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6dq火熱連載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任秋溟-第二百五十七章 棋盤之外推薦-h9xrs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山林中有寒风掠穿,虽然说没有漆黑的乌鸦从头上飞过,但是商离也感受到了方别身上微妙的神经质。
既然有能够换掉别人炸药包的功夫,你做什么不好啊混蛋。
而方别则完全没有被这件事绊住,他随手扔掉换了料的油纸包,看着眼前的男人:“总之我们找个地方去聊一下吧,掌门先生。”
“您一定有许多想问我的事情,而我也有很多事情想从您这里去的答案。”
商离看着眼前的少年,摇头笑了笑:“好吧。”
“虽然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男人。”
“但我们确实需要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
……
南方的山林从来不缺潺潺的溪流,哪怕这些清澈的溪流此时流淌的水流冰凉彻骨。
溪畔,燃起一堆篝火,火焰舔舐着干燥的树枝向外放射出暖融融的橙黄色光芒,方别与商离坐在篝火的两侧,篝火上则支着简易的烧烤架。
烧烤架上烤着鱼,兔肉以及切成块的地瓜。
“至少说我们喜欢的食物还是挺有相似之处的。”方别看着对面的老人,笑着说道。
商离轻嗅着地瓜在火焰炙烤下所散发出来的诱人香甜气息,摇头道:“人老了总喜欢吃一些软糯香甜的食物,方小弟如今正值青葱年少,为何却如此的暮气沉沉?”
“如果暮气沉沉能够让自己多活一段时间,那么当然还是选择暮气沉沉的好。”方别赤手拿下一块滚烫的烤地瓜,一边轻轻吹着,一边将其从中掰开,露出了其中姜黄色瓜瓤,将其中一半递给了商离。
商离愣了一下,旋即接过。
“如果少侠想要多活一段时间的话,就不应该做现在您正在做的事情。”
商离缓缓说道。
方别正在做的事情,当然是指他尝试与秦分庭抗礼,不仅依靠蜂后的权威试图聚拢蜂巢的剩余力量,并且同样要挑战天下前十为自己积累声望与经验,最终打算与秦当面一战。
“我们之所以尝试变得强大,就是因为强大之后可以做一些弱小的时候做不到的事情。”方别笑着说道,然后双手捧着烤地瓜咬下了一口:“味道刚刚好,商掌门不尝试一下吗?”
商离摇头笑了笑,然后同样吃了一口方别盛情推荐的烤地瓜。
奴隶的幸福 北方狂狼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的话,想要强大起来,只能够做到天下第一。”
“我没有想过成为天下第一。”方别望着商离静静摇头:“我只希望可以杀死天下第一。”
成为天下第一和杀死天下第一似乎没有区别。
但事实上区别真的很大。
“所以你才会向我挑战?”商离看着方别问道。
方别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对,所以我才会向您挑战。”
“你感觉我会对你有所帮助?”商离笑了笑,继续吃着地瓜:“我只是一个老而无用的老人罢了。”
“如果这个世界有人能够对我有所帮助的话,商掌门肯定是其中之一。”方别隔着篝火望着对面的老人:“您已经看过了我的剑了不是吗?”
“在您之前,我已经在白院长面前用过这一剑。”
方别缓缓说道。
白浅已经死了。
商离微微叹了口气:“那么老白是怎么说的?”
相对于两个人的资历与年龄而言,白浅在商离面前,确实称得上是老白。
“他没有怎么说,他只是回赠了我三剑。”方别看着商离说道。
商离神色微动:“春江花月剑?”
“是的,春江花月剑。”方别点了点头说道:“相比于我的剑的简单直白缺乏变化,白院长的春江花月剑堪称是这个世界最为绮丽多变的剑法了,哪怕说大巧不工,春江花月剑也不遑多让,毫不逊色。”
“只是那个时候白院长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他还在苦苦支撑着等待某个人回来,所以我们并没有办法真的酣畅淋漓地战上一场。”
商离沉默片刻:“听说你救了刘平夜?”
