展颜一笑。
“星夜?”
她眨了眨眼睛,笑容充满魅惑。
星夜脸色又是一变。
就在这时,女子忽然翻身而起,把星夜压在了身下。
星夜手中的短刀,立刻向着对方的脖颈而去,可女子非但不怕,反而把整个身体下压,就像是自寻死路一般,要往短刀上撞。
“来呀。”她笑着说。
星夜哪里真敢动手?
别说他本来就没有杀心,就算有了杀心也不敢动手,先前的那股气息,明显就是警告。
人家知道他在这里,只是没有进来而已。
于是,暧昧的一幕出现了。
女子的身体,几乎整个压在了星夜的身上,包括那一抹温柔,而星夜则是吓的把刀放在一边,双手举起,如同是缴械投降。
从远处看起,二人如同是温存的情侣一般。
“星夜?”
王者荣耀之逆转时空
女子美丽的脸庞,慢慢向下,脑袋一侧贴在了星夜的胸膛之上,听到了星夜的心跳。
星夜点了点头。
进化失控
“你来到了客栈?”
女子又问,同时倾听星夜的心跳,似乎以此来判定他所言真假。
星夜先是点头,然后又离开摇头。
有发丝落在脸上,痒痒的,同时也有一股独有的香气,扑入鼻息,让星夜有些意乱。
但此刻,意乱心却不敢乱。
乱就会没命!
“你有雪原令?”
星夜先是点头,然后立刻摇头,显然不能承认。
但好些也没什么用。
“连撒谎都不会。”
对方那纤细的手指,卷起一缕长发,从星夜的脸颊上轻轻滑过,“小男人,你很有趣啊。”
星夜不敢乱动,并非是定力十足,而是门外可能有一个星灵境存在,万一他乱动,必然会有杀身之祸。
所以眼下,他只能一动不动,任由对方来处置。
魔祖
此刻女子的上半身,只穿着一个彩色的肚兜,护住了那波澜的温软,可其他都露在外面,对星夜的视觉冲击很大。
女子就这么看着星夜,而星夜却一动不动,就这么以如此暧昧的姿势,持续了很久。
“下次记住,不准在上面。”
女子从星夜手中拿过短刀,伸出舌尖轻轻舔过,把短刀丢在了一旁,“不过这一次,念在你是初犯,便算了。”
星夜感觉身上一松,女子已经来到床边,且穿好了衣裳,那一身大红裙,格外惹眼。
她在原地转了一圈,“你看,我穿这个合身吗?”
宛如一对刚刚温存过后的小情侣。
星夜哪里敢回应,他下床捡起短刀,就要离开。
“如果没有地方可去,你可以留在这里。”女子并未阻拦星夜。
星夜脚步微微一顿,但并未停留。
“代价就是,带我去雪原。”
女子又说。
星夜扭头看着她,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我大声叫有淫贼如何?”女子系好衣裙,微微一笑,“占了姐姐的便宜,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毕竟,姐姐今后还要嫁人呢。”
星夜有些头大,吃亏的好像是自己才对。
“一块雪原令,可以带两个人进去。”女子说道:“所以,并不会对你造成影响。”
“好吧。”
星夜点头,很明显,不答应就走不掉,眼下唯有答应。
星夜打算离开,但刚刚走了几步后,他又道:“如果我的雪原令被抢了呢?”
“那就与你算算占我便宜的账了,要么你娶我,要么我杀你。”
“别想着跑,除非你回到星武,今后再不出来。要不然,你懂得。”
星夜自然不懂,重新走到了窗口。
“小男人,走门,下次来姐姐这里,无需翻窗。姐姐这里的门,随时为你敞开。”
星夜走到门口,又问:“怎么称呼?”
“叫我鹿姐姐。”
雨季青春期之双子座
女子走到了梳妆台旁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铜镜,忧愁道:“又过了一天,姐姐我是不是又老了一岁?”
星夜抱拳道:“鹿姑娘,后会有期。”
星夜推门离开,在门外披上黑袍,身形几个起落,便是离开了这里。
“这里……”
刚刚离开此地,远处便是有人冲着星夜招手。
是战岚,她的旁边跟着秋霜。
星夜想要装作看不到对方,不料对方双手放在嘴边,作势就要大喊。
星夜吓了一跳,赶紧向着那边走去。
秋霜不断冲着星夜招手,脸上带着笑容。
“你跑什么?”看着星夜走近,战岚不满道。
“你们追什么?”星夜反问。
“你跑我们当然要追了。”
战岚说道:“而且,你哪里不能跑,竟然跑到天香阁去了?要是碰见那个鹿妖精,你就死定了!幸好,那鹿妖精最近都不在这冬寒城。”
星夜想到了那个鹿姑娘,难道战岚所说的妖精是她?
“星夜,又见面了,走,请你吃东西。”秋霜则是开心的说道。
“你们怎么知道是我?”星夜疑惑问道。
“这么多人,就你一个人穿着黑袍,行踪可疑,不是你还能有谁?”战岚撇了撇嘴,“你是在怀疑我们的智商吗?”
原本星夜是想改变容貌的,但在仔细思量过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果然,外面就有人守着。
“我的意思是,你们又是如何认出我的?毕竟,我已经变幻了容貌。”
这才是星夜内心之中,最大的疑惑。
“我天生就有一种感知,觉得你很熟悉。”贺秋霜主动抢答,“你的容貌变了,可是眼睛没变,我感觉很熟悉。只是,还无法肯定。”
星夜又看向战岚。
战岚说道:“当天在天阴都城,我记住了所有人的样子,而在你出现之后,少了一张面孔。今日,这个面孔又出现了。”
当日他和赵本出现之时,都是改变了容貌的,而且在旁边看了好一会。
他有些震惊对方的记忆力。
“走吧。”
宝宝带我混豪门
二人已经认出了自己,星夜唯有跟上。
他不知道,此刻在天香阁的楼顶,那个鹿姑娘正在看着这一幕。
“小姐,此人如此无礼,为何不……?”
老者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不觉得奇怪吗?旅者一向不与外界接触,又怎会主动给他一块雪原令?”
女子说道:“要说那午夜人,有些特殊也就罢了,一个从星武来的,怎会有此待遇?”
老者的表情微微一变,道:“小姐的意思是,此事可能跟那位有关?”
“或许吧,先看看。”女子说道。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该……如果狗胆包天,必须得砍掉双臂与双腿。”
“你把他砍了,还怎么看他的表现?”女子淡淡说道:“而且,我们天香阁,不就是干这个的吗。人家只是上个床而已,又没干什么。”
“老奴该死,没有保护好小姐!”
君仙 风起闲云
老者脸色大变,立刻单膝跪地。
“好了好了,一个玩笑都开不起。”
女子忽然想起星夜先前所说,嘴角不禁有了一抹笑意,“客栈,这个说法倒是有趣。如果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应该不会来吧?”
秋霜和战岚,带着星夜来到另外一家酒楼,这里的生意不错,三人坐在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可二人的容颜,依然引来诸多目光。
“雪原令是进入雪原的东西,一块令牌可以带两个人,那个名额给我。”
坐下之后,战岚直接开门见山道:“至于代价,你来开。”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颊微微一红。
星夜说道:“名额没了。”
战岚看着他。
星夜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战岚的脸色变了,“你真的见到了鹿妖精?”
“见到了一个姑娘,她说自己姓鹿。”星夜说道:“名额,给她了。”
“哇,你真的见到了鹿妖精?她很美吧?”贺秋霜吃惊不已,“是不是比岚姐姐还美?那有没有姜彤小姐美?”
星夜没有回应。
战岚不满的哼了一声,道:“那个妖精,从来不会说自己姓鹿这种话,说说吧,你们是如何相遇的?我很好奇,她竟然没有杀人夺宝,而是让你带着雪原令活着出来了。”
星夜当然不会说细节,只是简单告知,自己进去之后看见了一个女人,然后对方表示会帮助自己,但需要一个条件。
秋霜听闻之后,惊叹道:“不愧是鹿妖精,果然神通广大,竟然在你进去后,就已经知道了你的底细。”
“你这丫头,被他骗了。”
战岚轻轻点了一下秋霜的脑袋,道:“他在撒谎,而且没说一句实话。”
“不会吧,星夜会撒谎?”秋霜显然不信。
星夜也是说道:“星夜我句句实话,战岚姑娘何出此言?”
战岚讥讽一笑,道:“句句实话?我看是谎话连篇!第一,那个妖精从来不会出现在天香阁一层,你说在一层看见她,这还不是假?”