方别点头:“刘先生浩然气尽失,我又暴力清除了他体内的魔气与毒性,可以说今生再无踏入武学境地的希望了。”
“因为白浅院长在临死前已经原谅了他,所以白鹭书院并没有将他驱逐的立场,所以说现在刘先生正在白鹭书院进一步养伤。”
“刘平夜原本是白鹭书院当仁不让的院长人选,但是却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最终和正道失之交臂。”商离叹了口气:“我曾经修书给过老白,问他我能不能帮他清理门户。”
“他最终只回了两个字,你猜是哪两个字?”
商离看着方别说道。
方别想了想,笑道:“我猜白院长回的二字应该是家事。”
商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在林间溪畔回响,近处有飞鸟惊起,投向碧蓝天空。
商离笑过了之后才望着方别:“都说方少侠聪明绝顶,几乎为当世武林第一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方别摇了摇头:“谬赞而已,我并不是什么少侠,也没有像我这样的少侠。”
“至于猜出来这两个字也很简单,白院长既然不愿意商掌门插手,那么最好的回绝理由,也只有家事二字。”
暴风雨中的光辉 郁孤清
“那一夜白院长在雪夜之中再演一遍春江花月夜,力尽而逝,临终之前不仅和刘平夜达成了和解,并且替自己的春江花月剑找到了传人,堪称是含笑而逝。”方别望着商离静静说道:“当然,我也因此幸运地在一旁观摩了一遍春江花月剑,这原本就是我想挑战白院长的本意。”
“这个世界最质朴不工的剑法,当然需要最绮丽多变的剑来点拨,以此触类旁通。”
“所以你有感悟吗?”商离问道:“我听说这一剑你练了十年?”
超级共享系统
“如今算来,已经十年有余了。”方别笑着说道。
“武学原本就是一个整体。”商离淡淡说道:“虽然习武之人,评价实力高低的最好手段莫过于临阵搏杀之时的胜负,但是真正的武学高下,则是由临场的心态,境界,内力,剑法拳掌林林总总各方面的综合。”
“何萍之所以被长久地称之为蜂巢第一的刺客,就是因为她每次战斗,都能够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杀人状态。”
“她有这个世界上最快最准的剑,而心态之流更是顶尖。”
契约总裁的惹火娇妻
“所以她才能够杀掉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方别叹了口气:“听商掌门这样说,您对萍姐比我还要了解?”
方别与何萍共同生活十年,如果论了解的话,天下又有谁能够超过方别?
“了解不敢说,但是同为剑道之人,共通之处却是颇多。”商离笑了笑说道:“可是我听说最近何萍的剑钝了。”
方别没有回答。
是的,何萍的剑钝了。
甚至可以说,倘若方别不死的话,何萍的剑会永远钝下去。
因为一个怕死的刺客是做不了天下间最好的刺客的。
当然,天下间最怕死的刺客其实是方别。
“所以商掌门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方别看着商离说道。
他有点意外商离为什么会突然提到何萍。
“因为你一直在模仿的人就是何萍。”商离缓缓说道。
“何萍有这个世界最快的剑。”
“所以你的一剑,同样追求的是当仁不让的快。”
“但是一味的模仿,并没有办法让你真的超越。”
方别没有说话。
因为他不想承认商离说的是对的。
他确实是在模仿。
也没有办法不去模仿。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身边就是这个世界最好的刺客和她最快的剑。
方别曾经想过尝试学习何萍所有的剑,但是毫无疑问根本就学不会。
所以只能将平日里观摩到的何萍的战斗,最终将那无数剑转化为一剑,才勉勉强强用了十年的时间将这一剑掌握。
而要说方别的这一剑是否要比何萍的无数剑要强,连方别都不敢这么说。
而如今秦是连何萍都没有办法战胜的敌人,方别想要胜过他,那么就等于说要胜过自己一直模仿的对象。
就这一点来说,即使是何萍本人,也没有办法来帮助方别。
方别才必须去寻求别人的帮助。
闭门造车十年,只因为方别身边就有着这个世界最好的车。