星夜脸色微微一变,道:“我可能记错了,有可能是二层,当即太急,忘了。”
战岚说道:“那你再好好想想,也有可能是三楼。或者是,四楼!”
“不是二楼就是三楼,肯定不是四楼。”星夜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个妖精,虽然住在天香阁,但从来不走正门,所以从未跨入过天香阁一步。她住在四楼,而且四楼与三楼之间,根本没有楼梯。她都是天上来,天上走的。”
星夜的神情又是一变,怪不得三楼闹得沸沸扬扬,却没有人来四楼。
至于有没有楼梯,他没有注意,因为当时直接就跑了。
“所以,你是直接去了四楼的,而且那一层楼,只有她一个房间,你当然会进去。”
战岚看着星夜的眼睛,仿佛能够看透他的内心,“我原以为妖精不在天香阁,她既然在的话,依照这个时辰,应该还未睡醒。”
星夜的脸色再度一变,这是亲眼所见不成?
正在吃东西的秋霜,忽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星夜,“你去了鹿妖精的房间,而她正在睡觉,那你们两个……”
“别胡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的隐藏手段很高明,她根本发现不了我,我藏了一会就走了。”星夜立刻说道。
“藏了一会就走?那你的名额为什么没了?”
战岚继续说道:“而且,你觉得一个能跟战猛打成平手的存在,能发现不了你来到了房间?”
星夜被震住了。
战猛是战岚的哥哥,号称是这冬隆之地,有数的天才强者。
那个姑娘,战力能跟战猛持平?
“事实上,你一进去,她就醒来了。而你不知她的根脚,肯定会上前制住她,然后威胁她莫要声张。”
战岚说道:“可我们在外面,并没有听到打斗声,证明她没有反抗。当然这不奇怪,那妖精做事,本就不同寻常。”
星夜感觉心底在冒凉气。
这是什么人啊?
就跟亲眼所见一样。
“她躺在床上,你在威胁她,双方一动不动,时间应该不短吧?”
战岚冷冷一笑,“直到,她探查出你的底细为止。”
星夜的额头,有了冷汗。
“哇,你跟那鹿妖精,竟然有了肌肤之亲?”秋霜不合实际的惊叹着。
“别胡说,她穿衣服着呢。”星夜恼了。
“听到了吧?你没机会了,人家两个都那啥了。”
战岚瞥了一眼后面。
星夜立刻扭头,这才发现战猛站在那里,表情很不自然。
“没有,没有。”
星夜赶紧解释,“我们什么都没有。”
“他当然知道你们真没有什么,可是假没有也不行啊?”战岚讥讽道:“那可是人家心目中的女神,洁白无尘的仙子,你俩怎能独处一室呢?而且,还待那么长时间?”
“猛兄,有这么一个妹妹,你的心口是不会凉了。”陆飞拍了拍战猛的肩膀。
“陆飞大哥,这怎么说?”秋霜不解。
“天天往这插刀,刀刀都是滚烫的血,怎么可能会凉?”
陆飞来到星夜旁边坐下,伸手拍着他的肩膀,“你小子可以啊,那鹿仙子多少人想见都见不到,你倒好,能够一亲芳泽。”
星夜的脸都黑了,自己连她的手都没摸,倒是被她给摸了脸,吃亏的还是自己来着。
“战猛你也是,先前你直接叫住他,别让他跑不就行了?”
然后陆飞又问:“我说,你小子是怎么想到去那里的?该不会常去吧?”
终极军 平民学
“是啊。”星夜点头,道:“当然是经常去。”
战岚看着他的眼神里,有了鄙夷之色。
就连秋霜的神情也变了变。
陆飞立刻伸出大拇指,“大哥,我叫你大哥!经常去的人,我见过很多,但如你这般理直气壮,且毫不避讳的,还是头一个。”
星夜疑惑道:“怎么,你们平日间,都不去客栈的吗?”
一句话,令众人都是一愣,那陆飞的笑容都凝固了。
“你说什么?你说那是什么?”
“客栈啊,难道不是吗?”
看着星夜的表情,众人都被逗乐了。
战岚哼了一声,不过显然也被逗笑了。
“星夜,你真傻,那可是天香阁,卖香的地方。”秋霜说道:“怪不得你傻乎乎的往那里钻。”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