所以只要模仿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车,方别造出来的车就不比这个世界的其他人要差。
但是也仅此而已了。
所以方别最终叹了口气:“您说得对。”
“我通过尝试模仿萍姐的剑,走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但是如今继续模仿,却没有办法让我变得更强了。”
“如果想要尝试变强,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寄托给时间。”商离看着方别说道。
方别还有一个问题是他过于年轻。
虽然这个少年以难以想象的悟性与艰苦练习,用了十年的时间几乎攀登到了这个武林的最高峰。
但是他也只有十年的时间。
“我没有更多的时间了。”方别看着商离说道:“这一切来得太快,而很多事情,我并没有时间去一一判断然后推辞。”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此时才想起来退缩回山修炼十年,那就是真的太悲伤了。
“在我看来,你就不该去挑战秦。”商离叹息道:“我在应天府也见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野心强大到不可想象的地步,他心甘情愿为自己的野心而死。”
“我并不认为你会是能阻止他野心的人。”
“我并不需要阻止他的野心。”方别看着商离笑了笑说道。
商离有些意外地抬起头看着方别。
方别迎着商离的目光点了点头:“我并不需要阻止他的野心。”
商离这一瞬间有些糊涂了。
既然你不需要阻止他的野心,那么你这么为难自己又是要做什么的。
“唉。”方别轻轻叹了一口气:“商掌门一直都在江湖之中,所以并不曾将目光投向江湖之外。”
“而无论我也好,秦也罢,我们身在蜂巢,所以更容易看到那只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大手,将整个江湖作为棋盘任意摆布。”
“我们所想要做的,都不过是想要将那只手斩断罢了。”
“那只手是哪只手?”商离问道。
“那只手是不可说的手。”方别轻轻回答道。
“所以说,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给那只手看的一场戏吗?”商离问道。
如果是的话,这场戏的代价是不是稍微有些大了。
大到需要整个世界给这场戏来当背景。
“不大,至少说对于那只手来说,不大。”方别摇头说道。
“他视整个江湖为棋盘,自己为棋手。”
“视整个天下为舞台,自己为观众。”
“如果说棋子能够给自己奉献精彩的拼杀。”
“如果说戏子能够给自己上演绝妙的戏剧。”
“那么他就将会击缶而歌,载歌载舞,自以为得到了无上的供奉。”
“但是却不会想到,棋盘中最强的棋子,戏台上最优秀的伶人,无时无刻不在枕戈待旦,试图向棋盘之外的那个人奉上致命一击。”
商离看着方别,听着他说出这番有些长篇大论的话,最终摇了摇头:“我不懂,也不想懂。”
“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不懂也不想懂,但是有些人已经醒了,就没有必要继续睡下去了。”方别轻轻叹息说道。
“秦毫无疑问就是那个已经醒了的人,不过我认为他的办法不行,他认为我的办法不可。”
“所以我们可以假戏真做地在这个舞台上拼杀,哪怕最终的目的是一样的。”
商离看着方别:“所以你们认为自己会成功吗?”
“我不认为自己会成功,但是有些事情,总需要有人去做。”方别说道:“至少说去做的时候应该竭尽全力,不留遗憾。”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会给那只手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让他永生难忘那精彩的一天。”
“不过现在,很明显我还不够成熟,我还不够强。”
軍 寵 首長 好 生猛
武侠之长生路 西城墙
方别看着眼前的华山掌门:“所以我想恳请您的帮助,让我变得更强,至少可以在未来的那场决斗中,先击败秦这座大山,否则就没有资格去挑战幕后的那个棋手。”
“还有,我想请您陪我一起去见张真人。”

You Might Also Like